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快消

国际金融报 2020年12月21日 星期一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全文复制   

2020,这些资本大佬为酒企“疯狂”

记者 马云飞 《 国际金融报 》( 2020年12月21日   第 12 版)

  图虫创意 图

  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作为大豪科技的散户投资人,宋雨没有想到,被“深套”近三个月后,该公司会因为一纸并购重组预案而连拉9个涨停板。

  “之前一直自责买多了,现在又后悔买少了,如今已经买不进去了。”看到账户里上涨的的盈利数字,已接近自己大半个月的工资时,宋雨有些后悔,然而接连6个交易日的开盘即涨停,使得他一直没有加仓大豪科技的机会。

  赶在2020年的最后一个月,主营智能装备的大豪科技对外表示,其拟通过现金支付和发行股份的方式,募资收购红星二锅头母公司红星股份100%股权。即便仅是披露交易预案,但资本市场仍对这起跨界“饮酒”的并购仍表现出极大的热情。

  Wind数据显示,自12月8日复牌后,大豪科技接连数个交易日录得涨停,常年徘徊在80亿元的市值也在短短几日之内迅速攀升至140亿元。

  大豪科技不是孤例。

  7个月前,复星国际旗下豫园股份宣布斥资18.36亿元,从亚特集团手中接过金徽酒实控权。在“复星系”的加持下,虽营收规模排名靠后,但金徽酒的股价涨幅却一骑绝尘,曾在一个月内爆涨1.6倍(10月15日-11月16日),多次登上龙虎榜。截至当前,金徽酒的总市值已超过200亿元,而5月26日因并购重组申请停牌时,其市值还不到70亿元。

  热钱涌入的背后,无疑是白酒行业当下正值历史性高光时刻,资本层面对于这些并购前景有着良性评估及诸多期待。因高盈利、强消费、抗周期等优势,2020年,从资本的青睐到估值的持续上升,白酒板块变得炙手可热。

  或正是得益于此,这一年,该行业在按下产业整合加速键的同时,亦成为行业外资本业务边界拓展的新战场。一方面,类似国台酒业、古井贡酒等产业资本频频出手;另一方面,“复星系”“中植系”“海银系”等行业外资本大鳄亦动作不断。

  一场轰轰烈烈的“醉酒”赛事早已鸣锣开场。

  

  1 产业资本加速整合

  2020年白酒行业并购“第一案”,发生在中国酱酒核心产区茅台镇。

  1月初,正在冲刺IPO的国台酒业宣布贵州海航怀酒(现已更名“国台怀酒”)即将被收之麾下。彼时国台酒业副董事长叶正良给出的理由为“此次并购(国台酒业)可获得怀酒稀缺土地资源110亩、库存老酒5000余吨,其中90年代老酒200余吨等”。

  作为茅台镇老字号知名酒企,与茅台酒厂同年组建的怀酒始建于1951年。2011年5月,正寻新领域积极扩张的海航集团通过新设公司的股权合作方式,斥资7.8亿元拿下怀酒六成股权,欲将后者打造为中国的“波尔多”。然而事与愿违,受2013年“白酒塑化剂事件”以及“三公禁酒”等影响,白酒行业黄金十年终结,并进入调整期,怀酒业绩自此一蹶不振。

  “本次收购前,怀酒酒业主要从事酱香型白酒生产及销售。由于生产基地建设进度缓慢、市场销售不断萎缩,怀酒酒业2018年起逐步停产,仅少量对外销售库存成品酒。”12月3日,国台酒业在最近更新的招股书中如是描述,并对怀酒之后的发展定位为“生产基地,生产成品酒销售给国台销售”。

  一位熟知情况的投资人向记者表示,由于酱香型白酒生产周期较长、基酒产能扩张投入大,企业短期内难以通过扩大生产规模增加基酒产量和储量,所以收购既有酱香型白酒生产企业,以快速扩大产能产量是行业内的常规操作。“目前,国台酒业产能有限,收购是最为直接的方式”。

  国台酒业招股书上的一组数据也印证了上述说法。

  数据显示,在未收购怀酒之前,国台酒业拥有的国台酒业及国台酒庄两大生产基地,均处于超负荷运转状态。2019年,国台酒业及国台酒庄的产能分别为1800吨以及3500吨,而与之对应的产能利用率均超过100%,分别为111.33%与113.45%。

  围绕产能概念的并购,相比于国台酒业已“饮下”怀酒,“徽酒四杰”之一的古井贡酒正处于运筹帷幄当中。11月中旬,该公司对外透露,根据发展战略需要已与明光酒业进行接洽,就收购股权事项达成初步意向,“公司拟于近期对明光酒业开展尽职调查和审计评估等工作”。

