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20年05月18日 星期一

美国的负利率之争

◎ 记者 李曦子 《 国际金融报 》( 2020年05月18日   第 01 版)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新华社 图

  特朗普频繁向美联储“安利”负利率,但鲍威尔直言,已推出的货币政策行之有效,负利率政策暂不在美联储考虑范围内。分析人士也指出,实施负利率政策会产生很多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会导致美元资产吸引力下降,这将对全球金融市场产生巨大冲击。

  

  由于疫情下美国经济各项指标亮起红灯,市场对于美国实行负利率的预期逐渐升温。

  根据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的FedWatch工具,2021年4月和之后到期的期货合约走势显示,市场预期将出现负利率。联邦基金利率期货合约隐含利率也显示,到2021年第二季度,基准政策利率将跌破零。

  当地时间5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只要其他国家正在享受负利率的好处,美国也应接受这样的‘礼物’。”

  次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组织的一个网络会议上直言,目前负利率政策不在美联储考虑范围之内。

  美联储拒绝负利率

  受疫情影响,美国4月份失业率飙升至14.7%,为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最高值。今年第一季度,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按年率计算下滑4.8%,创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降幅。

  为了提振经济,特朗普频繁呼吁美联储降低利率。

  但鲍威尔认为,已推出的货币政策行之有效,美联储将继续使用这些政策工具支撑经济。而负利率政策暂不在美联储考虑范围之内。

  鲍威尔表示,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规模和速度前所未有,经济活动和就业严重下降,尤其是大规模失业和企业破产令人担忧。经济前景仍面临高度不确定性和重大下行风险,经济复苏也需时日。目前,国会和美联储已经采取的财政和货币措施前所未有,这确保自1929年-1933年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不会失控。美联储将基准利率降至接近零,并制定了多项贷款和流动性计划,而国会也已拨了近3万亿美元的救助资金。

  鲍威尔强调,美联储在去年10月份就讨论过负利率的问题,当时所有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成员都认为,负利率在美国并不是一个有吸引力的货币政策工具。

  事实上,多数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成员已经在特朗普发声前表态,认为负利率不合适。芝加哥联储主席查尔斯·埃文斯表示,金融危机期间美国没有实行负利率,这次可能也不会成为美联储的政策工具,负利率是美联储工具包中较弱的工具之一。

  但即便如此,依旧没有打消特朗普的念头。他在推特上表示,鲍威尔作为美联储主席的表现有所改善,但在该央行设定的贷款利率方面,他仍然不同意鲍威尔的观点。

  景顺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Kristina Hooper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鲍威尔已多次明确表示,更倾向于利用其他货币政策工具,例如前瞻性指引政策和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我相信,不到万不得已时,美联储不会采用像负利率这样问题重重的措施。”

  作用小且副作用多

  在负利率政策下,金融机构必须为其存放在央行的超额准备金支付利息。一般央行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方法鼓励金融机构增加放贷。

  2009年,瑞典央行将其隔夜存款利率下调至-0.25%;2014年,为抗击欧元区长期以来的低通胀和增长低迷,欧洲央行也将其存款利率下调至-0.1%;2016年初,日本开始实施负利率。

  时任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曾评论称,“在包括德国在内的整个欧元区,储户、雇员、企业家、领养老金者以及纳税人的境况都由于我们采取的行动变得更好了。”

  事实证明,负利率确实对欧日经济起到了一定程度的支撑作用,但有分析指出,该政策没有对经济起到结构性改善与提振的作用。

  据经合组织(OECD)的预测,日本2019年的实际经济增长率仅为1%,而OECD对世界经济增长率的预测为2.9%。

  路透社年初调查显示,欧洲央行的负利率政策无法成功推动通胀率升至央行的目标水平。而瑞典央行也已经于去年12月终止了负利率政策。

  《华尔街日报》称,日本和欧洲等实施负利率政策的地区结果喜忧参半,消费者并不总是会增加支出,如果经济再次陷入低迷,央行采取行动的空间也很小。

  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认为,负利率将冲击中介机构和货币市场基金。

  据了解,美国金融体系内存在着大量的货币市场基金,这些类似于银行存款的“低风险资产”大概有4.8万亿左右。如果实行负利率政策,这将意味着该类资产有可能产生负回报,从而引发大规模的恐慌性赎回。

  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负利率会产生很多问题,但最大的问题是会导致美元资产吸引力下降,这将对全球金融市场产生巨大冲击。

  量化宽松更适合美国

  艾西亚表示,美联储并不认为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的负利率政策起到了积极作用,因此,短期内负利率政策不太可能实施。“不过,金融抑制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会出现。具体来说,可能会通过对储蓄征税的形式减轻借款人(公共部门)的负担,这与负利率的效果相似”。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周学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联储是否实行负利率要看疫情和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发展情况。如果局势继续恶化,不排除政策利率走向负值的可能。“但负利率政策对提振经济的效果实际上比较有限,个人甚至担心负利率政策的出台会导致市场恐慌,不排除‘利好出尽是利空’的可能”。

  Kristina Hooper也认为,如果美联储与欧洲和日本一样长时期将利率和债券收益率保持在负值,这对于长期的经济前景而言是一个非常不利的信号。“负利率和负收益率可能意味着如今的钱会在未来贬值。因此,持续的负利率可能意味着市场将预期未来经济可能出现下滑的情况(实际增长为负)或价格下降(进而导致名义经济萎缩)。由于个人和企业可能会因为预期未来价格走低而推迟消费和投资行为,或者因为预期经济萎缩而彻底放弃作出相关决定,以至于市场定价和预期往悲观的方向发展。这时,部分央行可能会探索更多类似财政刺激的实验性货币工具,例如‘直升机撒钱’”。

  “负利率对美国来说不是一个好选项。美国更有可能采取的下一步措施是,更明确地回归量化宽松政策,以保持低利率。利率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会维持在当前水平。目前不担心美联储政策正常化问题。”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表示。

  鲍威尔承诺,美联储将继续“充分”使用各种工具,直至危机过去、经济复苏顺利进行。与此同时,他也呼吁政府要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尽管额外的财政支持可能代价高昂,但如果它有助于避免长期经济损害,那就值得”。

避免粮食危机,就得不让任何人掉队(国际派)
美国的负利率之争
倒牛奶、送土豆…… 美农民疫情之下难度日
WTO总干事提前卸任,谁来接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