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20年01月13日 星期一

美伊告别“近身搏击”,各下台阶

记者 李曦子 张者昂 李岚君 《 国际金融报 》( 2020年01月13日   第 02 版)

  美众议院通过决议限制特朗普未来对伊朗的军事行动。
  中新社 图

  美国民众发起反战游行。
  中新社 图

  分析指出,美国对伊朗不存在进一步采取措施的必要,尽管伊朗在中东军事力量位居前列,但与美方相比存在较大差距。而对伊朗来说,推动事件升级并不符合伊朗长期利益,且加速推进核武研发,是增强谈判筹码的有效手段。短期内,美伊冲突已有趋缓迹象,但后续仍存伊朗继续报复的可能性。

     

  过去的一周里,美伊局势波诡云谲。

  从伊朗向美驻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导弹,到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拥抱和平”的电视讲话,不断反转的剧情引发全球资产价格剧烈波动。

  当地时间1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伊朗的袭击并未造成美方人员伤亡,美国将对伊朗实施新的经济制裁,但同时表示愿与伊朗就共同利益展开合作。

  当地时间1月9日下午,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一项民主党人主导的涉战争权议案,要求限制特朗普政府对伊朗的军事行动。

  美伊多轮博弈

  中东紧张局势突然升级,缘于1月3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在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外遭美军空袭身亡。随后,伊朗高层多次回应称,将对此采取严厉的报复行动。1月5日,伊朗宣布完全终止伊核协议。

  当地时间1月8日凌晨,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向美军驻伊拉克的两个军事基地发射了“数十枚导弹”。这是自1979年美国驻伊朗大使馆被占事件以来,伊朗第一次对美国目标直接发起攻击。不过袭击发生后,新华社援引伊朗外长扎里夫的话报道称,伊朗不寻求局势升级或战争,但伊朗将捍卫自身免受任何侵略。

  当天,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向全国发表讲话时表示,“今天的伊朗,已经有充足的准备,来对付世界上的恶霸。”

  哈梅内伊强调,“美国在这一地区引发了战争、分裂、叛乱、破坏和基础设施的损毁。当然,他们在世界各地都这样做。这个地区不接受美国势力的介入。民选政府不接受美国势力的介入。”

  随后,特朗普在白宫发表电视讲话时称,美方将立即对伊朗实施新的经济制裁,制裁将持续到伊朗改变其做法为止。美方不想使用武力,美国的军事和经济实力是最佳威慑手段。他同时表示,美方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做法符合伊朗利益,美伊双方应在此领域和其他共同关注的领域展开合作。美国准备好与所有寻求和平的人一起拥抱和平。

  CNN分析认为,特朗普此次针对伊朗袭击的言论表明:美方不会有军事回应。

  而在当地时间1月9日下午,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一项由民主党人主导的涉战争权议案,要求限制特朗普政府对伊朗的军事行动。

  该议案要求总统终止在针对伊朗政府或其军队的敌对行动中使用美国武装力量,除非国会已经宣战或颁布了相关法律授权,又或者根据1973年《战争权力法案》要求,对武装部队的这种使用对于防止针对美国领土、财产、武装部队的迫在眉睫的攻击是必要的。

  广发期货发展研究中心原油研究员李承昊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从特朗普的讲话来看,短期内对伊朗确实不存在进一步采取措施的必要。尽管伊朗在中东军事力量位居前列,但与美方相比存在巨大差距。对伊朗来说,推动事件升级并不符合伊朗长期利益,且加速推进核武研发,是增强谈判筹码的有效手段,符合其长期利益。美方之所以追加制裁措施,一方面是作为对军事基地被袭击的回应,另一方面则是要继续从经济上制衡伊朗研发核武的脚步。短期内美伊冲突已有趋缓迹象,但后续仍存在伊朗继续报复的可能性。

  1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我们对当前中东地区局势保持高度关注,也一直在呼吁有关各方保持克制。确保中东海湾地区和平稳定,符合各方利益,对全世界都至关重要。中方一贯主张,在处理国家关系时,应当遵守《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以及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应该通过对话、谈判等和平方式妥善解决彼此间的矛盾分歧。中方呼吁,各方尊重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坚持政治解决的大方向,以实际行动推动局势实现降温、走向缓和,共同维护海湾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或为转移弹劾案视线

