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8年07月09日 星期一

谈判延后NAFTA难产

◎ 记者 齐琦 《 国际金融报 》( 2018年07月09日   第 01 版)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简称NAFTA)谈判时间延期至11月美国中期选举后,以便与加拿大和墨西哥达成“更好”的协议。

  自2017年8月以来,美、加、墨三国就重新签署NAFTA进行了多轮谈判,但始终没能达成一致。原定于7月2日墨西哥总统和议会选举结束后启动的新一轮谈判,未能如期重启。据CNBN报道,预计NAFTA在今年不会达成协议,且2019年也不一定能达成。

  多边谈判碰壁

  NAFTA是在1992年8月12日签署的关于美国、加拿大、墨西哥3个国家之间全面贸易的协议,该协议于1994年1月1日正式生效,宣告了北美自由贸易区正式成立。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李春顶在署名文章《<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前途命运》中介绍,自NAFTA正式生效以来,几乎零关税的贸易协定极大地推动了三国的市场融合,促进了相互之间的贸易。直到2016年,美国和加拿大的双边贸易额增加到5492.4亿美元,为1993年的约2.6倍,加拿大贸易顺差173.7亿美元;美国和墨西哥的双边贸易额增长到5278.2亿美元,为1993年的约6.4倍,墨西哥贸易顺差658.9亿美元;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贸易额增长到307.9亿美元,为1993年的约9倍,墨西哥贸易顺差192.8亿美元。

  但特朗普自竞选以来,就对NAFTA有诸多不满,特朗普曾在总统竞选中称NAFTA 是“美国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协定”,并承诺当选后重新谈判或废除协定。

  2017年8月,特朗普拒绝续签NAFTA协议,并启动了首轮重新谈判,他称美国希望在知识产权、规制措施、国有企业、服务、海关程序、中小企业等领域升级NAFTA。

  李春顶在文中分析,特朗普认为NAFTA对美国不公,因为大量的制造业转移到了墨西哥,造成了美国就业机会的损失,同时移民和边境安全议题也需要重新谈判。因此,美国一是希望在经济关系上使NAFTA条款对美国更为“公平”,留住美国制造业并带来新的就业岗位;二是计划收紧对墨西哥的移民和边境政策。

  不过,自首轮谈判启动以来,NAFTA已经历了8轮谈判,但至今尚未达成新协议。且特朗普多次暗示他将会与加、墨分别签署贸易协议,而不是继续留在三国自贸协定内。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表示,关于北美自贸协定重谈,特朗普政府对于修改几个条款或者更新几个章节并不感兴趣,而要寻求对协定做出重大改变。

  上海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何树全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拒绝续签是希望通过修改NAFTA条款或甚至放弃谈判,以改变美国对加拿大和墨西哥贸易逆差的现状。同时,特朗普选择单边谈判也是为了防止两国抱团谈判会削弱自己的谈判实力,并用自身的大国优势压制谈判对象。”

  雪城大学经济学教授玛丽·洛夫利指出,由于协定三方谈判似乎已经碰壁,分开谈的策略不完全出乎意料。

  谈判背景复杂化

  在谈判停滞不前的情况下,美国宣布,于6月1日起对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的钢铝产品征收高关税,引来加拿大和墨西哥两国强烈抗议,并迅速出台反制措施。

  墨西哥时任总统培尼亚6月5日发布总统令,公布对部分美国产品加征进口关税清单,以反击美国对墨西哥钢铝产品加征关税。根据总统令,墨西哥对美国苹果、土豆和猪腿肉等加征20%关税,对美国多种乳酪和波本威士忌加征20%至25%关税,对美国多种钢铝产品加征15%至25%关税。这些关税措施在公布后立即生效。

  5月31日,加拿大宣布,从7月1日起,对价值166亿加元(约合129亿美元)的美国出口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加方的征税商品清单中除钢铝产品外,还包括枫糖浆、威士忌、橙汁等商品。加拿大外交部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说:“加拿大别无选择,只能以一种慎重的对等的回应方式进行报复。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

  美国贸易专家认为,在关税背景下,加、墨两国以牙还牙,对特朗普政府向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进口钢铝产品征收高关税行为进行报复,只会令北美自贸协定谈判变得更为复杂。

  而在贸易摩擦加剧的背景下,美国多边谈判转向双边谈判的算盘或遭遇加、墨两国抗议。

  近期,特朗普接受采访时再次威胁可能对进口汽车及其零部件加征关税,这也被视为特朗普为了重新启动北美自贸谈判采取的策略。美国商务部预计7月晚些时候就针对进口汽车及其零部件征税举行听证会,以完成进口汽车是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调查。据美联社报道,一旦开征汽车和零部件高关税,将打击加拿大经济。美国继续施压,也让谈判不确定性不断上升。

  谈判破裂将损及三方

  已有专家预测最坏的结果,那就是谈判破裂,特朗普政府退出NAFTA,但这对三国都没有好处。

  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知名国际贸易问题专家杰弗里·肖特说,NAFTA的每个成员都拥有退出协定的权利,只要提前6个月通知其他成员,但退出对3个成员而言代价都非常高。

  肖特进一步指出,美加墨三国产业链已高度整合,三国相互之间都拥有巨大投资,任何试图改变或者破坏现有供应链和生产网络的行为都会对三国生产和就业产生极大影响,最终给三国经济造成严重伤害。

  何树全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预测,一旦谈判破裂,墨西哥最遭殃。因为,在 NAFTA的三国关系中,加拿大和墨西哥对美国市场的依赖都大于美国对两国市场的需要,尤其以墨西哥对美国市场的依赖为甚。据统计,自NAFTA生效以来,墨西哥扩大了进入美国和加拿大市场的机会,吸引了大量外资,引进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且墨西哥在区域内的贸易增长最快,处于较大的贸易顺差状态。

  不过,目前情况还不至于那么糟糕。

  7月2日,有着“墨版特朗普”之称左翼候选人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当选墨西哥总统,他一贯对美国持批评立场。与特朗普相似,奥夫拉多尔在选举中表现出“民粹主义”作风。他批评NAFTA是造成墨西哥社会不平等的原因。

  据路透社报道,如果奥夫拉多尔不能与特朗普达成协议并且特朗普继续激怒墨西哥,绝大多数墨西哥人认为,向来言辞犀利的奥夫拉多尔不会“善罢甘休”。

  不过,特朗普已于7月2日与奥夫拉多尔进行了通话,就贸易问题达成继续谈判的共识。

  奥夫拉多尔也表示,他将与特朗普寻求“共识”,并支持NAFTA以谈判的形式推进下去。

  而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当地时间7月2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也致电奥夫拉多尔,就奥夫拉多尔赢得墨西哥大选胜利表示祝贺,并与其讨论了有关NAFTA的问题。据加拿大总理办公室发布的消息,双方领导人就优先更新NAFTA达成一致。特鲁多与奥夫拉多尔还商定,为保障经济增长和保护土著印第安人的权利展开联合工作。

汽车关税踩刹车 全球贸易惊魂未定
图片报道
谈判延后NAFTA难产
A股底近了 消费白马股入基金“购物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