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8年10月15日 星期一

信用卡代偿“夹缝求生”

记者 付碧莲 《 国际金融报 》( 2018年10月15日   第 07 版)

  今年下半年以来,多家主打信用卡代偿的互金公司登陆资本市场,悄然开启一场新的盛宴。

  继51信用卡、小赢科技先后登陆港股、美股后,近日萨摩耶金服也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上市申请文件,计划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拟募集8000万美元。

  只是,在互联网金融整体低迷的环境下,信用卡代偿真的是“风景独好”吗?

  市场大

  在投资者对P2P业务望而却步之时,一些互金公司打出了“信用卡代偿”的王牌,而这一业务也的确为他们带来了利润。

  以刚刚上市不久的小赢科技为例,其在2018年上半年实现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8.48亿元、4.43亿元,同比增长188.39%和449.32%。在所有与贷款相关的收费中,撮合服务费对收入贡献最大,所占的比重最高。而在贷款撮合服务费中,以小赢卡贷为代表的信用卡代偿服务费贡献最大。小赢科技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上半年,小赢卡贷的新增贷款余额为15.67亿元,占新增贷款总量的68.4%;期末贷款余额为127.32亿元,占期末贷款总余额的59.66%。

  萨摩耶金服的业绩也不错。根据萨摩耶金服的招股说明书,截至2018年上半年,萨摩耶金服净营收2.3亿元,同比增长176.8%。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为2560万元,扭亏为盈。其中,2018上半年信贷服务收入占其营收的比例达71.4%。

  萨摩耶金服旗下APP“省呗”的模式与51信用卡颇为类似。“省呗”为萨摩耶金服的首款产品,也是目前公开资料可查询到的萨摩耶金服旗下唯一的APP,业务主要围绕着信用卡推荐办卡、卡片管理、还款展开。

  如今,国内现有专注于信用卡代偿业务的以互金平台为主,包括省呗、还呗、小赢卡贷、卡卡贷、替你还、松鼠金融、玖富万卡、分期乐、快易花、小花钱包、小黑鱼等。而且,还有越来越多的机构正在挤入这一行业。

  根据《2017年中国信用卡代偿行业研究报告》,我国信用卡期末应偿信贷余额4.06万亿元,而信用卡代偿市场贷后余额规模在870亿元左右,仅占贷款余额的2.14%,体量非常小。无疑,市场未来的增长空间可期。

  息差窄

  尽管市场前景广阔,但企业想要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脱颖而出并不容易。

  在北京某金融科技公司CFO曾奇(化名)看来,信用卡代偿其实是一种“夹缝求生”的业务,想要做好需有足够强大的技术实力和资本实力。

  曾奇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从目前几家上市机构的财务表现来看,的确利润颇高,但即使对这些“佼佼者”来说,维持业务持续增长的难度也越来越大。

  信用卡代偿机构的目标客群是那些经常需要账单分期或者逾期还款的信用卡持有者,这部分人无法按时足额还款,信用卡代偿机构为他们进行垫付,再让他们分期还款并支付一定的利息,而正是这一利息为信用卡代偿机构提供了生存空间。

  而在银行本身就能为信用卡客户提供分期服务的情况下,信用卡持有者之所以愿意选择代偿机构无非就是这些机构提供给客户的分期手续费和利率更低。

  “其实,信用卡代偿机构的利润空间是比较窄的。一方面,他们给到客户的分期利率水平要低于银行,另一方面他们获得资金的成本要高于银行,所以能收取的息差比较小。而且,现在很多银行看到信用卡代偿机构的业务模式后,纷纷打出各种分期利率折扣活动,不少银行的折扣力度都达到六折,这无疑给信用卡代偿机构带来了更大压力。”曾奇表示。

  维信金科的招股书显示,从2015年到2017年,其信用卡代偿产品放贷资金占贷款总实现量的比重都大于同期代偿产品所实现的利息收入占总利息收入的比重。换句话说,维信金科在代偿业务上投入的资金成本与收入不对等。

  另外,记者注意到,包括维信金科旗下的“维信卡卡贷”、萨摩耶金服旗下“省呗”和小赢科技旗下“小赢卡贷”,贷款实际年利率高于银行信用卡分期年化利率18.25%。

  “在信用卡代偿机构给出的分期利率要高于银行时,客户还愿意选择这些代偿机构,那就说明这部分客户属于次级信用卡用户,而这也就意味着信用卡代偿机构面临的违约风险会更高。”曾奇称。

BATJ抢滩的区块链陷“尴尬”
信用卡代偿“夹缝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