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9年05月27日 星期一

一块芯片的全球化之旅

◎ 见习记者 张者昂 《 国际金融报 》( 2019年05月27日   第 04 版)

  图虫创意 图

  5月注定是不平静的一个月,在过去的几周里,标普500以及纳斯达克指数自去年12月底触底反弹之后,出现了首次周线三连阴,道指则已是连续五周表现不佳。

  芯片企业表现尤其“惨烈”。受美股大盘以及全球贸易不稳定因素的影响,不少美股芯片股、半导体概念股以及相关产业股价受挫。在过去的一周里,苹果、高通、博通等企业的股价接连下跌、市值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蒸发。

  其重大影响因素,来源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条行政命令:据新华社报道,5月15日,特朗普签署名为“确保信息和通信技术及服务供应链安全”的行政命令。美国商务部下属工业和安全局同日发表声明,将把华为及其附属公司列入“实体清单”,清单上的企业或个人购买或通过转让获得美国技术需获得有关许可。但如果美国认为技术的销售或转让行为危害美国国家安全或外交政策利益,则会拒绝颁发许可。

  一条“禁令”,缘何引发巨大的市场波动?

  产业链“全球化”

  芯片是不少电子设备,如手机、电脑、电视等所必备的硬件,也是电子设备运行的主要动力。芯片的生产与消费是一个全球化的过程。

  一块芯片能够被制造出来,并非是一家企业可以完成。其上游、中游、下游产业链是多个国家的多家公司共同完成的。由于芯片的运用领域广泛,芯片的销售市场也遍布全球各地。

  “整个芯片的制作流程非常复杂,很多生产工艺往往在全球只有几家公司掌握,就连芯片最后的封装与测试都是非常复杂和专业的工艺,所以在产业链上只要一个环节断裂或是一个工艺供应商断供,其他环节也会受到影响,严重的话会导致整个产业停工。”深圳某芯片公司的员工华章(化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如是说。

  芯片的产业链非常复杂。上游产业链一般以芯片设计公司为主,主要包括美国高通、英伟达、新加坡博通、中国台湾联发科、中国海思、紫光集团。

  在中游产业链上,据Bloomberg数据,2017年全球五大半导体设备制造商分别为应用材料(AMAT)、阿斯麦(ASML)、拉姆研究(Lam Research)、东京电子(TLE)、科磊(KLA),这五大半导体制造商在2017年以其领先的技术、强大的资金支持占据着全球半导体设备制造业超过70%的份额。

  这几家企业并非都来自同一个国家,其在整个芯片的生产的过程中提供的也是不同的工艺。

  比如,阿斯麦是一家荷兰企业,拥有世界上最为先进的光刻机。AMAT为美国企业,是世界最大的纳米制造技术企业。拉姆研究也是一家美国企业,为芯片代工公司提供包括薄膜沉积、等离子蚀刻、单晶圆清洗等工艺服务。科磊同样也是一家美国公司,提供工艺控制和良率管理解决方案。东晶电子则是一家日本公司,提供半导体蚀刻、沉积、测试、表面处理等半导体工艺服务。

  在下游的封装与测试环节,则主要由中国台湾企业台积电完成。据《北京日报》5月22日消息,台积电在芯片代工市场的份额高达51%以上,占据了超过半数的全球芯片组装市场。其已能够实现7纳米芯片的量产,在技术上是首屈一指的。

  除了台积电之外,中芯国际也是晶圆代工领域的大拿。中芯国际在官方网站上这样介绍自己: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是世界领先的集成电路晶圆代工企业之一,也是中国内地技术最全面、配套最完善、规模最大、跨国经营的集成电路制造企业,提供0.35微米到28纳米不同技术节点的晶圆代工与技术服务。

  “断供”将反噬自身

  到销售环节,芯片更是进一步“走向世界”。

  从整体芯片的市场需求来看,全球每一个地方都对芯片有需求。

  从Statista 2017年发布的数据可以看到,中国、美国、欧洲、日本以及全球其他地区(ROW)都是芯片的重要消费市场,其中,中国从2005年开始就是全球最大的芯片消费国。

  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官方网站的数据显示,全球半导体材料市场在2018年增长10.6%,推动半导体材料收入增长519亿美元,超过2011年创下的471亿美元的历史高位。在收入上,晶圆制造材料和包装材料2018年的收入分别为322亿美元和197亿美元,两个部门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5.9%和3.0%。

  中国台湾以114亿美元的价格连续第九年成为半导体材料的最大消费市场,原因系是拥有庞大的代工厂和先进的包装基地。韩国排名第二,中国大陆在2018年排名第三。韩国、欧洲地区、中国台湾和中国大陆的材料市场收入增长最为强劲,而北美,全球其他地区(ROW)和日本市场也实现了个位数的增长。

  人民网的人民财评在一篇名为《美国单边主义将伤及产业链全球化?》的文章中提到,“产业链全球化,价值链同样全球化。从2018年的年报来看,高通67%的收入,英特尔26%的收入,英伟达24%的收入,苹果20%的收入也都来自中国”,“美国向华为打响的‘禁令’枪,首先‘中枪’倒下的是美国企业”。文章还提出,华为在美供应链体系上至英特尔、甲骨文,下至美国各地的小型技术公司,它们都可能因一纸禁令而丢失掉大洋彼岸的重要客户。

  如果全行业链封锁,也会反噬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美国将华为列入企业黑名单,影响最大的无疑是美国半导体企业。高通、英特尔等巨头营收将会大幅度下降。美国芯片股股价接连下跌对美国芯片公司有百害而无一益,不但会令其蒙受巨大损失,还会动摇美国半导体行业优秀人才的信心。”

  发展依靠全球力量

  芯片的生产与消费都并非是一个国家所能决定的,若要推动芯片产业的发展和进步,必须依靠全球的力量。

  据彭博社5月21日消息,整个半导体行业的盈利状况都面临着风险。美国金融服务公司Raymond James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中美双边的贸易摩擦,或将引发整个半导体行业的收益下跌。同时,该公司还认为,现在半导体行业面临的经济衰退可能比预期更长、更严重。

  据WSTS(全球半导体贸易统计组织,World Semiconductor Trade Statistics)的预测,继2018年全球半导体市场增长13.7%达到4688亿美元之后,2019年半导体材料收入增长将会下跌3%至4545亿美元,预计要到2020年才能恢复适度增长。

  而就在不久前,在南京召开了以“世界同芯”为主题的2019世界半导体大会。据《每日经济新闻》消息,美国信息产业机构(USITO)总裁Christopher Millward在大会上发言时称,“我们非常支持全球化的发展,而不是国民化的发展。在当今世界中,尤其是在技术世界,没有一个公司,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完全闭门造车,我们需要非常多的全球的资本和支持来实现。”

  正如Christopher Millward所说,世界芯片以及半导体的发展是全球的力量,并非是一家独大就可成功的。

  (编者注:ROW地区是指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东南亚其他地区以及全球其他较小的市场)

一周国际热点回顾
一块芯片的全球化之旅
《福布斯》:硅谷风投巨头转型记(封面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