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20年01月06日 星期一

2020:新兴市场复苏,中国更具优势

◎ 记者 李曦子 《 国际金融报 》( 2020年01月06日   第 02 版)

  图虫创意 图

  2020年,在发达经济体低利率和资产荒的压力下,国际资本将进入新兴市场寻觅高收益,进而增强其对新兴市场触底反弹的想象力。

  

  过去一年,受到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全球贸易摩擦加剧、全球经济增长状况不佳、自身结构性问题等因素影响,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跌至2009年以来最低点。

  但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新兴市场和前沿市场约占全球GDP的59%,到2024年,这一比例预计将升至63.3%。新兴市场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世界银行前副行长伊恩·戈尔丁也曾表示,新兴市场的增长一直是支撑全球经济的关键。展望2020年,新兴市场的前景如何?哪些新兴经济体将有较好表现?哪些资产将因此受益?对此,《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了多家金融机构的专家。

  复苏伴随风险

  为提振经济,新兴经济体央行已经在2019年普遍采取降息措施。印度央行2019年以来已经降息5次,将利率降至5.15%。俄罗斯央行年内5次下调基准利率至6.25%。

  IMF在最新公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中表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增长率有望回升,从2019年的3.9%升至2020年的4.6%。

  “随着2019年第四季度全球贸易环境改善、英国‘脱欧’有了新的进展、美联储降息,加上2020年美国选举期间决策上可能会相对内收,这给予了全球市场一个难得的时间窗口。”FXTM富拓中国市场分析师刘敏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由于美联储暗示未来加息的门槛较高,其他发达经济体目前也主要以宽松货币政策为主,在资金充裕、不确定性暂时降低的情况下,资金的逐利本能将会显现,这对于GDP增长相对较快的新兴经济体来说,2020年将有可能迎来一些机会。

  景顺亚太区(日本除外)全球市场策略师赵耀庭表示,2020年亚洲新兴市场有望实现约6.2%的经济增长,其中以印尼和越南的表现为首。这两个国家受益于贸易战造成的供应链中断。

  富达国际基金经理Teera Chanpongsang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预计印度与印尼政府将继续推动国内改革,这将对亚洲的长期经济增长起到推动作用。亚洲各大央行将继续通过财政激励与货币宽松来维持增长。此外,中国将继续引领亚洲的发展,主要展现在电商消费、消费升级等方面。

  尽管目前许多机构对于新兴市场的复苏持乐观态度,但是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程实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20年,新兴市场仍将处于跨越历史拐点的长期历程之中,增速预计将继续落于十年周期的低位附近,整体上难见持续有力的增长反弹。展望2020年,新兴市场的复苏道路上耸立着三个历史拐点:“第一,主引擎进入乏力期。在中国经济坚持‘减速增质’的同时,印度经济尚缺少接棒的稳健动力,‘金砖国家’的乏力将抑制新兴市场的反弹;第二,主模式撞上天花板。随着债务周期进入下半程,新兴市场所依赖的债务驱动型增长难以为继,而狭窄的政策空间和高涨的民粹风险,正在增强债务通缩的威胁。第三,旧红利成为新软肋。作为新兴市场的外部支柱,经济全球化易退难进,新兴市场将由此迎来多重风险冲击”。

  嘉盛中文分析师黄俊提醒到,“2019年,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放缓使得国内矛盾凸显,全球多个国家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群众性活动。比如印度、伊朗、巴西、委内瑞拉等。在2020年如果经济增速仍旧放缓,我们要注意到众多新兴经济体仍有出现群体性活动的可能,并进一步拖累经济的增长。”

  另外,黄俊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由于目前经济的主要问题是,在本轮经济周期中,政策上推出财政政策的效用大于货币政策,在需求端做文章更能切中目前经济疲软要害。现阶段虽然各新兴经济体都希望经济重振雄风,在实际操作中哪个新兴经济体更容易推出财政政策,则会更具有优势。

