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9年10月28日 星期一

“超级马里奥”谢幕,“时尚女魔头”接棒

◎ 记者 李曦子 《 国际金融报 》( 2019年10月28日   第 01 版)

  德拉吉是现代历史上最活跃、最可信的央行行长之一,但就通胀目标而言,他将带着最差业绩纪录离开欧洲央行。而即将接棒的拉加德被认为是欧央行的危机政策和德拉吉负利率策略的重要拥护者。

  

  “您在任期内有什么遗憾?”

  “我只专注于可以做的事情,而不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你无法改写过去,除非你是历史学家。”

  “如果说有什么是令我感到自豪的,那就是(欧央行)管委会和我本人持续履行我们的职责,这是我们作为一个集体应当感到自豪的。我们的‘遗产’是永不放弃。”

  10月24日,年过七旬的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最后一次作为欧洲中央银行行长出席货币政策会议,其8年任期将于本月31日正式结束。如往常一样,德拉吉带着平静、礼貌的微笑供记者拍照,随后上台落座,开始每月例行的货币政策决议阐释,随后回答记者问题。

  在本次会议上,欧央行宣布维持三大关键利率不变,重申自11月1日起重启净资产购买计划,规模为每月200亿欧元,符合市场预期。

  过去8年里,就像任天堂游戏中不屈不挠的英雄一样,有“超级马里奥”之称的德拉吉曾凭借前所未有的货币宽松政策拯救了濒临破产的欧元区国家,解决了欧元危机。但8年后,欧洲经济下行压力明显,通胀难有起色,他主导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引来许多争议。

  11月1日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将接任欧央行行长一职,即将上任的拉加德能否力挽狂澜带领欧洲经济走向复苏?

  拯救

  “不惜一切代价”

  出生于意大利精英世家,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德拉吉,熟谙货币经济学和财政经济学。

  在出任欧洲央行行长之前,他曾担任过哈佛大学、佛罗伦萨大学经济学教授,世界银行常务董事,意大利财政部部长,高盛投行副总裁兼执行董事。

  在很多人眼里,德拉吉冷静、严谨、敢于担当。

  他在意大利财政部任职的十年间,意大利遭遇货币危机。

  德拉吉在当时进行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改革,领导了意大利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私有化行动之一,成功帮助意大利避免违约、击退通胀、顺利度过危机,并且成为首批加入欧元区的国家之一。

  2005年,意大利出现财政危机,央行面临破产危险,德拉吉“临危受命”接任意大利央行行长。此后,他又大刀阔斧地改革,“精兵简政”,让意大利央行面貌焕然一新,“超级马里奥”的称号因此诞生。

  学、政、商界丰富的经验,再加上过硬的专业素养,让德拉吉在此后整个欧元区面临危机时也能力挽狂澜。

  2011年11月,64岁的德拉吉成为欧洲央行自1998年成立以来的第三任行长。当时,经济危机席卷欧元区,希腊深陷债务危机,欧盟多个成员国也相继曝出债务问题,国债收益率飙升,股市遭抛售,投机者押注欧元区正走向分裂,货币联盟危在旦夕。

  2012年,意大利和西班牙面临被资本市场拒之门外的危险,德拉吉发表了“不惜一切代价捍卫欧元”的著名演讲,这句简单的话为欧元注入了强心剂,成为欧元区命运的转折点。

  2014年6月,欧洲央行开启“负利率”时代,同时启动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购买担保证券与资产支持证券等。从2015年开始,欧央行启动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通过公共部门购买计划(PSPP)、企业部门购买计划(CSPP),拓宽对实体经济的直接刺激渠道,自金融危机以来企业贷款急剧下降的态势得到扭转。

  去年12月,欧洲央行决定结束2.6万亿欧元的资产购买计划,为实施近四年的量化宽松政策画上句号。

  今年9月,在德拉吉领导下的欧洲央行再次向市场抛下重磅宽松举措——将存款利率从-0.4%下调至-0.5%,主要再融资利率为0,边际借贷利率为0.25%,并推出一项新的大规模“量化宽松”(QE)计划,将从11月1日开始每月购买200亿欧元债券,购买将在利率上调前不久停止。

  德国著名经济研究机构慕尼黑 Ifo 经济研究所所长菲斯特分析指出,德拉吉关于在紧急状态下可以无限制地购买那些陷入危机国家债券的表态,成功重塑了国际资本市场的信心,也平息了欧元区的危机。