  这是继2016年耗资8.16亿元控股黄鹤楼酒业之后,古井贡酒的又一次出击。不过,与彼时的跨省并购不同,古井贡酒这一次将目光放在了距亳州大本营仅300余公里的滁州。根据公开资料,地处由安徽滁州市代管的县级市明光、曾在安徽省白酒行业稳居第二名的明光酒业,年产白酒约3万吨,目前体量约在3亿至4亿元,旗下拥有明光、老明光、明绿御酒等系列产品。

  11月下旬,中泰证券曾在此前的一份研报中称,“我们认为本次收购与黄鹤楼进度节奏不一样,目前尚无股权比例和金额内容,项目进展具有一定不确定性。明光酒业收入规模小于黄鹤楼,我们预计在几亿元体量,若收购落地有望优化省内竞争格局。”

  “徽酒品牌众多,上市品牌就有‘四朵金花’,分别是古井贡酒、口子窖、迎驾贡酒和金种子酒,非上市的还有宣酒、皖酒、高炉家酒、临水、文王贡酒、老明光等诸多品牌。”11月29日,川财证券在其研报如是表述徽酒当前的激烈竞争态势,“近年来,随着竞争激烈,‘东不入皖’的神话被打破,省外强势品牌纷纷进入安徽市场,高端和次高端市场失守,被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等高端品牌瓜分,低端市场也被牛栏山、老村长等全国性品牌占领,徽酒面临两头夹中间的困境。”

  与大多数酒企有所不同,古井贡酒并未将业务来源划分为省内和省外,而是划归于华北、华中及华南等区域。2019年,其大本营华中市场销售占比为89.53%。

  “古井收购明光的初衷在于后者的原酒生产能力,相对而言,明光酒业的区域品牌价值长期被低估,并购成本较低。”在白酒专家蔡学飞看来,从地理位置而言,滁州紧邻合肥与南京,“饮下”明光酒业的背后,或可进一步扩大古井贡酒省内市场市占率,同时实现进一步扩张。

  2 行业外资本竞相入局

  实际上,除了产业资本的摩肩接踵,资本热潮下,这一年“酒局”新进者亦接连不断。

  “复星与酒的缘分,始于青岛啤酒,但绝不会止于青岛啤酒。中国人的餐桌上,一定离不开一壶好酒。”2019年10月,上海BFC外滩金融中心,在会见前往复星考察的宜宾市市长杜紫平一行人时,被称为“中国巴菲特”的郭广昌不吝于表达“复星系”的“醉酒”野心。

  8个月后,通过旗下豫园股份以18.36亿元入主“西北白酒王”金徽酒,“复星系”正式涉足白酒领域。9月上旬,为进一步巩固控制权,豫园股份再次斥资7.15亿元对金徽酒8%的股份进行要约收购,至此,“复星系”持股比例提升至38%。

  在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王文华看来,复星深耕健康、快乐、富足三大业务,其中豫园股份作为快乐消费的旗舰平台,旗下的餐饮事业部的核心战略仍然是升级家庭快乐消费产业集群。白酒作为中国传统消费品中的重头,布局白酒赛道能帮助豫园股份丰富其餐饮食品类产业的结构。“豫园股份大消费产业中的餐饮业务在毛利上仅次于度假村业务,超过60%,白酒同时又是餐饮业中毛利极高的细分,对于餐饮食品事业部发展会有较大的帮助”。

  巨头两度入场,市场情绪高涨,金徽酒市值天花板陡然上升。数据显示,作为国内最年轻的白酒上市公司,2019年金徽酒的市值很长时间停留在60亿元左右,而今其市值已是这一数据的3倍之多。

  一直在南方工作的投资者张琳用“疯狂”一词来形容金徽酒的股价走势。张琳向记者讲述,自己平时未曾留意过金徽酒的产品,亦没有看懂今年白酒板块的股票暴涨,但在复星再度增持金徽酒后,其还是于10月中旬毫不犹豫地买入了后者的股票,“建仓的时候股价不到20元,短短一个月时间一度涨到56元”。

  对于“复星系”而言,这算得上是一笔收益颇丰的投资。

  实际上,嗅到“酒香”的不止是“复星系”。

  继去年“饮下”贵州醇后,8月初,从事实业投资、投资项目管理等业务的江苏综艺集团,以4.6亿元的价格再度从维维股份手中接过枝江酒业;10月中旬,以金矿托管为主业,净利润正处亏损中的园城黄金亦宣布将收购酱香酒企圣窑酒业。交易完成后,其业务将拓展至白酒酿造及销售板块;12月初,为寻求新的利益增长点,总资产5.6亿元,账面现金仅有2.17亿元的宝德股份也表示,拟以11.22亿元的现金收购白酒流通企业名品世家,若交易完成,宝德股份实控人变更为“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几乎同一时间,大豪科技收购红星股份的交易预案公布于众……