  跑赢发达市场

  目前,多数业内机构看好2020年新兴市场,认为当前是最值得入场的良机。中金公司表示,在2018年-2019年连续跑输发达市场后,受全球增长周期逐步回暖、美元可能有所贬值等因素影响,针对新兴市场的投资有望在2020年相对跑赢发达市场。

  瑞银表示,鉴于美元利率下降,2020年,新兴市场有望吸引资本流入,投资者对收益的追求可能使部分新兴市场货币受益。投资者将青睐那些经济增长、投资扩大、生产率提高、实施财政刺激政策国家的货币。

  高盛也表示,新兴市场将在2020年实现正回报,理由是持续货币宽松、低油价、美国和欧元区在未来一年内较好的增长环境会使新兴市场经济增速加快。

  美银美林认为,在亚洲地区,随着国际贸易复苏,东南亚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也有望继续走强。

  Teera Chanpongsang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他比较看好新兴市场中的股票类资产,他表示,“我们偏爱那些受益于电商消费稳定增长、中产阶层的崛起以及消费升级的公司,同时看重企业管理团队的经验,偏爱那些能够从结构性增长中获益的公司。”

  刘敏表示,利率相对有空间、实行积极财政、拥有贸易顺差的新兴经济体值得关注。这其中,亚洲新兴国家以及其高增长和贸易顺差成为一个比较突出的类别。拉丁美洲有比较好的机会,拉美的机会可能不像东亚这么普遍。2019年,泰国成为为数不多本币对美元大幅升值的新兴国家,随着全球贸易环境改善,在2020年可以继续关注这一国家。此外,越南在承接中国产业转移方面也有比较大的优势。中国经济体量巨大,机会相对就会增加,加上金融开放,这对于外资有较好吸引力。

  黄俊认为,2020年的投资主题词是避险,其次才是追求相对高收益。“在经济下滑中,首先需要新兴经济体保持政治和经济的稳定。如果出现国内不稳定因素,将出现资金外流的情况。由于大多发展中国家的债券收益率高于欧美等发达国家,具有收益率比较优势,投资者会青睐债券。另一方面就是优质资产,衡量优质资产的重要指标是安全性、流动性、收益率”。

  看好中国市场

  多数分析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所有新兴市场国家中,他们更看好中国市场。黄俊表示,看好中国有三个方面:首先是国内局势稳定;其次是相对于全球主要经济体来说,中国债务占GDP的比重较小,中国有能力推出财政政策;此外,国家政策导向新的经济增长点,中国在5G、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发力,其目的在于主动创造社会新需求,更快地迎接新经济周期到来,这些领域均值得期待。

  程实表示,2020年,在发达经济体低利率和资产荒的压力下,国际资本将被迫向新兴市场寻觅高收益,进而增强其对新兴市场触底反弹的想象力。但是,一旦这种预期与新兴市场的疲弱增长严重背离,铁的事实终将击碎金子般的幻想。资本的快进快出将触动债务风险和汇率风险,“蜜糖”与“砒霜”的角色切换更加频繁。“在预期反转的威胁之下,‘稳健的低增长’要比‘脆弱的高增长’更有价值。从债务风险、汇率风险、民粹风险等视角来看,相较于印度、中东欧、拉美等其他新兴市场,‘减速增质’的中国经济仍具有较高的稳健性,有望借此获得相对优势”。

  赵耀庭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随着中国经济继续向以消费、服务型主导的经济转型,经济基本面依然稳健。中国房地产市场将继续保持活跃,有可能持续实现稳健的投资增长,这将利好中国经济。中国人民银行于1月1日宣布下调存款准备金率50个基点,反映了中国人民银行将继续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支持经济。加之中美就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这将进一步降低市场的不确定性,提振市场气氛。“我们预计,鉴于投资者对降准和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这两项催化剂的正面反应,中国股市将在短期内迎来一波上升动力”。

“我们在华发展充满信心!”
伯克希尔表现10年最差? 巴菲特:我们更擅长防守!(国际派)
2020:新兴市场复苏,中国更具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