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9年05月13日 星期一

商誉炸雷前的“逃亡”

◎ 记者 吴鸣洲 《 国际金融报 》( 2019年05月13日   第 13 版)

  图虫创意 图

  13076亿

  截至2018年底,共有2042家A股上市公司存在商誉,商誉合计数值约13076亿元,2017年年底是13036亿元,同比略有增加。

  

  近日,上市公司再现“罗生门事件”。上市公司东方精工计提38.86亿元商誉减值,但子公司普莱德喊冤业绩“被亏损”,双方仍在隔空互掐,各执一词。

  然而,因为商誉减值导致业绩变脸的“东方精工们”并不在少数。

  早在今年1月底年度业绩预告密集披露期间,就有200多家上市公司预告称亏损额或超亿元,而商誉减值是造成亏损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如今,A股3600多家上市公司,除5家ST公司未能及时披露年报外,其余公司2018年年报已经披露完成。

  那么,2018年度A股上市公司商誉减值情况如何?

  一年减掉一个招商蛇口

  Wind显示,2018年共有884家上市公司出现商誉减值损失,减值金额合计1668.05亿元,同比增长354.46%。按照5月8日的收盘价计算,招商蛇口的总市值为1660亿元。

  去年共有476家业绩亏损的上市公司,其中有265家出现商誉减值损失,而2017年该类企业数量仅有71家。

  近日,深交所发布的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分析报告指出,资产减值损失对净利润的影响较大。去年深市公司商誉减值1278亿元,同比上升近4倍。

  其分析认为,深市商誉规模随着并购重组的活跃而迅速攀升,去年并购重组业绩承诺集中到期,部分公司为避免商誉减值影响未来业绩而选择一次性出清风险。去年深市公司共计提1278亿元商誉减值,虽然对当期业绩带来较大冲击,但减值风险也得到一定程度的缓释。

  其中,天神娱乐去年商誉减值损失40.6亿元,在所有已披露年报公司中居商誉减值榜首。

  事实上,天神娱乐早已为上述巨额商誉减值埋下了伏笔。

  自2014年借壳上市以来,天神娱乐就一路“买买买”,前后发起并购案高达12起,收购金额超过120亿元。截至2017年年底,天神娱乐的账面上已经“躺着”65.41亿元的商誉,占净资产的比重高达68.51%。

  2018年,天神娱乐旗下6家子公司产生了商誉减值损失,仅有3家子公司不存在减值情况。其中,幻想悦游、合润传媒因为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分别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7.02亿元、1.95亿元。

  因为巨额商誉减值,天神娱乐2018年的归母净利润为-71.51亿元,同比下降803.52%,成为当年A股的“亏损王”。

  《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除了天神娱乐,不少A股公司上市后就开始不停收购,最终难逃“商誉炸雷”之劫,如掌趣科技、佳云科技等。

  值得注意的是,被誉为“手游第一股”的掌趣科技2018年的商誉减值损失为33.8亿元,仅次于天神娱乐和东方精工。掌趣科技曾先后收购了动网先锋、玩蟹科技、上游信息、天马时空等公司,商誉最高达56.09亿元。

  2014年以来,佳云科技收购了金源互动100%股权、微赢互动100%股权、云时空 88.64%股权等,甚至还试图收购小子科技86.50%股权、无锡线上线下90%股权,但因为被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否决而终止。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商誉高达14.94亿元。

  2018年,佳云科技亏损12.51亿元,亏损原因主要是对收购的子公司金源互动、云时空、微赢互动和深圳华腾共计提商誉减值11.9亿元。

  股东套现造富

  在商誉炸雷前,伴随着一次又一次收购,上述公司的股价都曾走出漂亮的小高峰。

  2015年3月,剧增的业绩带动天神娱乐的市值迅速增长,天神娱乐走出五个一字涨停板,股价一路攀升至32.66元(前复权)。随后,天神娱乐更是不受大盘走势影响,股价在2015年年底最高达到44.2元,市值超过400亿元。

