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9年02月18日 星期一

“江西老表”享受支付便利也为网贷忧

◎ 记者 余继超 《 国际金融报 》( 2019年02月18日   第 06 版)

  图虫创意 图

  “互联网金融则在传统金融机构和民间借贷之间开辟了一个新的市场,互联网金融的特点就是可以低成本服务长尾客户。”

  

  “支付宝扫这里”、“微信扫这里”,随着一声声的扫码支付提示,拉开了记者2019年春节期间在家看店的一天。记者的家乡是农业大省江西省上饶市辖区内某全国百强县(区),父母在家经营着一家小型超市。

  2019年春节返乡期间,网络支付、消费信贷、P2P网贷等互联网金融业务在家乡的“全面开花”让人惊讶。记者走访发现,以支付宝、微信为代表的网络支付在家乡的普及率最高,应用场景也更广泛。曾经因担忧安全性而多次拒绝网络支付的父亲,如今也欣然接受,在小店收银处摆上了支付宝、微信的收款二维码。

  消费信贷、P2P网贷等互联网金融业务在家乡的普及则不如网络支付高,多集中在与记者年龄相仿的80/90后一代,被称为“小镇青年”的这一批人在互联网大潮的洗礼中成长,受到地域影响较小、消费观念超前,是多数消费信贷、P2P网贷平台的主要客户。

  随着金融下沉到三四线城市、乡镇、农村,作为排头兵的互联网金融第一时间为家乡人民带来了和一线城市相仿的金融服务,但以P2P网贷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业态企图在乡镇、农村“再次野蛮生长”则值得关注。

  繁荣

  互联网金融近年在家乡的快速发展,从记者下了高铁坐上直达家门口的班车时就有所感知。与往年投币乘车不同,今年班车开通了扫码支付,适用于大部分电子钱包,司机会根据路程设定车费,省去了带现金和找零的麻烦。

  “今年回家我没带太多现金,到时候你给我套点现,我支付宝给你”“小妹,哥回来了,给你发了微信红包快去领”……半个多小时的车程,记者从车上此起彼伏的家乡话中,也感受到互联网金融在家乡的“火爆”。

  父亲对于网络支付的态度转变让记者感受到以网络支付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在乡镇推广不可逆的潮流。前些年,由于网络支付越来越普及,记者曾建议开小店的父亲用二维码收款,父亲表示,“网络支付不安全,钱没了怎么办,你也把放手机里的钱拿出来存到银行里。”

  如今,随着越来越多人选择在线支付,父亲也接受了线上支付,现在相应的货款也直接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划转到对方账户。

  在之后的走亲访友中,记者对于网络支付在家乡的火爆有了更直观的认识。和记者年龄相仿的一代人正逐步用线上红包取代线下的红包,甚至在亲朋围坐一桌打牌娱乐的时候,也开始用线上红包支付。

  此外,记者通过走访了解到,三四线城市的80/90后正逐步成为消费信贷、P2P网贷的主力军。在春节期间的一次聚会上,记者的初中同学,如今是3个孩子妈妈的俞闵(化名)向记者展示了她手机里的理财APP,记者发现了五六家常见的网贷平台APP。

  对于互联网金融在乡镇甚至农村火爆的原因,生菜金融创始人兼董事长周汉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一,是互联网金融突破了地域限制,扭转了以往农信社和银行从不发达地区吸储提供给发达地区使用的资金流向,增加了三农群体的金融供应渠道。

  “其二,以往三农群体从传统金融机构无法获得服务只能求助于民间借贷,而互联网金融则在传统金融机构和民间借贷之间开辟了一个新的市场,互联网金融的特点就是可以低成本服务长尾客户。因此,三农群体虽然不是传统金融机构的优质客户,但对于互联网金融而言也可以有利可图。”周汉指出。

  在征信方面,周汉认为,互联网金融也比传统金融机构更有优势。互联网金融在考察三农群体时,会充分利用各类非财务数据,如电信、社交、电商等大数据综合考量和判断,即使是白户也可以判断真实的还款意愿和诚信水平,互联网金融还可以利用地缘信用及血缘信用来进行风险控制。

  隐忧

  互联网金融在乡镇繁荣的同时也隐藏着危机。

  记者通过走访了解到,危机主要来源于P2P网贷。一方面,网贷平台对于多头借贷防控不严,借款人“拆东墙补西墙”,最终导致恶意“逃废债”;另一方面,乡镇投资人对网贷风险缺乏客观认识,平台出现经营危机后往往可能造成较恶劣影响。

  记者家隔壁就住着一名“老赖”——聂斌(化名),前些年一到年末,成批成批的人到聂斌家讨债,讨债者开始是静坐,后来演变成扔石块、砸玻璃,最后没办法开始搬聂斌家里的电器、家具抵债。

  近年,聂斌都没有露面,大年夜也没有回家,家里只有两个老人,老人也任凭讨债者闹腾,任凭他们搬电器、搬家具。今年春节,聂斌也没有回家,不过他老婆回来了。

  记者从聂斌老婆口中得知,聂斌炒股亏了180多万元,亏损的钱大部分是从亲朋好友借来的,原本是打算开办采砂场的。因为部分出借人闹得太凶,聂斌原本打算向银行借钱还债,可没借到,后来听人介绍开始从P2P网贷平台借钱还债。

  “能借的平台都借了个遍,我们也在打工还,也在想办法。”当记者问及还有多少钱未还时,聂斌老婆表示不知情。记者从街坊邻居处了解到,聂斌已经把房子卖了,用来偿还民间借贷,至于网络平台的钱,聂斌并不打算还。“他没钱还了。”一位老乡表示。目前聂斌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3个孩子妈妈的俞闵则是网贷的受害者。在那次聚会后,俞闵找记者借钱时才了解到其投资网贷亏损的情况。

  据俞闵介绍,其先后投资了华夏万家、联璧金融、爱投资等多家网贷平台,总计投资金额5万元左右,目前2万元已经正常退出,另外3万元一半在爱投资已逾期,另一半投了华夏万家和联璧金融已经“打水漂”。

  俞闵表示,华夏万家和联璧金融在出事后通过后台直接把数据全部清除了,APP一个无法登陆,一个登上去没有任何信息。

  “我手上没有任何凭证,不知道怎么追回投资款。”俞闵一脸无奈。

  至于爱投资方面,俞闵表示,平台的意思是借钱的企业不还钱,保理公司又承担不起,项目已经进入处置阶段。按照平台的说法是组织了催款小队,但催了大半年,也没回来一分钱,“我1万5千多的投资款,目前就回来了6块多”。

  隐匿了3个多月的爱投资平台负责人赵春霞,在2月11日向投资人发布新春工作汇报,称“认清事实,承认失败”,“第一个五年发展已经失败了,但我们还有第二个五年,第三个五年”,要“保全资产、挽回损失、化解风险、转型发展”。

  转型发展的思路是,已上线的换换易物平台除了服务爱投资平台,也可能成为服务其他P2P平台的手段。商城在经过前期磨合和更加系统化商业模式梳理后,可以作为平台化解风险及转型发展的重要方向。

  2月13日,爱投资向投资人发布省心计划I-201705125项目延期兑付说明,称因受大环境影响,第三方保障机构流动性资金紧张无法代偿借款人的到期利息,该项目借款人开始付息延期。

  对此,投资人反应强烈。在90多页的回复中,绝大多数投资人要求兑现原来的承诺,在2019年7月完成30%的兑付。有投资者直言,别来什么“五年计划”,别老忽悠大家,“我们被坑惨了”。

“江西老表”享受支付便利也为网贷忧
春节“红包游戏”内含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