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9年04月29日 星期一

抢夺B端用户 中小支付机构“夹缝求生”

记者 黄希 《 国际金融报 》( 2019年04月29日   第 06 版)

  黄希 摄

  A股市场迎来首家第三方支付公司!

  4月25日,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拉卡拉”)正式登陆深交所,公开发行4100万股,发行价格33.28元/股,首日顶格上涨,涨幅43.99%,报收于47.92元/股。

  这是拉卡拉的新起点,也是另一段征程的开始。在移动支付几乎被微信、支付宝垄断的当下,包括拉卡拉在内的其他支付公司想要突围,还有不少关口要闯。

  “双寡头”格局难撼

  早在2016年,拉卡拉就曾准备借壳“西藏旅游”上市,当时西藏旅游决定以110亿元整体收购拉卡拉全部股权,但该方案最终搁浅。

  借壳无果后,拉卡拉开始准备直接冲击A股。2017年3月,拉卡拉发布招股说明书,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但到了9月,拉卡拉出现在证监会公布的IPO中止审查名单中,原因是申请文件不齐备等导致审核程序无法继续。

  直到2018年3月,拉卡拉再度出现在证监会公布的IPO排队名单中。一年后,拉卡拉终于闯关成功。

  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在谈及拉卡拉上市时表示,拉卡拉创业十几年来,所在的行业受到业务模式的创新和技术创新连续不断地冲击,因此创业者不但要有坚韧不拔的意志,而且要有很强的学习能力,调整自己,适应客观环境。

  “希望拉卡拉能以这次上市为依托,迎接必然到来的挑战,站稳脚跟,不断拓展、突破、创新,向更高的山峰冲击。”柳传志说。

  事实上,在移动支付市场上,支付宝和拥有财付通、微信支付的腾讯金融双寡头局势早已显现。易观发布的《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8年第4季度》数据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47.2万亿元,环比升高7.78%。其中, 支付宝以53.78%的市场份额继续夺得移动支付头名,且份额较三季度再度扩大8个基点。

  数据还显示,从行业情况来看,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交易排位整体呈现稳定态势,支付宝、腾讯金融(含微信支付)分列第一、二位,两者合计占据整个市场的92.65%,较上一季度再度提升了12个基点。

  另据益普索发布的《2018第三季度第三方移动支付用户研究报告》,财付通和支付宝的渗透率分别为84.3%和63.6%,推算用户规模分别达到8.6亿和6.6亿。

  移动支付公司 Ping++ 创始人兼 CEO金亦冶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谈到,长期来看,支付市场被巨头垄断的情况很难改变,体量相对较小的支付公司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还会存在不少压力,强者愈强的趋势在市场层面很难改变,只能看政策层面是否有改变的可能性。

  收入单一隐忧

  在支付行业中,拉卡拉并不是第一家登陆资本市场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汇付天下在2018年6月便已经成功冲入港股市场。

  但汇付天下的股价表现并不尽如人意,上市首日破发不久后,便迎来了股价断崖式的下跌。随后,汇付天下发布了一系列回购计划,不过也未能阻止股价进一步下跌的趋势。截至4月25日收盘,汇付天下报收于4.33港元/股,较最高点时下跌超41%,几乎腰斩。

  3月,汇付天下披露了其首份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汇付天下支付服务交易量同比增长58%,营业收入也实现大幅增长,高达88%,净利润经调整后,同比增长51%。

  不过,记者梳理数据发现,包括汇付天下在内的不少第三方支付企业的业务都相对较为集中且单一。

  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在汇付天下的收入中,支付服务所产生的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86.2%、92.4%及94%,而金融科技服务所产生的收入分别占总收入13.4%、6.4%及5.8%。到了2018年,汇付天下的收入构成中,支付服务收入占比97.6%,金融科技服务收入占比仅为2.24%。可以看出,汇付天下收入的绝大部分依赖于支付服务,其金融科技服务的收入占比进一步缩小。

  同样地,拉卡拉招股说明书显示,拉卡拉主要收入来源是收单业务,受用户习惯由线下刷卡支付逐渐变更为网络支付影响,个人支付业务交易量和收入均有一定程度下滑。

  金亦冶指出,对第三方支付公司而言,目前收单业务的利润已经出现被摊薄的情况。不过,他坦言,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支付行业,各行各业都是如此。供需平衡被打破后,过剩产能会进一步打压价格,甚至发生价格战。

  为了不让规模成为限制发展的短板,寻找业务新的增长点至关重要。

  对此,汇付天下的核心战略方向是围绕数字化,持续加强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的研发与应用;发展策略是在小微、行业、跨境、新零售等场景和领域开展综合布局——尤其是在跨境业务和新零售领域。

  汇付天下方面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在“支付出海”的大背景下,跨境业务已成为一个重要的增长点。在新零售方面也希望将支付作为入口,通过场景渗透、数据沉淀、流量变现,为SaaS服务商提供解决方案。

  只是,这样的发展策略是否能奏效,还有待观察。

  靠B端突围?

  记者还注意到,从支付宝到财付通,从拉卡拉到汇付天下,他们除了在C端发力之外,B端也成了群雄逐鹿的战场。

  拉卡拉方面解释称,目前在第三方支付的行业中,主要有三类参与者:一类是账户方,例如银行、微信和支付宝,他们发放了大量的银行卡和虚拟账户;另一类是转接方,例如银联和网联,他们连接了所有的银行互联互通;第三类是收单方,例如拉卡拉等收单公司,他们发展了大量的商户,给商户安装POS机具,帮助他们对账和清算。任何一笔支付交易,都需要这三种角色分工协作、紧密配合,才能完成。

  “目前在移动支付领域,中国已遥遥领先于世界,中国的支付环境是全世界最好的,就是因为这三种角色都在不断技术创新。”拉卡拉方面认为,这就决定了只有C端账户端的创新是不够的,B端的创新必须同步,只是因为普通消费者主要感知的是聚焦C端的企业,所以对2B的企业关注不够,B端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金亦冶也持有相似观点。在他看来,提供2B服务的金融科技公司深耕各个垂直细分领域还是“很有机会的”。他指出,金融科技的每个细分领域都有可能出现很好的赛道和头部公司,但是这些公司不是像类似蚂蚁金服和腾讯金融这样的“集大成者”,或许会以一种“小而美”的方式呈现。

  拉卡拉方面谈到,由于自身原有属性的不同,第三方支付企业对于行业的深入程度、自身资源的积累程度以及经营方法和思路的差异,其在自身行业的发展和布局模式也逐渐趋异。依据自身实力和获取资源的不同,第三方支付企业的发展路径呈现两极化方向发展,一类是纵深的垂直化发展方向,另一类是横向的综合化平台发展方向。

  不过,金亦冶补充称,伴随着中国金融行业的进一步开放,海外资本和公司都有可能陆续入局这一行业,未来支付行业究竟会是怎样的一种竞争态势还很难说。

抢夺B端用户 中小支付机构“夹缝求生”
西安银行的科创金融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