  然而早在2015年4月,其第一大股东朱晔和第二大股东石波涛就开始套现:两人分别减持96.55万股、63.18万股,分别套现8689.5万元、5686.2万元。进入2018年,石波涛的减持套现更频繁,从2018年10月到2019年2月共减持40次累计1285.64万股,套现约6425.1万元。

  不过,天神娱乐公告指出,上述频繁减持行为系石波涛被动减持,因证券公司强制平仓被动减持公司股份。

  此外,朱晔和石波涛持有的股份多数均被质押以及司法冻结。

  更有甚者,2018年9月20日,朱晔发布公开辞职信,辞去了董事长、总经理等所有职务,称自己对行业和市场预判不够充分,公司融资出现了困难,因此暂时离开岗位。

  掌趣科技和佳云科技也逃不开类似的命运。

  从2012年7月到2015年5月,掌趣科技的股价上涨近13倍。短短三年时间,依靠连番并购,公司市值就从不到30亿元,一度超过了600亿元。

  伴着股票上涨而来的,是股东们的疯狂套现。

  从2013年起,掌趣科技的原第二大股东华谊兄弟先后套现24.7亿元,熬过限售期的控股股份姚文彬则从2015年起连续减持与转让,套现超过27亿元。

  具体来看,2016年初,姚文彬先是与第三大股东叶颖涛解除一致行动人关系;同年8月,姚文彬宣布辞去包括公司董事长、董事在内的所有职务;2018年6月,姚文彬再向董事长刘惠城转让1.4亿股,持股比例下降到6.98%,目前上市公司已无实际控制人和控股股东。

  2014年-2015年,佳云科技的股价从2.89元一路飙升至27元,上涨8倍多。而2017年以来,公司第三、第四大股东就在频频减持,合计已经套现2.23亿元。

  截至5月8日收盘,天神娱乐、掌趣科技、佳云科技的股价分别为4.37元、3.74元、3.97元,均从高点回落。如今看来,昔日的高光,随着时间流逝都成为了泡影。

  商誉规模超过一个中石油

  即便2018年全年A股市场已计提了1668.05亿元的商誉减值,但上市公司还存在着巨大的商誉。

  Wind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共有2042家A股上市公司存在商誉,商誉合计数值约13076亿元,2017年年底是13036亿元,同比略有增加。按照5月8日的收盘价计算,中国石油的总市值为12577亿元。

  巧合的是,目前中国石油的商誉最高,为422.73亿元,主要与2009年、2011年及2015年分别收购新加坡石油公司(Singapore Petroleum Company)、英力士炼油有限公司(Petroineos Trading Limited)及中石油管道联合有限公司有关。

  一位券商人士表示,随着并购重组的理性回归,预计商誉对净利润的影响将有所下降,但部分公司仍面临一定减值压力。

  该人士还指出,2018年产生了如此高额商誉减值是因为2014年-2015年,并购重组市场经历了一轮高潮,并在去年并购重组业绩承诺集中到期。

  彼时,游戏、影视等行业是并购重组市场的热点领域。行业龙头公司通过并购重组加码主业,而传统行业的企业则屡屡通过跨界并购方式进入游戏行业“淘金”,但其实该类公司良莠不齐。

  光大证券分析师李铮曾对记者表示,现在证监会对娱乐游戏类公司的并购比之前严格得多,并购成功与否的关键还取决于标的公司的业绩表现。

  中信建投证券研报指出,我国并购重组政策趋严的转折点发生在2016年-2017年。为治理并购重组乱象,证监会在两年内发布了多条新规,包括取消借壳上市配套融资、提出18个月的再融资间隔期要求等,上市公司并购重组进入寒冬。

  业内人士表示,这对于A股市场整体的商誉减值损失有所缓解。

商誉炸雷前的“逃亡”
借壳上市“闪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