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8年10月01日 星期一

瑞士的吸引力不仅仅是因为税收政策(国际派)

——专访瑞士联邦经济、教育和研究部部长约翰·施奈德-阿曼

记者 袁源 《 国际金融报 》( 2018年10月01日   第 01 版)

  现年66岁的约翰·施奈德-阿曼(Johann Schneider-Ammann)已在瑞士政府最高行政机构——瑞士联邦委员会任职了8年。

  从2010年11月1日起,施奈德-阿曼放弃家族企业职位、入阁担任联邦委员,接过瑞士联邦经济事务部部长的大任,成为瑞士经济的掌舵人。

  施奈德-阿曼将于今年年底自瑞士联邦委员会卸任。对于此时选择卸任,施奈德-阿曼表示,“减少与工作相关的活动,做一名积极活跃的爷爷,也是正常的选择”。他希望退休后多陪陪孙辈,去滑雪、打高尔夫,再做点木工活儿。

  按照瑞士当地媒体的评价,任职8年期间,施奈德-阿曼“敦促了各国向瑞士打开大门,并倡导了多个自由贸易协定——其中与中国的自贸协定是其任内最大的成就”。

  近日,施奈德-阿曼率团访华,探讨中瑞两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合作机遇。借此机会,《国际金融报》记者对施耐德进行了专访。

  虽然已入花甲之年,但施耐德思维敏捷,侃侃而谈,对税收政策、财政政策、贸易协定等问题了然于胸。

  还是避税天堂吗

  “瑞士对非法资金不感兴趣,瑞士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投资市场,不仅仅是因为税收政策”

  谈到瑞士,外界第一认知是,这是一个避税天堂。

  与其他工业化国家相比,瑞士的税收体系确实有着较强吸引力。

  施奈德-阿曼表示,瑞士税收政策完全符合税收领域的国际标准,并不是一个隐藏财富的好场所,“瑞士对非法资金不感兴趣”,瑞士成为有吸引力的投资市场不仅仅是因为税收政策。

  近年来,全球税收环境急剧变化。包括瑞士在内的多个国家和地区接受了银行间自动交换信息新标准(AEOI),签署了《税务事项信息自动交换宣言》。瑞士与美国、英国、法国等国政府分享了该标准下的瑞士银行系统信息。此外,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了CRS(Common Reporting Standard)框架和体系。

  对此,施奈德-阿曼认为,尽管瑞士已与多国签署税收信息自动交换协定,瑞士作为金融中心仍是私人资产跨境管理的全球领先地区,瑞士并没有失去在商业和金融方面的吸引力。

  在施奈德-阿曼看来,除了税收优势,瑞士还具有其他吸引企业的因素,“瑞士提供了有利的框架条件,即政治稳定以及有效的监管和机构设置。我们的优势还在于高质量服务和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动力。此外,瑞士法郎的稳定性也受到投资者的青睐。”

  中瑞合作空间有多大

  “在瑞士,只有少数几个部门必须留在国内,如配电或电信等战略基础设施”

  两国往来,经贸是基石。

  2010年11月1日,施奈德-阿曼放弃家族企业职位,进入联邦委员会,掌舵瑞士经济,与中国的贸易往来,成为其工作重心。

  2013年,时任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和施奈德-阿曼在北京正式签署中国-瑞士自由贸易协定。

  这一历时三年多,经过9轮谈判才达成的协议是中国与欧洲大陆国家、与世界前二十大经济体国家之间的第一个自由贸易协定,也是中国所签署的最全面的自由贸易协定之一。

  数据显示,2017年,两国贸易总额高达370亿瑞郎,仅次于瑞士同欧盟和美国的贸易总额。

  截至目前,瑞士企业对华投资额已逾210亿瑞郎,中国企业也已成为瑞士在亚洲最重要的科研合作伙伴之一。

  施奈德-阿曼认为,政府有责任为私营部门提供便利的框架,如瑞士和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让企业走出去。

  “在瑞士,只有少数几个部门必须留在国内,如配电或电信等战略基础设施。”施奈德-阿曼说。

  不过,他强烈反对政府干预私营部门的具体经营,“公司都具有创新能力,我相信他们会成功”。

  多边贸易机制如何维护

  “单纯的双边、二元贸易观必须终结。瑞士全面支持加强多边贸易体系和世贸组织的核心地位”

  瑞士向来支持多边贸易机制,主张在世贸组织框架下解决争端和建立新的贸易协议,这一点施奈德-阿曼同样坚定不移。

  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多曾称赞施奈德-阿曼是一位“桥梁建设者”,“长期致力于多边贸易体系和WTO更有效、更公平”。

  “过去十年,使我们真正进入了全球价值链时代,单纯的双边、二元贸易观必须终结。”施奈德-阿曼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一些大国正在打破多边贸易机制,破坏彼此间的信任,瑞士全面支持加强多边贸易体系和世贸组织的核心地位。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五年来,已在促进多边主义和经济全球化、推动国际发展合作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施奈德-阿曼近日率团访华,主要目的就是探讨中瑞两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合作机遇。

  据了解,中瑞双方目前正在就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进行商讨。

  施奈德-阿曼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瑞士政府欢迎“一带一路”倡议,瑞士企业对“一带一路”倡议也很感兴趣,“只要这些项目有充分的透明度,遵循国际规范和标准,我相信瑞士企业可以提供有价值的投资”。

  如何应对金融危机

  “当一个经济体债务水平很高时,宏观经济政策的空间就会受到限制”

  瑞士目前不是欧盟或欧洲经济区(EEA)成员,施奈德-阿曼否定了瑞士加入欧盟或成为欧洲经济区成员的可能性。

  在与欧盟的相处中,瑞士坚持“瑞士模式”,即在一系列双边协议下,除了银行业等服务业外,瑞士大部分产业都可进入欧盟市场,当然需要交会费。虽然不受欧盟法律管制,但是瑞士企业遵循欧盟监管条例。

  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欧洲地区未能幸免于难,但瑞士却独善其身,有观点认为,这缘于瑞士良好的公共财政制度。

  施奈德-阿曼认为,高债务,不仅在欧盟,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对经济构成潜在威胁。当一个经济体债务水平很高时,宏观经济政策的空间就会受到限制。

  据施奈德-阿曼介绍,瑞士的公共债务水平很低,“瑞士税率低于经合组织平均水平,这是因为瑞士谨慎管理公共财政。例如,瑞士实施了‘债务刹车’系统,防止联邦政府财政结构失衡”。

  据了解,早在2003年瑞士就实行了“债务刹车”机制,要求联邦政府保持收支平衡。

从“入摩”到“入富” A股加速国际化
图片报道
瑞士的吸引力不仅仅是因为税收政策(国际派)
国际油价难寻“平衡点”
休刊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