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京华时报 2009年9月8日 星期

假证贩子卖真学生证磁条

可用于购买半价火车票 手中机器可为磁条“充值”

肖岳 王维维 王奕 《 京华时报 》( 2009年9月8日   第 012 版)

  制售假学生证的小贩正用假模具对准位置向下按压,以便在照片和假学生证上留下钢印痕迹。

  记者用假证办来肯德基学生卡。

  记者用假证和磁条买来半价火车票。

  假证贩子手中的机器可以为学生证磁条“充值”。

  近期,记者接到举报,称在人大东门有大量贩卖假学生证的女子聚集,大肆贩卖假证、学生票磁条。而这些办出来的假证、磁条,不但可以购买景点学生票,还可以通过火车站验磁机,买到半价的学生火车票。

  记者通过近两个月的暗访得知,这些女子幕后的倒卖学生证磁条者,手中还有验磁机等器具,不仅可以清除磁条上的信息,甚至可以充磁……

  举报

  假学生证能当真证用

  读者邓女士说,近段时间,单位的许多人,都在人大东门附近办了假的学生证,而且还购买了铁路的学生票磁条,因为许多景点都对学生优惠,车站也专门设有学生窗口,出售半价的学生车票。

  邓女士随后也在人大东门以15元的价格,购买了一个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假学生证,并且以50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张铁路学生票磁条。她说,学生证的信息可以自己随意填写,办证的女子用一个简单的塑料圆章,很轻易地就能制造出逼真的钢印。

  同时,邓女士反映说,这些办证人手中还有一些印有“注册”二字的小印章,整个学生证办完不到5分钟的时间,这个证拿在手里,几乎和真证完全一样,她试着用假证买火车票,买优惠电影票都可以,甚至能在肯德基内办出学生卡。邓女士认为,这种情况如果泛滥开来,势必会给社会秩序带来不好的影响。

  根据邓女士提供的线索,记者随后展开为期近两个月的暗访。

  办证

  假学生证10分钟办完

  根据线索,7月4日,记者来到了人大东门外。在这里,以天桥为界,路东和路西共有数十名大肚子孕妇,以及怀抱婴儿的妇女,坐在路边花坛旁,不时向四周打探,时刻留意着周围的动向。

  行人走过时,她们会纷纷凑上前去,“办证吗?办证便宜。”但当看到有警车或穿警服的人在附近出现时,她们便四散躲开,“确认安全”后再次回到原处,向行人靠拢。

  仅仅一个多小时当中,就有十几名路人从几名妇女处办了假学生证,办证的人多数还是学生打扮。

  随后,记者以办证人的身份,走到天桥西侧花坛旁,一名怀抱婴儿的妇女立刻凑上来,“办证么,给你便宜。北大、人大、政法、北外的学生证都可以办。”

  与其交谈时,对方一直很谨慎,直至料定对方真的要办证后,才开始谈及价钱。该女子说,“给你最低价,学生证12一个,要贴假磁条的话,15块一个。”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她将假证价格降到每个10元。

  随后,她带记者来到一百多米外的一处二层小楼南侧,并坐在楼梯的台阶上,将怀中的婴儿放在腿上,从包中拿出一沓学生证。这些假证的封皮和纸张质地良好,印刷也很清晰,每个证件上,早已印好相应学校的钢印。

  紧接着,她又从书包中,取出一个透明的塑料印章,将提供给她的一寸照片放在学生证钢印处稍作比对,再把照片放在塑料印章上不停打磨,几秒钟后,照片的下方就出现了钢印的痕迹,再贴到证件上,便与原先钢印的痕迹对上了。

  其后,她又拿出一个用于学生证注册的小印章,“有这个章之后,以后你每学期就可以自己注册了。”仅仅不到10分钟时间,5个假学生证制作完毕,只不过后面贴的磁条都是假的。