  “这说明资金认可白酒这一领域。”白酒营销专家、中原基金执行合伙人晋育峰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盈利能力相对较强,现金流表现较好,相对抗周期等特点是行业外资本争相布局白酒行业的主要原因。但纵观过往,各路资本跨界“醉酒”的目的均不尽相同,“一些企业想借此与自己原有的产业形成互补,还有一些则是想将其打造成一个产业投资平台,并购目的不同,结果也是天差地别”。

  “抛开资本的逐利性不谈,资本可驱动、可控制、可复制的基本是标品,标品才能借力资本的力量快速跑马圈地,快速登陆资本市场。而白酒行业恰恰是非标居多。”晋育峰进一步表示,但对于那些欲借收购拓宽业务维度,甚至想建立竞争壁垒的外部资本而言,白酒领域的进入门槛并不低。

  3 光有钱或许并不够

  “今年的这些并购应该属于2017年以来行业掀起的第三轮并购潮,如之前川酒集团入主宜宾第二大酒企叙府酒业,泸州老窖增持川酒投等。”四川省酒类流通协会执行会长铁犁向记者表示,近20年来,白酒行业已经历了两轮并购浪潮,以三、四线酒厂为标的的第一轮并购浪潮始于2000年前后。第二轮则发生在2010年左右,彼时白酒行业的繁荣吸引了众多行业外资本的进入,维维股份、联想集团等行业外资本参与白酒并购,上海浦创、中信国际等风投资本也关注到这一领域。

  前瞻产业研究院曾预测,到2023年,白酒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7874亿元,“2017年以来,白酒行业逐渐回暖,并购呈现出集中化趋势”。

  “相比前两轮而言,这波并购潮规模更大。”在行业浸润已久,铁犁的体会更为直接,其称,随着行业风向标贵州茅台的市值再攀高峰,当下白酒行业正处强复苏阶段,亦是外来资本进入的高潮期。

  目前这一赛道究竟有多火?一周前,主导产品为聚氯乙烯树脂(PVC)和烧碱的新金路收到的一则投资者提问便是“请问贵司目前是否涉及白酒的生产销售?”无独有偶,8月中旬,中国医药亦被投资人“温馨提醒”:“建议公司布局白酒行业,公司这方面专家多,应该利用起来。”

  进入门槛高,投资周期长,不确定性高是多名分析师对白酒行业的共识。铁犁告诉记者,年销售额超过20亿元规模的酒企,基本上为名优品牌,多数是区域龙头,兼并重组至今无一例发生。在过去十年里,10亿元以上标的的兼并重组也屈指可数,所以所谓的白酒兼并重组,更多的是偏向对年销售额在1亿元以上10亿元以下级别企业的重组。“对于追求规模化经营与快速发展的企业来说,兼并销售规模过低的企业,短期之内标的业绩很难有新起色”。

  2020年初,智研咨询发布《2020-2026年中国白酒制造行业发展模式分析及投资风险研究报告》指出,2019年1-4月规模上企业(年产量能达到1万吨以上且固定资产上亿的白酒企业)进一步减少到1176家,与2018同期相比减少了274家,2019年全年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将减少至1098家。

  作为行业观察者,李栖向记者表示,目前白酒行业虽然企业众多,但优秀的企业并不太多,产业本身为兼并重组设置了门槛,想要兼并重组优秀企业较难,“据我这些年的观察,白酒行业兼并重组成功概率较小,这其中还不乏一些‘一嫁再嫁’的企业”。

  或基于此,根据多位行业人士给到记者的说法是,在白酒行业的并购重组中,资金并不是最重要的资源。

  “之前,我与一家已并购了三家酒厂的资方接触过,今年他们看中了一个酒企标的,让我帮忙带话,我反复问资方,除了钱,你还能给对方什么?”晋育峰进一步解释称,一般发展较好的白酒企业,自身并不缺钱,所以引入战投的意愿较低。“就目前来看,该行业的兼并重组,如果仅是资金投入,双方成为合作伙伴的机会比较小,但未来战略规划若能相近以及业务发展上具有协同性,才有较大合作机会”。

  “老牌酒企欲想通过并购重组焕发新生,并不容易。”酒水行业研究者欧阳千里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感慨道,酒企的兼并,看起来是财务行为或者资本行为,但实际上需要的不仅资金,后期的整合更为关键。

  (应受访者要求,宋雨、张琳、李栖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