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8年08月13日 星期一

我们该对“不确定性”未雨绸缪

——专访2013年诺奖得主拉尔斯·彼得·汉森

记者 袁源 《 国际金融报 》( 2018年08月13日   第 04 版)

  资料图片

  拉尔斯·彼得·汉森
  (Lars Peter Hansen)
  著名宏观经济学家、芝加哥经济学派代表人物之一、芝加哥大学经济和社会科学资深客座教授,专注于金融和实体经济部门之间的联系。因对资产价格的实证分析方面的杰出成就,在2013年与另一位芝加哥大学教授、芝加哥经济学派代表人物之一尤金·法马和耶鲁大学的罗勃·席勒一同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芝加哥大学教授、国际著名经济学家拉尔斯·彼得·汉森(Lars Peter Hansen)是动态经济学领域的领军人物,因为对资产价格实证分析方面的贡献,拉尔斯·彼得·汉森、尤金·法马(Eugene Fama)与耶鲁大学的罗勃·席勒(Robert Shiller)共同获得了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近年来,拉尔斯·彼得·汉森的主要研究侧重于如何度量宏观经济的长期风险与不确定性。

  近日,《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到拉尔斯·彼得·汉森,请他就不确定性对经济的影响做一深度解读。

  记者:您的研究主要聚焦于不确定性,为什么认为这一研究领域值得探索?

  拉尔斯·彼得·汉森:不确定性是经济学的核心,也是日常生活的核心。

  政策制定者在作决定时应当关注到“不确定性”,“不确定性”要求政策制定者采取“聪明的策略”。

  什么是“聪明的策略”?许多经济学家热衷于构建正式模型,通过这些模型会得出不同观点,但是并不能确定哪一种观点是正确的。

  比如,金融危机时人们对美国经济前景的讨论,有人说,美国经济会处于长期停滞,有人说,美国只是停留在一个缓慢增长时期,还有观点认为,美国最终会获得更强劲的增长。

  不同的模型给出不同的答案。在讨论后金融危机时代美国经济增长的问题时,“聪明的策略”是学习并使用具有支持性证明的模型,而不仅仅是依赖某一个模型。

  金融市场监管非常复杂,但我会建议使用一些拥有概念化、实证性证明支持的方法来解决,这些方法往往简单而透明。

  记者:您怎样看待风险和不确定性的区别?

  拉尔斯·彼得·汉森:对于一些人来说,“不确定性”与“风险”这两个词具有相同的含义。但对我而言,我认为“不确定性”比“风险”涵盖的面更广。

  风险意味着我知道未来可能会出现一种结果。我不知道结果具体是什么,但我知道其具有发生的可能性。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掷硬币,两面落地分别有50%的可能性。这就是我理解的风险。

  不确定性则是,假设我已有多个模型,但我不太确定哪个是正确的。统计学家用证据来做评估,但不确定如何衡量不同的模型。

  由于无法确定不同的观点里哪一种是正确的,那么我们无法确定分析不同观点时投入精力要有多少,所以我认为这是不确定性的另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

  模型的不确定性包括我们对替代模型或者观点有多少信心。广义设想的不确定性还包括一些简化但有瑕疵的模型中出现的潜在错误。

  记者:您认为,目前全球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在哪里?

  拉尔斯·彼得·汉森:很多。比如说最近火热的贸易争端。我刚才说过要采取一些聪明的经济政策,使用简单而透明的方式。但是美国似乎采取了相反的做法,制造了很多潜在的复杂性,并且带来额外的不确定性。我们也无法确定事情会如何发展。

  这是个问题。美国政府应当采用更加透明的政策,减少额外的不确定性,并减少对全球经济的破坏性。

  有些人可能会认为不确定性会带来一些挑战性的事情,他们需要采取相应的措施,但我不想传达一种想法,让大家认为不确定是不好的,因为,当我们进行不同的活动时,我们仅仅是对结果不确定。

  不确定性并非都是不好的,当一件事情存在不确定性,也可能依旧会出现好的结果。一些人可能会成功,但也会失败。特别是在做投资时,投资者需要判断未来可能出现的不确定性。

  记者:我们如何避免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

  拉尔斯·彼得·汉森:我们不该总是回避风险,因为这也许会错过很多机会。这像是一场审慎的“赌博”。

  记者:今年是美国金融危机的第十个年头,您认为,是否还会发生类似雷曼危机一样的事件?

  拉尔斯·彼得·汉森:有发生的可能性。我们从上一次危机中认识到了一些问题,但是有可能忽略掉在未来出现危机的其他因素。

  记者:您如何看待中国的经济发展状况,以及未来中国经济的不确定因素?

  拉尔斯·彼得·汉森:我来过中国很多次。中国现在发展得非常好,爆炸式的增长让人印象深刻。现在中国进一步改革开放,富有成效。我认为中国面临着有趣的挑战,就是如何进一步培育增长。潜在的增长来源是新的企业。不过国有银行业还并不太能完全配合上生产性创业活动和创新。担心影子银行系统不稳定是合理的,但不需要过度压制。

  出现不确定性的一个来源是政府政策的不可预测性。例如,私营部门参与者需要注意政府法规的潜在变化。这些可能包括金融机会、市场干预和集中管理方面的限制。

  记者:您认为,不确定性能够被预测吗?您近期的关注热点是什么?

  拉尔斯·彼得·汉森:我们可以预测的是,出现不确定性是可以预测的。我们关注如何使用证明来评估这些不确定性。使用数据可以帮助我们减少所面临的不确定性的程度,并可以帮助我们建立更好的整体经济模型。

  我一直在做的方向是量化模型,并应对经济环境中的不确定性。

  另一个研究方向是针对气候变化的不确定性。我们希望建立一个更好的框架来评估碳排放的社会成本。我们不会很快得到准确的答案,但我们希望提供有效的定量方法。

我们该对“不确定性”未雨绸缪
百事传奇女CEO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