关于人民日报社 | 报刊简介
 
中国挑战与学者机会
当代中国所面临的挑战,是西方国家过去200年所遇到的问题的总和,这正是时代为中国学者提供的巨大机会,也是学者不可推卸的责任。作为学者,面对中国的挑战和问题,首先应想到的是我们这个伟大而多灾多难的民族和国家的未来。
于建嵘
     ( 2008-02-15 第4期 ) 【字号 】【打印】【关闭

   30年来学术界出现的三次活跃时期

   改革开放30年来,伴随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中国的学术界出现了三次比较活跃的时期。

   第一次,是在经过“文革”那场史无前例的历史性灾难后,面对着国家落后而痛苦思索的中国人,在世纪伟人邓小平的领导下,重新打开了国门,试着走向世界。中国思想界也开展了一场类似于文艺复兴的思想解放运动,中国学者特别是哲学和人文科学家们,以自己独特的社会角色,同具有改革开放意识的政治家一道,率领民众冲破了“文革”所形成的思想和学术禁锢,确立了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

   第二次,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当“中国向何处去”又一次成为问题的时候,中国的学者特别是经济学家,不仅对政治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践探索进行了必要的理论阐述,而且勇敢地承担起了为建立中国式的市场经济提供理论支持的重担。

   第三次,在新旧世纪之交,随着中国社会主流价值观受到冲击,社会出现了日益严重的信用危机,特别是下岗和“三农”及环境等社会问题的显性化,中国学者特别是社会学家和法学家们,不仅通过反思东西方社会和文化的差异,认识到了“中国特色”的本质意义,而且还经常深入到社会底层进行调查研究,对现实问题作出了许多创造性的学术回应,为“科学发展观”和“和谐社会”提供了重要的思想资源和理论依据。

   学界存在的一些问题

   在我们为当代中国学者对社会发展进程所产生的巨大影响欢呼雀跃的同时,也应该看到当代中国学界所存在十分严重的问题。

   比如,在某些以理论介绍和学理性研究为旨趣、自觉或不自觉地充当着西方某学派在中国的代言人之类的角色的学者那里,许多貌似严密而科学的社会理论,既不能科学地解释我们时代所发生的事实,也不能对历史事件进行合理的说明,更不能科学地预见社会未来的发展。这些文过饰非的虚伪之作,只不过是注释权威的工具和屈服金钱的奴婢。

   再比如,在某些以社会批判为己任的社会批判家们那里,我们看到最多的就是“正义”、“公平”和“良心”这类人文精神口号。我们体会不到,这些“正义”和“公平”、“民主”和“自由”背后最深刻的根源和所包含的人类历史理性。甚至可以说,这是对少数人情绪的迎合和屈服。

   而中国历史的许多事件正是政治家们利用社会情绪制造的血泪史。这些批判家们对人类的关怀,如果没有对社会理论的基础进行最深刻的了解,对人类精神没有最全面的领悟,而只运用从西方学术著作中照搬的那些“良心和正义”来度量中国社会,那么,只能将我们再一次引入与此类口号完全相反的“乌托邦”式的灾难。

   种种问题来源于学者的生存状况

   如果深究和检讨这些貌似科学的学术产生的原因,我们会发现,这不仅仅是学术研究的传统和学术品格或理性水平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中国学者的生存状况和与此相联系的思想自由状况所决定的。

   封建时期的中国思想家和理论家特别是社会理论家,大都是主流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或者附属。对主流社会的生存依附,是社会科学家失去独立的学术精神最主要的原因。没有自主生存的经济条件,也就失去了自主的思想意识。就是那些志在献身理性的仁义之士,也大多因没有相应的学术条件而难有作为。这也许正是秦始皇奠定的中国学术传统,可算其伟大的“历史功绩”之一。中国各朝各代,正是遵循这一传统,从学人的生存状况来控制理性发展。这种学术传统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当代中国。

   当社会科学家们从传统的经院式研究走出来时,呼吸的不仅是社会实践的空气,更多的是生存压迫和心灵自由的让渡。当某些人为了生存、为了课题费、为了职称而从事着这些神圣的事业时,急功近利的态度也就成为必然。

   只要不是将“学术”作为自身获利的“法门”,就值得尊重

   那么,什么是学者所追求的真理呢?在我看来,真理只不过是事物的真相,对于社会研究者而言,就是人类社会历史和现实的本来面目。

   当然,任何学者对社会历史和现实的观察和研究,都具有一定目的性或功利色彩的。这就决定具有不同研究视野和人文关怀的学者对同一社会历史和现实问题可以得出完全相反的“真理”。但只要他们不是将“学术”作为自身获利的“法门”,这都是值得尊重的。

   因为,只有当社会科学研究不仅仅作为一种职业,而是成为研究者的生命一部分时,学术的价值和意义也就体现了出来。尽管现在已不可能要求所有的“学者”都按宋儒张载所要求的那样“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那些以关怀人类苦难为主旨和为弱势群体直呼的学者及学术成果,也许并不被重视,甚至会因此而遭受到某些迫害,可他们为真理而献身的精神一定会赢得人们长久的敬仰。因为,他们独立的人格并因此而具有的社会良知与社会责任,一直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与希望所在。

   当今时代正为学者提供着巨大机会

   当代中国所面临的挑战,是西方国家过去200年所遇到的问题的总和。我们要认识和理解中国,一方面要看到它经济的飞速发展,而这个发展是建立在工业化、城镇化及经济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基础上的;另一方面,我们也看见,中国经济腾飞过程中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特别是中国的政治发展仍然是在威权政治的框架内运行。而市场经济产生了不同的社会群体利益,威权政治则不能很好的调节这些利益。这也许正是目前中国利益冲突和社会危机存在的最深层次的制度性原因。事实上,这些问题正在困扰着中国的执政者、民众和理论家们。

   作为学者,面对这些问题时,首先应想到的是我们这个伟大而多灾多难的民族和国家的未来。也就是说,所有的中国人或者关心中国社会进步和民族复兴的人,都有一种责任,就是要以这个民族长远的利益去面对现在中国的问题,而超越党派和意识形态之争。

   当然,这是困难的。正是因为我们面对的社会环境和问题是人类历史上未曾有过的,才有可能产生真正伟大的社会理论。在这种意义上说,如何能够把西方的理论创造和总结与中国的现实结合起来,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可以称之为这个时代最有意义的理论,正是时代为中国学者提供的巨大机会,也是不可推卸的责任。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农发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 2008-02-15 第4期 )
回页首】【打印】【关闭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