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20年01月20日 星期一

金融类信托“大爆发”?不,稳健为要

◎ 记者 吴林璞 《 国际金融报 》( 2020年01月20日   第 07 版)

  图虫创意 图

  2019年各家信托公司业绩陆续出炉。总体来看,得益于可观的股债行情及年初地产项目、2018年末的基建项目,信托公司的业绩还是不错的。

  有分析认为,2020年信托业的监管形势大概率延续2019年的风格,严监管仍会是主题。在受到较多限制的情况下,2020年信托业绩仍需要寻找突破点。

  用益金融信托研究院数据显示,2019 年第四季度,投向金融领域的集合信托募集资金规模占据首位,达到1499.52亿元,环比增加10.20%,规模占比达到30.71%。

  有分析指出,2019年投向金融领域的集合信托募集规模增长多源自于符合资管新规监管要求的创新业务。金融类信托或是2020年能出现大发展的业务。

  那么2020年金融类信托会成为新风口吗?突破点何在?

  丰富产品线

  对于金融类信托增长的因素,用益金融信托研究院分析称,一是证券市场尤其是股债市场的火热,信托公司的TOF等产品的成立规模走高;二是信托公司正在加大对消费金融业务的开发,逐渐改变只充当资金通道的尴尬角色;三是现金管理类等短期产品增加,丰富了信托公司的产品线,提高了客户黏性。

  记者注意到,集合信托产品的收益率在2018年年末和2019年年初达到顶点后逐步下行。随着刚性兑付被打破以及净值化管理的推进,信托等固收类产品的预期收益率或还会逐步下行。

  中国民生信托证券投资业务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传统的非标业务呈现收益率下行、风险事件不断增多、监管日益趋严的背景下,原本收益率高度不确定的证券业务逐渐受到越来越多信托公司的重视与探索,多家信托公司在近两年内展开了对证券投资信托业务的研究。

  格上财富研究员张婷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当打破刚兑成为主流,且投资者逐渐接受后,如果信托能提供风险适中并且收益相对稳健的产品,还是能够重新留住客户的。而加快建立能力壁垒,打造出固收类产品良好的替代品对信托公司来说或将成为重点,比如私募量化产品、TOF、FOF产品等。

  记者注意到,已有信托公司的TOF产品实现稳健收益。据中信信托金融市场部总经理赵晞透露,截至2019年12月27日,中信信托·睿信稳健配置TOF在2019年实现了12.39%的收益率,配置的资产包括股、债、黄金、金融期货、CTA基金、海外资产等。

  加强能力建设

  某信托公司业内人士李华(化名)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信托公司一直以来以非标业务为主,在二级市场仍需进一步探索。以证券投资类信托为例,需要信托公司在投研方面大力投入,建立投研团队,负责宏观、策略、行业研究,目前这样的信托公司还不多。

  那么目前,对于以证券投资信托产品为主的金融类信托,信托公司进行了哪些研究和探索?

  据上述民生信托证券投资业务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我国主要信托公司多数以少量自有资金,及相对精简的团队从事自营性质的证券投资业务,与主流证券投资机构(如证券公司、公募基金公司、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以及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等)的交流仍需进一步加强。

  该负责人表示,民生信托在较长期打造磨合的过程中,形成了一支人数较多、资历较深、分工明确、建制完整的证券投资和研究团队,结合信托公司的特色,形成了坚持价值投资为核心的相对成熟的投资理念。

  “2015年以来,相关产品在严格风险控制的基础上取得了较好的投资业绩,尤其在历次市场的重大调整中较好地控制了回撤水平,为信托行业转型证券投资业务作出了有益的探索。”该负责人补充道。

  该负责人也告诉记者,信托公司从事证券投资业务面临的挑战首先是文化差异,信托文化更倾向于项目制,以基于完成项目的收益情况考核、发放激励;证券投资的资管文化倾向于团队制,需要长期培养、磨合一只拥有自己成熟投资风格和策略的团队。其次,信托公司的渠道能力与客户结构和证券投资业务还不尽匹配。

  金乐函数信托分析师廖鹤凯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长期来看,金融类信托需要信托公司提前储备布局聚合金融细分领域的成熟、专业人才。信托公司的特点决定更需要久经市场考验的“老兵”操刀业务,并需要在预计有更大市场容量的业务上进行布局,而市场较小的领域更多还是与外部合作。

  2020大爆发?

  有分析认为,以证券投资信托为主的金融类信托产品,其发行量与资本市场走势紧密相关。出于对股债市场的乐观预期,投资者纷纷提前布局,从而推高了金融类产品的募集规模。

  展望2020年,金融类信托是否有“爆发”的潜质?

  在廖鹤凯看来,展望2020年,金融类信托的发展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但从目前市场基础来看,实现“暴增”可能无法得到有效支撑,更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廖鹤凯分析认为,按股市总体慢牛的思路,更多可能是平稳的波动,短期不会再现暴涨暴跌的行情。此外,债券市场扩大开放的力度持续,我国债券市场的国际影响力提升较快。目前信用债市场规模整体还是较小,后续依然有较大的空间,但预计这个过程还有较长的路要走,在2020年还无法达到放量的临界点。

  廖鹤凯进一步指出,信托的标准化债权产品在2020年仍有一定的提升空间,但总体规模占比预计还是较小。金融衍生品市场方兴未艾,开放步伐明显加快,基金参与热情提升,信托也在摸索中参与。

  “不过,长期来看,金融类信托规模的增加会随着国策的推进逐步实现。”廖鹤凯对记者进一步指出。

  在张婷看来,在当前房地产融资受限的背景下,房地产信托的规模会逐渐减少,因此需要有更多的新产品承接这部分房地产信托,而有足够空间承载大量资金的就是证券投资类产品,未来更多的信托公司会布局这类产品。

  “信托公司自身能力建设是相关业务推进的基础。”廖鹤凯进一步指出,首先组织结构需要不断适应科技和市场变革带来的冲击。包容开放的组织架构对于有“金融百货公司”之称的信托公司来说尤为重要,通过内部的有效机制吸引外部的合作接入,可以在变幻莫测的金融市场中不断提升自身的容错率以及市场的参与度和成功率。

金融类信托“大爆发”?不,稳健为要
“君赢一生铂金版” 多方位规划“铂金人生”
基差交易平台襄助期货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