  2020开年的这场冲突不免令人想起1998年美国发起的“沙漠之狐行动”。

  1998年12月16日,离美国会众议院开会表决是否弹劾时任总统克林顿不到20小时,白宫突然对伊拉克宣战。美军此次代号为“沙漠之狐行动”,美国东部时间当天下午5时,早已待命在海湾的美军军舰对伊拉克的“军事和安全”基地和设施予以毁灭性的打击。袭击开始后,克林顿发表全国电视讲话,表示他已下令对伊拉克实施猛烈、持续的多轮空袭以惩罚萨达姆继续阻挠联合国对伊拉克的武器核查。美国乃至全世界关注的焦点即刻从弹劾克林顿转移到萨达姆的生死存亡。

  无独有偶,2019年12月18日,众议院以妨碍国会调查和滥用职权为由弹劾总统特朗普,使其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三位被控犯有严重罪行和不检行为面临参议院罢免的总统。而后,2020年1月3日就发生了苏莱曼尼遇袭身亡的那一幕。

  伦敦大学亚非研究院美国问题研究博士Kellogg Chow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美国对伊朗动手就是特朗普为了转移弹劾案的视线,为自己的大选做准备。”

  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谢识予对此予以赞同,他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这是特朗普面临弹劾前加大自己连任胜算的手段,用战争来转移国会的视线。”

  事实上,美伊冲突的这盘棋,或许满足的不仅仅是特朗普想要赢得第二次选举的私心,亦带着美国想要巩固自己在中东地区,乃至世界的霸权地位。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石油到股票的价格,美国都会非常关注。并且,美国的经济问题充分关系到特朗普的选举,因此,不论从哪个方面,特朗普都不希望对美国经济产生过大的影响。“与此同时,美国不会允许在中东出现一个像伊朗这样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因为这会扰乱美国对中东区域的整体布局”。

  金融市场影响大

  1月8日,亚洲股市集体收跌,黄金、石油股票及价格齐齐上涨。现货黄金当天升破1600美元/盎司,为2013年以来首次。而当特朗普发表讲话后,1月9日,投资者避险情绪降温,全球股市受到提振,油价大幅下跌,金价回落。

  银河期货分析师万一菁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总体而言,如果是突发性战争,由于在市场预期之外,金银价格往往会产生脉冲式行情,但之后快速下跌的概率较大;如果是市场预期之内的战争,那么在战争爆发前,金银价格的上涨基本已经反映了这种预期,而战争正式爆发则宣告了其对贵金属价格促涨作用的结束,金银价格下行概率较大。”

  此外,当时全球经济的环境也是一个重要影响因素。万一菁补充到,本轮金银上冲较快的另一个原因是全球经济衰退预期本身已经较强,若中东发生局部战争的话,则对原油价格产生冲击,从而可能给已经进入颓势的全球经济带来重创。加上英国“脱欧”以及美国大选等不确定性事件较多,因此,虽然美联储降息预期较低,但金银下方支撑依然较强。

  李承昊表示,“原油的期货定价跟随局势而改变是近日的行情特征。实际上,美伊冲突未造成任何对供需基本面的扰动,因此,价格的上修大部分来源于风险溢价。从局面趋缓的角度来看,地缘政局对油价的利多驱动被削弱,但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本轮反弹行情的唯一驱动来源。交易环境的改善、基本面的修复预期均发挥着主导作用。类似于2019年9月沙特油田遇袭事件发生后连续单边下行的行情大概率不会出现。”

  投资者如何避险

  中东地区矛盾复杂、冲突频发,向来被称为“火药桶”。对于这种地缘政治的影响,投资者又该怎样避险?

  法国巴黎銀行财富管理香港首席投资策略师谭慧敏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现出了相对比较乐观的态度。“中东局势的升温,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其实是比较小的”。

  “从股市方面来看,我们认为,此次市场波动是很好的入市机会。当前可能很难预测中东局势短期内会怎样发展,但仍会持续一段时间。黄金我们比较看好,认为是一个很好的对冲风险的工具。投资者可以利用波动性,投资那些跟黄金挂钩的结构性产品。”

  宋青也表示,“黄金其实是投资者在资产组合中一个很好的配置和对冲风险的手段。所以,从市场表现来看,投资者可以在自己的投资组合里配置黄金类资产,或者是黄金相关的权益类资产,以起到分散和对冲风险的作用。”

  李承昊认为,针对地缘政治冲突类事件,尤其在涉及产油国的情况下,油价反应激烈且快速。作为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市场,原油价格波动亦较为剧烈。面对不确定性时,黄金拥有更强的避险属性,其波动亦相对温和,更符合投资者的避险需求。

英国重视对华绿色金融领域合作(国际派)
美伊告别“近身搏击”,各下台阶
公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