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要闻

国际金融报 2020年07月27日 星期一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全文复制    上一篇  下一篇

“难产”的美救济法案(国际派)

◎ 记者 张者昂 《 国际金融报 》( 2020年07月27日   第 01 版)

  当地时间7月23日,美国劳工部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截至7月18日的一周中,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为141.6万人,高于市场预期的130万人。加之美国政府此前通过的“CARES法案”(为居民每周提供600美元的额外失业救济金)即将于7月25日结束,这也让美国救济法案成为了上周市场的焦点。

  美国多位经济学家,包括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耶伦均表示,如果未能及时出台新一轮刺激措施,美国可能面临永久性的经济损害。

  而截至记者发稿,两党仍未能商谈出一份草案。如何既能保证民生,又能推进经济复苏,成为了此次两党在失业救济金发放问题上交锋的重点。

  相比各方的期待,一些经济学家则态度冷淡。他们认为,救济法案背后是美国资产负债表的迅速增长,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通货膨胀和美元走跌等问题。

  时间紧迫

  美国新一轮救济法案依旧难产。但这一次,留给两党的时间不多了。

  7月25日,美国政府此前通过的额外失业救济金法案就将过期。而7月31日以后,众议院将一直休会至9月,参议院也将在8月7日之后休会。

  因此,一旦两党没能在此之前拿出最终版的协议,那么一切刺激计划都将泡汤,数百万人将面临没有收入的局面。

  当地时间7月23日晚间,参议院共和党人宣布,他们已经与白宫谈判代表“就如何推进新冠病毒救济法案达成了一项基本协议”。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也表示,他希望能在周四晚间与民主党达成一致,拿出一份草案。

  对于刺激计划的出台,经济学家态度消极,认为这将令美国赤字飙升,为美国长期以来想要控制的通胀率增添新障碍,还有可能使得美元暴跌。

  然而,事情并不顺利,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表示,共和党人可能要推迟公布这一计划的时间。

  对此,两党相互“甩锅”。共和党人表示,是民主党人借口美国确诊病例达到400万有意拖延。民主党方面则表示,是共和党的混乱造成了延迟,这将带来致命的后果。

  不过,从现有的消息来看,参议院版本的框架已基本确定,包括为美国民众再发一轮纾困支票、为美国小型企业提供贷款,以及为美国学校重启提供1050亿美元的援助资金。

  景顺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克里斯蒂娜·霍珀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刺激计划可能不会像5月份美国众议院通过的总额达3万亿美元计划那样慷慨,预计美国将进入一种循环,即每隔一个月或两个月,国会就必须通过一项新的刺激计划来保持经济增长。

  失业金发多少成争议焦点

  在此次救济法案的协商中,相比为学校和企业提供的救济金,如何解决美国民众当前的潦倒问题成为了白宫、共和党和民主党三方争议的重点。

  当地时间7月23日,美国劳工部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截至7月18日的一周中,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为141.6万人,高于市场预期的130万人,逆转了该数据连续15周下降的趋势。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杨水清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一轮刺激计划的重点就是失业金发多少的问题,在疫情暴发之前,美国失业金人均是385美元左右,疫情暴发后,每周600美元的补助对很多普通美国工人来说相对较高,因此会培养惰性导致不少人外出工作的积极性减弱。“所以目前两党对此争议很大,具体发放的金额应该多少,比如是否应该从每周600美元降至400美元维持基本生活就可以,从而更利于复工复产”。

  因此,有消息人士表示,共和党正考虑将额外的失业救济金从每周600美元削减至每周100美元。

  姆努钦周四表示,共和党的新冠疫情救助法案将基于“约70%的薪资替代”来扩大失业保障,这会成为共和党与民主党谈判的基础。

  相比争执不下的事业补贴金额的问题,白宫方面,特朗普要求的削减薪资税则已经被排除在第四轮疫情救助法案外。

  当地时间7月23日,特朗普还发布推特抱怨,因为民主党的干扰,自己减免工资税的愿望没有实现。值得一提的是,共和党领导人也对此想法持谨慎态度。

  刺激措施或引发“后遗症”

  在万众期待美国救济法案出台的同时,经济学家的反应则相对异类,对这项法案并没有太大的兴趣,甚至有些悲观。主要因为他们认为这项计划将令美国赤字飙升,为美国长期以来想要控制的通胀率增添新障碍,还有可能使得美元暴跌。

  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摩根士丹利前亚洲区主席斯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表示,美国目前的经济状况正处在碰撞过程中,需求出现下滑,使得不少企业在下半年出现了破产风险。这让援助计划变得十分重要。

  但在罗奇看来,从长远来看,这将带来很多的问题,美国的赤字很有可能因此爆表。事实上,目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已经从今年3月中旬的4万亿美元激增到了大约7万亿美元,国会接下来要通过的新一轮刺激计划,可能还会让负债表的规模大幅提升。

  花旗银行全球负责人、经济学家凯瑟琳·曼(Catherine Mann)认为,一旦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出现爆炸式增产,市场上就会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现在我们认为,资产价格的通胀已经出现了显著增长”。

  而这一问题也给本周将要作出决策的美联储带去了难题,因为一直以来美联储都希望通胀率可以低于2%。

  罗奇认为,美元暴跌警报也将拉响,他预计随着美国赤字增加和储蓄减少,美元对主要货币汇率将很快下跌35%。

  而一旦美元暴跌,“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霸权地位就有可能终结,并让全球金融市场产生严重的连锁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