  对于购买真磁条,女子称现在没货,让过几天再联系,随后拿给记者一张名片,上面写着,“李小姐,代办各种证件和发票”。

  磁条

  贩卖者称磁条从学校拿出

  几天后,记者再次来到人大东门,这些办证人的“生意”依旧火爆,通过名片上的电话,记者与小李取得联系,表示此次需要购买一些真磁条。

  小李告诉记者,自己卖的磁条每个能用4次,绝对没问题,她从‘老板’那里拿货时,已经在“机器”上检查过,每个只卖50块钱。她告诉记者,只要把磁条贴到假证上,保证用着没问题。小李同时说,“‘老板’从学校拿到磁条时,价格10块钱都不到,一道道转手后我们现在都赚不了什么钱了。”

  看记者有些犹豫,小李说,磁条拿回去放心用,因为里面原有的学校和学生信息均已经被她们删除,里面使用次数也是她们验过的,不会有问题。

  幕后老板手中有验磁机

  在随后与小李沟通磁条问题时,她始终说磁条是从老板手中拿的,而且老板那里还有验磁机,磁条用完后,还可以继续向里充磁。

  随即,记者表示想与小李的幕后老板见面,当场验磁买磁条,但被拒绝,直到9月初,各学校陆续开学后,事情出现转机。

  9月3日下午,小李带着记者,乘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公交,来到双井路口北附近。等人时,小李说,“我的磁条主要是从一个学校的小弟那里弄的,最近他那边老师看得严,拿不出来,这次只能从‘大姐’那里买,她的磁条卖得要贵很多。”小李说,这些磁条的主要来源,就是从各个学校的学生手中低价购买来的。

  半个小时后,一名牵着小男孩的妇女出现。她在与小李交谈后,带着记者来到附近商场隐蔽处,从包中拿出一个类似砖头大小的白色机器,上面有一个显示屏。她又从包中拿出十几张磁条,放在白色机器上一按,显示屏显示该磁条剩余次数为4次。

  记者发现,验磁机上还能清除磁条的学生和学校信息,并且可以充磁、验磁。交易中,这名中年妇女显得格外谨慎,始终在回避记者的询问,只是称,自己与小李是老乡。

  >>行业生态

  办假证的行当有“保质期”

  今年24岁的“李小姐”,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怀上第一个孩子后,她就从老家河南平顶山来到了北京的人大东门,“这里的同乡多,相互之间有个照应。”现在,她每天都抱着刚刚7个月大的小女儿从住地坐近两小时的公交车来人大东门“上班”。

  小李说,运气好时她每天能卖出去几十个学生证、毕业证和英语等级证书等。不过她也承认,办假证这个行当是有“保质期”的,从怀孕到孩子1岁左右,这段时间里是最佳时段,因为“被警察抓了也不用担心,最后都得放掉。”但是孩子大了之后,就得小心了。她身边的一位妇女,孩子已经1岁多了,“前几天警察已经警告过她了,不过也不用太担心,孩子1岁半之前其实都不怎么容易分辨年龄”。

  7月23日傍晚7点,妇女们开始陆续回家。她们纷纷走到人民大学东门一个天桥下,将没卖完的“证件”掏出来,一沓一沓地塞在了天桥后面藏好。一些妇女抱着孩子上了公交车,而一些抱孩子的妇女却将孩子交到一个长得略胖的妇女手中,随后分别上公交车回家。

  附近报刊亭的老板称,他每天都在关注这些妇女,发现很多妇女的孩子并不是自己的,走的时候会把孩子交给其中一个女人后离开。“是不是亲生一眼就能看出来,孩子在哭的时候她们理都不理”。

  体验

  记者亲历各项优惠

  在拿到假学生证和磁条后,记者前往北京北站、故宫、颐和园、崇文门搜秀影城和肯德基餐厅等多处亲身体验,除在颐和园售票处被识破外,假证均为记者省下一笔钱。

  在北京北站,记者将学生证递到售票窗口,买一张北京至天津的K39次列车的学生票。售票员翻看后,便将磁条对着机器刷了一下,一张原价21元,半价后10.5元的火车票顺利买到。

