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第十四届上海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洽谈会

国际金融报 2020年10月26日 星期一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全文复制    上一篇  下一篇

七位大咖共议金融混业背景下的资管发展趋势(圆桌论坛)

◎ 记者 蒋金丽 《 国际金融报 》( 2020年10月26日   第 05 版)

  资料图片

  金融混业背景下的资管发展趋势,是目前备受市场关注的热门话题。

  10月23日,在由人民日报社《国际金融报》主办的“2020国际先锋金融机构高峰论坛暨颁奖典礼”上,七位金融机构高管代表在圆桌论坛环节就这一话题展开了讨论。

  三大市场变化

  2017年以来,金融混业的大背景在资产管理行业的展现形式是“统一监管、回归本源”。在新的监管环境下,资产管理逐步回归“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本源,金融机构都在积极开展净值化转型,资管商业模式的市场背景在不可逆转地发生巨大变化。

  中信证券资产管理执行总经理、机构业务负责人兼华北地区负责人刘靖认为,变化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更加看重主动管理能力;二是中国财富管理市场正在迎来史无前例的大发展;三是机构投资者进一步市场化、专业化。

  刘靖表示,在新的监管框架下,证券公司资管机构正在逐步经历转型期,并步入长期健康发展轨道。通过不断提升自身投研实力、不断拓宽客户资金网络、不断加强与证券公司母体的业务协同,证券公司资管业务将发挥自身特色,持续为满足多元化的客户需求提供综合性的产品服务解决方案。

  南方基金首席市场官吴增涛对金融混业背景下的资管发展趋势表达了积极的信心。他认为,资产管理是最能适应混业经营背景的行业,不必完全照搬国外的经验,未来需在聚焦主业的情况下进行多元化的探索。

  他指出,国内对于商业银行、证券公司都有相应的法规,但资产管理的法规还是空缺。“相关机构都是在这种混业经营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我们已经适应了混业经营的背景,未来还会更加适应”。

  落实“三大抓手”

  对于国资背景极强的资管机构而言,如何做好混业经营?

  银河基金总经理高见认为,首先要厘清概念,“首先,我认为不应该叫混业经营,而应该叫综合经营。因为混业经营容易产生误解,听起来好像银行的信贷部门可以做IPO,基金公司也可以做IPO”。

  落实到公司管理上,高见表示,可以从三方面入手:

  第一,基金公司本质属性是做资产管理,而资产管理的核心是投资管理,尤其是主动的投资管理,“无论怎么做综合经营,都要抓住我们的本源,就是做好主动的投资管理”。

  第二,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企业的核心就是为客户和市场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创造社会价值,“所以,要进一步地按照市场化、专业化的方向去改革我们的机制”。

  第三,要主动地拥抱竞争,“我一直欢迎更多的基金牌照,欢迎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也一直向证监会建议,要允许专业人士持股,把牌照红利进一步削减,让国有企业回归企业的本源”。

  在高见看来,资产管理行业很可能是接下来20年里,所有金融子行业里最有潜力的。他表示,银河基金作为一家行业里中等偏上的公司,首先要补短板、补漏洞;其次要有所为有所不为,选择自身擅长的赛道;最后要提高专业水平,聚焦主业、打造核心竞争力,与行业共进。

  主动拥抱竞争

  多位圆桌论坛嘉宾提到了“拥抱竞争”。

  从内部看,资产管理的核心在于打造一流的投研能力,给客户创造价值。华宝证券高级副总裁郑亮认为,如果不去参与市场竞争,没有市场化的机制,就无法引进市场化的人才,无法实现优胜劣汰,也很难服务好背后的产业。

  “反之,一旦在竞争中形成了这种能力,会给华宝证券在内外部市场拓展过程带来很大助力。”据郑亮介绍,作为一个成长级的证券公司,华宝证券的愿景是成为聚焦钢铁生态圈的特色券商,更加重视成长空间。

  尽管聚焦钢铁生态圈,但郑亮称,华宝证券在业务布局上始终坚持两条腿走路:第一,市场化业务是必须要做的;第二,具有中国宝武这样的产业背景,要更加紧密地服务实体经济。“这两条路是相辅相成并且相得益彰的”。

  从外部看,8月底,蚂蚁集团提交了招股书并闪电过会,京东数科随后跟进,这些新兴玩家无疑会对我国资管行业带来新变局。

  “积极拥抱行业新参与者带来的竞争与机遇,资产管理行业将更具生命力。”东方红资产管理总经理任莉对蚂蚁金服、京东数科这类企业的拟上市感到兴奋,原因有二:

  一是从投研的角度来看,新兴商业模式的互联网巨头回归国内上市,对本土资产管理机构的投资研究能力提供了新机遇和新要求。投资研究人员应当以更加开放的视角看待新事物的成长与发展、深化研究,更加全面地评估这类企业的估值和企业盈利模式。

  二是从资产管理行业生态的角度来看,虽然新兴玩家入场将对资管行业带来一些挑战,但任莉抱有乐观态度,“资产管理行业将更具生命力,迎来新生态、新时代、新未来。资管行业生态需要各类物种的参与者,欢迎各类机构的入场,相互之间产生正反馈,激活现存者新的生命力”。

  与此同时,任莉强调,资产管理机构关键在于强大自身,打造核心竞争力,怀着积极开放的心态,拥抱竞争带来的新世界,打通资产管理生态链,最终建立起一个良性的行业生态。

  差距正在缩小

  证券业对外开放脚步加速,不断入场的外资控股券商被视为行业“鲶鱼”。

  野村东方国际证券董事总经理赵明表示,近十年中国市场发展迅速,对日本等国家产生了一定的危机感,“需要承认的是,中国与成熟资本市场之间确实存在一定差距,但随着制度红利的进一步释放,差距有望缩小。对于外资控股券商而言,本土化发展是竞争生存法则”。

  赵明直言,在找与成熟资本市场差距的同时,在国外的同行看来,中国市场发展及经济增长速度已经是奇迹般的存在。

  “当然也有差距。”赵明不忘指出,一是外资在中国占比较低,无论是债市还是股市,外资占比在3%-5%之间。而欧美日等成熟国家,外资占比在20%以上,日本更是接近30%。相比之下,中国市场的外资占比显著偏低,有进一步提升空间。

  赵明补充道,中国证券化率也比较低,证券在GDP的占比不到60%。而在资本市场较为成熟的国家,占比在100%以上,日本证券化率占比大约是122%,美国证券化率接近180%,“中国在这两项指标上不仅落后于欧美等成熟资本市场,而且还落后于近邻的印度”。

  “对比来看,中国离成熟市场着实存在不小差距。”赵明认为,中国在制度建设和产品创新上,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而这也是未来发展的空间和动力。不过,按照当前这个速度发展,随着制度红利的进一步释放,中国与日本等成熟资本市场之间的差距有望进一步缩小。在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里,有望产生进入全球TOP 50资产管理公司的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