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券商

国际金融报 2020年09月14日 星期一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全文复制   下一篇

华泰证券谢春生:选对合适赛道,掘金新基建投资(首席点金)

◎ 记者 王媛媛 《 国际金融报 》( 2020年09月14日   第 09 版)

  谢春生资料图片

  【编者按】

  A股永远不乏对投资热点的追捧,真正能够踏准财富浪潮却颇具难度。投资真谛需要不断自行参悟,亦需要他山之石的助力。本报重磅推出“首席点金”栏目,将持续邀请证券领域的首席分析师、投顾及专业人士,共同为投资者展望资本市场趋势,解读政策内涵及深意,把握热点板块及风格脉搏。首期我们先从时下最火的新基建谈起。

  新基建担负着不一样的历史使命。传统基建稳需求、注重补短板,新基建关注新兴产业、谋未来发展。”

  

  “以5G网络、云计算、工业互联网为代表的数字化网络和智能化产业应用将是新基建的核心内容。”华泰证券研究所计算机首席分析师谢春生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在谢春生看来,以新基建为代表的新一代科技动能中,各种科学技术的融合有望更加凸显。技术的群体加速效应有望逐步体现。长期来看,科技长牛是大概率事件。

  谈及新基建的落地及推进,谢春生认为,对比传统基建,新基建具有投资拉动效应(或倍数)大、技术升级速度快、商业模式相对不成熟等特点。因此,建议在新基建的资金来源和实施等主体方面,政府充当战略引导者,投资和实施主体需要更多地依靠市场力量。

  科技长牛是大概率事件

  《国际金融报》:双循环背景下,您如何理解时代赋予新基建的深刻内涵?其提出的背景以及驱动因素,主要是什么?

  谢春生:新基建担负着不一样的历史使命。传统基建稳需求、注重补短板,新基建关注新兴产业、谋未来发展。我们认为,以5G网络、云计算、工业互联网为代表的数字化网络和智能化产业应用将是新基建的核心内容。

  在2020年特殊的经济形势下,新基建肩负着稳定经济增长的作用,但对于新基建的实质,我们建议需要站在一个更高瞻远瞩的视角去看待,新基建有望承担的是加速社会及经济结构优化和升级的重任,在即将到来的“十四五”时期及未来,将对中国产生历史性影响。

  《国际金融报》:以新基建为代表的科技股,下一阶段发展趋势是怎样的?长期来看,能否带动A股走出长牛行情?

  谢春生:以新基建为代表的新一代科技动能中,各种科学技术的融合有望更加凸显。技术的群体加速效应有望逐步体现。长期来看,科技长牛是大概率事件。

  工业互联网是关键领域

  《国际金融报》:对于相关领域的公司,借助新基建契机,如何选对合适的赛道?

  谢春生:新基建投资有望重点涉及七大领域:5G、数据中心、云计算、工业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AI)、传统基础设施数字化改造。具体分析如下:

  5G网络及应用:抢占下一轮信息科技制高点。5G网络作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底层技术,有望带来整个信息基础设施的革命性升级。当前,国内的运营商、设备商、终端商都在不断加快推进5G设备研发和产业发展进程。5G网络大带宽、低时延、高连接数的特点将激发超高清视频、工业互联网、车联网、云游戏、VR/AR等下游应用的蓬勃发展。

  数据中心及云计算:数据赋能百业。传统软件和数据向云上迁移是IT产品形态演进趋势。在云化浪潮中,底层资源将迎来确定性的需求高景气。服务器是云计算的硬件支撑和虚拟化资源来源,数据中心是促进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云计算等发展的数据中枢和算力载体。

  数据智能融合传统产业:应用潜力无限,工业互联网是关键领域之一。人工智能产业已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人工智能应用的成熟,既催生了新的市场,也为传统产业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是新基建的重要内容。在制造、医疗、金融、无人驾驶等领域,人工智能与传统产业的融合能够反哺产业效率提升,具有较大应用潜力。工业互联网将是关键领域之一,有助于提升中国存量制造产能的效率和竞争力。

  多方聚力共促新基建

  《国际金融报》:今年各地力挺新基建,多个项目与政策密集落地。如何防止“新瓶装旧酒”,以及避免盲目投资所造成的资金浪费?

  谢春生:对比传统基建,新基建具有投资拉动效应(或倍数)大、技术升级速度快、商业模式相对不成熟等特点。因此,建议在新基建的资金来源和实施等主体方面,政府充当战略引导者,投资和实施主体需要更多地依靠市场力量。

  《国际金融报》:新基建蓬勃发展的同时,亦面临不小挑战。其所衍生的网络安全、国内外技术标准协同等难题,应如何破解?

  谢春生:计算场景的变化:从终端计算到云计算/AI计算/边缘计算,将使得计算的边界进一步延伸,未来的信息安全覆盖的范围也将进一步延伸拓展。

  在此背景下,信息安全企业的主战场以及产品形态也将随之发生变化。这就需要信息安全企业的产品要紧跟计算场景变化的节奏。

  加快推进数字货币

  《国际金融报》: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加速推进,对于新基建意味着什么?

  谢春生:作为现金的替代,央行数字货币同时具有纸质货币和法定数字货币的特点。首先,与纸质货币相同,DCEP不计付利息,具有货币的基础职能: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和价值贮藏。其本质是央行对公众的负债,具有无限法偿性。

  同时,DCEP具有法定数字货币的特性:不可重复花费性、可控匿名性、不可伪造性、系统无关性、安全性、可传递性、可追踪性、可分性、可离线交易性、可编程性和基本的公平性。

  我们认为,数字货币的加快推进,一方面是维护了人民币作为主权货币的地位,预防其他数字货币带来潜在风险。另一方面,也有利于监管机构对货币的流向和使用进行跟踪和监管。

  

  【记者手记】

  提起2020年中国经济最火的词,一定非“新基建”莫属。事实上,新基建的概念在2018年时便已提出,伴随近几年内涵与顶层设计的不断完善,加之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经济下行压力增大,新基建被各方寄予厚望,推进正当其时。从中央到地方,均对新基建予以相当高的关注度,产业政策和项目亦密集落地。

  火热的新基建浪潮,亦带来多领域产业风口及投资掘金机遇。选对合适的赛道,聚焦高成长性的优质企业,投资者将有机会享受新一代科技融合带来的红利。我们相信,新基建不仅将成为推进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还将成为引领未来中国20年经济与社会繁荣发展的新引擎。

  (记者 王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