  在肯德基餐厅,出示学生证后也顺利地办理了一张学生卡,享受了接近七折的就餐优惠。在崇文门搜秀影城、故宫和人艺,记者也顺利地买到了半价电影票、门票和演出票。

  然而在颐和园购门票时,假证却被售票员识破。售票员说了一句,“你的证是假的”后,将假学生证推了出来。

  识别

  北外假证卖得最好

  小李介绍,目前卖得最好的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假证,因为最为逼真。

  经过对比真假北外的学生证,记者发现,该校真学生证的封面处,文字的烫金比假证要深,且真证件封面字体也比假证要稍小;在乘车区间处,假证盖有北外的红色印章,而真证并没有该印章。

  识别出假学生证的颐和园售票处工作人员于女士说,一般的假学生证在该售票处都能够被识别。他们一方面是根据证件的制作,另一方面根据使用者的外貌进行判断。

  “我们经常见到各种学生证,见得多了,也就差不多能够辨别了。”于女士表示,以北京大学的学生证为例,现在北大的学生证都是铅印,而假证则都是自己用笔去填写姓名等信息。

  此外,工作人员也经常能够凭使用者的外貌辨别证件的真假,“如果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人拿着写着出生于1988年的学生证,我们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回应

  高校

  学生磁条管理很严格

  针对采访的内容,记者采访了几家高校,无一例外的是,他们均称,磁条的管理是很严格的。

  人民大学学籍科工作人员表示,人大每年的磁条卡数量是根据学校每年的招生数量,向教育部提出申请后,会得到相应的数量,比如今年招5000人的话,如果申请6000张肯定买不到。他们有专门的老师负责这项工作,会由各个学院的老师在学生证上贴完磁条后才发给学生。

  中国政法大学学籍科工作人员称,政法大学每年获得磁条数量首先是根据每年的实际招生人数,并考虑到会有学生丢学生证需要补办的情况,所以会根据实际招生人数多申请一些。他表示,每年新生入学时,在学生证上贴磁条的工作都由该科室老师完成,不会交由学生自己去贴。学生证磁条的充磁则在每年的下半年开学学生证注册时统一完成,每年一次。学生补办学生证需要凭个人的身份证办理。

  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工作人员表示,教育部每年给高校审批的磁条数量都是根据高校当年招生数量,此外,考虑到不同类型的学校,会有不同程度的变化。而对于记者反映的大量磁条被贩卖的情况,该工作人员未做任何回答。

  铁路

  曾抓过贩卖真磁条者

  对于假学生证加磁条能够购买半价票的情况,各车站方均表示,遇到持学生证者购买车票时,会仔细核查购票者学生证的磁条,因为刷卡时会显示出学校名称,必须和学生证对应才能购票,所以只有真磁条才能购买车票。凡使用假磁条的,一经发现,不但要补齐票款,还将视情节,交纳数额不等的罚款。

  同时,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去年铁路曾抓过一批贩卖磁条的人。

  磁条制售单位

  制作磁条须有授权

  假磁条能轻易被制作和销售吗?学生证磁条的制售单位成都川大科鸿新技术研究所称,制作磁条需有学校和铁道部的授权书,要加盖铁道部和学校的公章。

  该单位工作人员说,川大科鸿是教育部和铁道部唯一授权的学生证磁条生产单位,公司的磁条有严格的生产流程,生产技术目前也属于独有,其他公司生产的磁条是无法在川大科鸿生产的读卡器(火车站和高校使用)上读出信息的,所以不可能出现其他公司也生产出能够使用的磁条的情况。

  川大科鸿的工作人员说,公司在把磁条交给学校之前,写入学校名称、已购票次数和可购票次数等信息。工作人员还说,上述这些信息是不可改变的,否则仪器将无法再阅读该卡。一般该公司要求由学校工作人员亲自将磁卡贴到学生证上,而不能发给学生自己贴到学生证上。但对于贩证者手中的验磁器问题,川大科鸿方面未能做出解释。

  本版图片本报记者朱嘉磊

 

假证贩子卖真学生证磁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