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要闻

国际金融报 2020年07月27日 星期一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全文复制    上一篇

二季度全球并购交易创16年新低

◎ 记者 李曦子 实习生 江忆伊 《 国际金融报 》( 2020年07月27日   第 01 版)

  图虫创意 图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保护主义以及欧美国家疫情恢复相对缓慢,一些国家外资审核机制将愈发严格,中国对欧美国家企业跨境并购的风险和压力可能会更加显著。但在第三世界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如拉美、东南亚、非洲和东欧,还是有一些机会。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宏观经济环境充满不确定性,全球并购市场也因此受到巨大影响。

  近日,富而德律师事务所发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并购市场观点透视》显示,今年二季度,全球并购交易量急剧下降,交易额仅为3186亿美元,交易宗数为7754项,创2003年三季度以来的新低。

  “随着保护主义抬头,全球跨境并购市场复苏将非常缓慢,恢复到疫情之前可能需要几年时间。”富而德全球并购业务联席主管安伟斌(Robert Ashworth)表示。

  交易重心向亚洲转移

  根据报告,美国地区二季度并购交易价值为760亿美元,并购交易宗数为1749项;同期,欧洲地区并购交易价值为660亿美元,并购交易宗数为1830项;亚太区并购交易价值为1520亿美元,并购交易宗数为3380项。从并购价值来看,科技、媒体和电信领域排名第一,其次是金融、消费品。

  霍金路伟国际律师事务所大中华区公司业务主管合伙人徐亮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二季度是欧美疫情暴发期,对跨境并购影响较大,部分行业和公司陷入困境,项目进程如不能面谈等也导致部分并购暂停。

  安伟斌表示,尽管二季度全球并购交易量迅速下降,但可以从前十大交易中看出一些市场导向。

  首先,二季度大多数的并购案背后都有大型金融机构或私募基金的身影。第二季度前50大交易中,有18项交易的买方为金融投资机构,而这一数字在第一季度仅为12。

  其次,从行业来看,大集团更喜欢并购预测性更强的行业。这些行业有令人信服的战略依据,如通信电信行业,预计未来该行业发生的并购案会越来越多。

  第三,国家救市位列本季度最大交易,航空业较为明显。因疫情导致的国际旅行需求下滑后,法荷航、英国航空公司和西班牙国家航空公司共获得数十亿美元资金,德国汉莎航空接受了90亿欧元的政府救助计划,使德国经济稳定基金获得了该航空公司20%股份,该交易以51亿美元价格成为二季度第十大交易。

  第四,从整体区域来看,与第一季度相比,交易重心向亚洲转移。第一季度,前50大交易中有24项交易收购方是美国公司,只有一项交易涉及中国收购方。第二季度,前50大交易中,美国收购方占17项交易,中国收购方占11项交易。日本和韩国主导的并购交易也有上升趋势,这表明那些较快走出封锁或更有效管理新冠疫情的国家的企业得以脱颖而出。

  富而德中国区合伙人王庆表示,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由于在疫情暴发初期采取了果断的措施,快速控制了疫情传播,比欧美国家恢复更快。中国对欧美国家的跨境并购数额虽然显著下降,但对东盟国家投资的数额反倒上升,尤其在制造业、采矿业、零售业、基础设施等领域增长比较明显。

  根据中国商务部提供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中国对外投资下降的幅度总体来说相对有限,上半年中国对全球159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非金融类的直接投资,投资总额达到了515亿美元,跟去年同比下降了0.7%,下降幅度相对有限,而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增长比较快。上半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非金融类直接投资达到81.2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9.4%,对东盟国家的投资是62.3亿美元,同比增长了53.1%。

  “还有一个趋势是,相对于大型国有企业,一些地方企业对外投资比较活跃,如东部沿海地区,广东、浙江、上海等地区的地方性企业在对外投资活动中居于前列。所以中国企业在全球经济萧条的大背景下,总体交易规模相对来说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王庆说。

  欧美外国投资审查趋严

  疫情让许多发达国家的企业估值下降,为防止外国“趁机收购国家关键资产和技术”,美国、欧盟、澳大利亚、西班牙及印度等国家及地区密集出台投资规定,限制外国投资。

  徐亮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过去几年,全球范围内的外国直接投资审查制度的力度有所加强。以欧洲为例,欧盟委员会在欧盟成员国之间设立了新的外资审查规定,将于2020年10月全面实施。“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和政治施压不断升级,造成了中资出海的环境恶化。就中国市场而言,二季度走出去的项目相对较少,反而进来的外商投资有所增加”。

  “考虑到目前的地缘政治形势,我们预计,即使在新冠肺炎疫情减弱或散去之后,收紧外国投资审查这一趋势仍将持续。”徐亮说。

  缓慢复苏中的机遇

  安伟斌认为,随着保护主义抬头,全球跨境并购市场复苏将非常缓慢,不会呈现“V形”或者是“U形”复苏,恢复到疫情之前可能需要几年时间。但疫情也会使许多公司认识到社会责任,从盈利或者利润为导向的模式转向更关注未来的可持续性发展。

  此外,安伟斌表示,亚洲并购市场复苏进程相对领先,某些从疫情当中受益的行业,如科技、游戏、电商、医药、生物科学、仓储等将会出现并购热潮。而受疫情影响比较严重的行业,如航空业、交通运输、线下实体行业,包括主题公园、与旅游相关的餐饮住宿等行业,相关公司会将生存放在首位,对手中的现金流持保守态度,可能会减少分红与回购。

  徐亮认为,至少在美国大选结束或中美关系缓和之前,中资进入美国和西欧仍然比较困难。“在第三世界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如拉美、东南亚、非洲和东欧,还是有一些机会。但疫情蔓延是一个问题。如果下半年疫情好转,这些地区应该能看到更多的中资并购项目。行业方面,基础设施、能源和矿业也许活跃一些。目前看来,中国境内外商投资的项目可能会稍多一点,因为中国政府在努力扩大外资准入,支持国内经济发展。汽车业和金融服务业是开放的重点,也许机会更多”。

  王庆补充道,目前大环境还是给投资人提供了很多比较有吸引力的投资机会,尤其是在新兴产业。“一些年轻公司现金流比较有限,又受到了疫情的短期影响运营困难,但因拥有前景较好的核心技术,提供了较好的并购机会。另一个趋势是,许多公司虽然现金流受到了影响,但他们并不想廉价出售资产,因此他们会和竞争对手或有互补性的其他公司成立一个合资企业或者战略联盟,分享相关的资金,分担相关的风险,减少单方面的投入研发。眼下,一些战略联盟正在形成,尤其是在医药、医疗保健等行业。例如辉瑞、德国BioTech、赛诺菲、葛兰素史克等医药公司联合开发新冠病毒疫苗,苹果和谷歌联合开发一种新的APP来跟踪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

  对于中国国内的并购市场,王庆持乐观态度。“一方面,中概股私有化、国企改革会给中国今年下半年的并购市场带来更多活力。与此同时,A股市场进一步开放,尤其是科创板、创业板引入注册制等政策也会给A股公司带来活力,出现更多A股市场的资产重组、并购行为;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加大对关键行业的投资力度,进一步提高中国企业产业链的升级,包括生物科技、半导体、5G、医疗器材、线上教育等,所以外资进入中国市场,收购中国的企业将会持续活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