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20年01月13日 星期一

指数基金破10万亿美元大关 被动投资重塑资管行业

记者 赵璐 《 国际金融报 》( 2020年01月13日   第 04 版)

  图虫创意 图

  被动投资的兴起,正在从根本上重塑资产管理业务。

  据英国《金融时报》1月8日报道,2019年全球指数基金管理的资产已突破10万亿,这主要得益于市场上扬和投资者从价格较高的主动型基金中撤离,因为主动型基金往往很难跑赢大盘。

  被动型基金优势渐显

  被动型基金始创于19世纪70年代,也叫指数基金。由于不需要基金经理人,所以被动型基金价格也比较便宜。但很多资产管理者认为,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市场的平均回报率,所以直到很长时间以后,被动型基金才引起人们注意。

  但世殊事异,无论是传统的共同基金,还是ETF(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形式的被动型基金都取得了成功。晨星数据显示,十年前指数基金规模约为23亿美元,但随着2019年市场复苏及持续向被动型投资的转变,到去年11月底,指数基金规模上升至11.4万亿美元。

  而即使是这一数字也可能低估了指数投资的流行程度。因为目前,许多大型养老基金、捐赠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都已制定了模拟市场且无需向资产管理人付款的内部策略。虽然这方面统计数据极少,但据黑石集团2017年估计,此类活动可能达到了6.8万亿美元规模。

  指数基金在股票领域的巨大优势在美国体现尤为明显。事实证明,传统主动型股票投资者想超越基准尤其困难。美国银行数据显示,2019年专注于投资大型企业的美股基金经理中,只有28%跑赢大盘,而在过去10年里,这个比例只有11%。

  对此,某基金公司指数投资研究员姚曦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市场有效性假说,市场成熟度提升会造成个股获得超额收益难度增加。此外,主动型基金管理费用普遍在1%以上,成本较高,且交易执行也更容易受到情绪干扰。”

  美国NCI投资公司管理合伙人何鲲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主动基金的优势主要来自优秀的基金管理人,而长期表现优异的基金经理很稀缺。如果每位投资人都像巴菲特和芒格一样,采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模式,那基金模式就更难发展,还不如直接买投资集团的股票。”

  何鲲指出,以美国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基金为例,持仓最多的是标普500指数,前十大仓位都是ETF。这意味着,主动基金的基金经理也可能从选择股票变成选择被动型基金ETF。

  过快发展遭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更适合主动型基金的债券市场中,指数基金也在加速成长。

  理论上,相比股票,债券市场更加不透明,流动性也更差,所以更适合主动投资。但据美国全球投资基金研究公司(EPFR)数据,在2019年一年中,固收类指数基金就吸引了超过2000亿美元资金流入。

  姚曦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2018年以来,债券市场牛市的到来以及信用风险频发导致机构投资者风险偏好下移导致债券指数基金需求大增。而债券型指数基金大受欢迎主要在于三方面原因。

  “首先,被动型基金的分散投资降低了个券信用风险对组合的影响,而且其较低的平均管理费用仅为主动型债券基金的一半,更具成本优势。此外,债券指数基金收益也相对确定,可持续性强,因此,在大类资产配置资金崛起的背景下成为了底层资产配置的较好选择。”姚曦说。

  但有分析师认为,指数基金如此快速的增长可能会阻碍价格透明,降低企业治理标准,进而损害金融市场的效率,主动型基金的管理者则更关心公司的治理水平。而且指数基金可能会通过增加个股相关性进而增加系统性风险。

  对此,姚曦指出,“有境外研究机构分析1926年-2017年美国股市历史数据发现,并没有证据表明指数基金规模的增加会影响资产收益相关性,而被动投资与个股定价针对的也是不同投资需求,二者不存在替代性,且指数基金的活跃反而会提升个股活跃度。在整体市场占比最大的美国被动产品尚不能发现此种负面影响,其他国家则更加微乎其微。”

  中国指数基金现状

  在全球跻身主流的指数化投资,在我国境内也实现了稳步扩容。据姚曦介绍,截至2019年底,我国指数基金总规模达到13304亿元,自2005年以来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5%。

  他表示,在机构配置需求增加、债券指数基金发行规模增长以及央企结构调整ETF发行等因素的影响下,指数基金规模在2018年-2019年出现爆发式的增长。但与境外成熟市场相比,我国指数化投资仍存在一些问题。

  目前,我国指数型产品在公募中占比较低,截至2019年底,我国指数型基金仅占公募管理总规模的9%,与美国市场近36%的份额相比仍有较大差距。

  究其原因,姚曦认为,“我国股市散户持股比例较高可能会增加市场的波动性,在短期内造就小部分的‘造富神话’,从而使具有长期投资价值的指数基金对投资者吸引力下降。”

  此外,我国基金销售属于收益分成制,销售人员通过尾随分成等形式向基金公司收取销售费用,这与国外的“投顾”制度(即投资顾问在向客户收取服务费后推荐合适的产品)也存在一定差异。

  因此姚曦认为,销售人员可能会更偏向于迎合客户“追涨杀跌”心态,推荐管理费较高的主动基金,而非适合客户的产品,进一步降低客户头投资指数基金的意愿。

一周国际热点回顾
指数基金破10万亿美元大关 被动投资重塑资管行业
全球证券交易所力促ESG信息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