  荷宝全球宏观固收团队策略师Martin van Vliet此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欧洲央行的负利率政策帮助降低了欧元区的市场利率和债券收益率。因此,它有助于降低政府、消费者和企业的借贷成本。根据欧洲央行的说法,负利率对经济起到了一定积极的作用。

  后遗症

  通胀难有起色

  英国《金融时报》评价德拉吉是现代历史上最活跃、最可信的央行行长之一,“但就通胀目标而言,他将带着最差业绩纪录离开欧洲央行”。

  目前欧元区0.8%的通胀率远低于欧央行2%的目标,且预计未来数年恐怕都难达标。

  与此同时,欧洲经济也处于水深火热中。德国联邦银行近日表示,德国制造业和出口的大幅下滑可能将使德国经济在第三季度陷入衰退。作为欧元区最大的经济体,德国今年第二季度GDP环比下降0.1%,同比零增长。

  欧央行经济指标显示,经济前景维持下行风险,经济增长将持续放缓,风险与地缘政治、保护主义及新兴市场脆弱性相关。德拉吉也表示,从维持通胀水平、就业、经济活动、薪资增长等各种角度来看,未来最大的风险就是欧元区和整个全球经济面临的下行风险。此外,英国“脱欧”进程和国际地缘政治争端也是德拉吉眼中在中长期影响市场的主要不确定性。

  除了经济下行和通胀疲软外,根据此前公布的9月欧央行会议纪要,欧洲央行决策者在重启债券购买计划的问题上产生了严重分歧,超过三分之一的政策制定者,包括欧元区重头国家法国和德国的央行行长,都反对新一轮债券购买计划,他们认为,新的再一轮加码将进一步威胁到政策的有效性。

  反对人士表示,无限期购买债券可能会迫使欧洲央行突破自我设定的购买限制,使其面临新的法律挑战。鉴于债券收益率已经很低,增加资产购买不会有效,这种工具应该留作应急之用。

  本月初,德国、法国、奥地利以及荷兰等多个国家的央行前任首席经济分析师发表公开信,对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提出尖锐批评,他们以日本为例指出,日本央行最近二十多年来推行负利率政策不仅没有刺激日本的经济增长,反而削弱了日本的银行系统。

  对此,德拉吉进行了反驳,他称之前实施负利率的效果“非常正面”,刺激了经济,提振了就业。他补充说,各项经济改善“足以抵消”任何负面后果,尽管欧洲央行正在监测较长期风险。

  新篇章

  财政政策需发力

  在最后一次记者发布会上,被问到给继任者提什么建议时,德拉吉表示,“不需要提建议,因为拉加德知道未来需要做什么,她还有很长的时间去完成这些事。”

  有“时尚女魔头”之称的拉加德曾任IMF总裁8年之久,被认为是欧央行的危机政策和德拉吉负利率策略的重要拥护者。

  IMF曾与欧洲央行、欧盟委员会组成“三驾马车”联合救助了希腊等在欧债危机中遭遇严重困境的欧元区成员。德国经济学家彼得·博芬格认为,拉加德在IMF积累了维持金融稳定和处理重大危机的经验,非常适合担任欧央行行长。

  有分析人士指出,拉加德曾是欧洲央行刺激计划的“鸽派”人物,上任后可能将延续德拉吉的货币宽松框架。但拉加德表示自己也可能会要求政府提供财政支持,以帮助激活欧元区经济。

  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需要对拉加德开始领导低利率政策的净效应进行非常全面的经济分析,特别是,应彻底审查对公司资本融资和预算、资产价格、借款人偿付能力和储蓄以及宏观再分配的净影响。

  嘉盛集团全球研究团队主管Matt Weller此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传统的一些调控工具已经用完了,未来欧央行将越来越多依赖非传统的货币政策,而这些政策也会渐渐失效。“主要的问题是货币政策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所以欧元区可能需要在财政政策上形成更为紧密的联盟”。

  德拉吉也呼吁欧元区各国政府推行改革以提高生产率和改善劳动力市场,并运用财政政策进一步刺激欧元区经济。“所有国家都应加紧努力,使公共财政组成更有利于经济增长”。

“超级马里奥”谢幕,“时尚女魔头”接棒
相信“一带一路”倡议 让中新关系更紧密(国际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