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8年07月02日 星期一

EOS价格缩水60%,超级节点竞选沦为“超级营销炒作”?

◎ 见习记者 汪建君 《 国际金融报 》( 2018年07月02日   第 14 版)

  资料图片

  历经一波三折,EOS(一种token,又称代币)于6月15日正式主网上线,然而,持续了3个多月的竞选热潮,在这个特殊日期前后似乎颓势尽显,EOS价格不断下滑。6月28日,截至记者发稿,EOS价格跌为8.08美元,较之最高峰,跌幅逼近60%。

  圈内也因此弥漫了诡异的氛围:有人质疑“EOS要凉”,有人叹息“EOS也是空气币”,与此同时,坚挺的声音也不缺位,“要看长期,目前只是大盘低迷带来的影响”。

  那么,等待EOS的将是大雨倾盆,还是长虹贯日?

  EOS价格跌近60%

  6月25日,江湖名号“胖哥”的EOS cannon社区创始人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动态:行情不好,只是暂时的。佳能(竞选团队名)已经开始做那些更长远、更伟大的事了。

  而当记者问及他所提到的“长远和伟大的事”,“胖哥”截至记者发稿也未给予回复。

  “胖哥”是币圈鼎鼎有名的人物,因手持重金,在竞选超级节点期间,曾豪迈地拒绝数亿资产投资,给出的理由仅仅是“不差钱”。6月15日,EOS cannon社区以国内第一名的成绩当选为EOS超级节点。

  此次这条朋友圈动态,或与EOS近期的价格走势息息相关。数字货币行情网站非小号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28日上午8:30,EOS的价格为8.08美元,处于持续下滑态势,而该价格较之4月30日的高峰20.05美元,跌幅高达59.7%,这意味着总体资产缩水近六成。

  此前,EOS因超级节点竞选活动,导致几乎整个币圈都参与其中:交易所、矿池、大V纷至沓来,甚至连海外闻名的“温州帮”也裹挟数十亿资产跑步入场,这样的情景曾一度推动EOS价格节节升高。非小号数据显示,3月中下旬,EOS处于一个低位徘徊期,3月19日,价格仅为4.02美元,EOS总市值为30亿美元。

  也正是这段时间,老猫、硬币资本、温州帮、暴走恭亲王……EOS引力区等一众币圈知名团队和个人纷纷宣布加入超级节点竞选活动,EOS开始扭转乾坤,低位上扬。

  进入4月份,更多的团队和个人持续涌进这场币圈年度大戏。4月11日,AntPool蚂蚁矿池宣布加入,20日,宝二爷到来,24日,加密货币交易所Bitfinex和火币矿池也宣布加入超级节点竞选。一时之间,EOS形成了一波强烈造势,助推价格一路攀升,到4月30日,EOS价格巨增至20.05美元,市值达到165亿美元。

  到了5月,形势开始有所转变,和数字货币大盘趋向低迷一致,EOS也开启了下挫势头。到5月31日,EOS价格已经跌入一个小谷底,仅为11.94美元。随后一周,因原定主网上线日期——6月8日临近,EOS价格逆势上扬,当日价格回升至14.29美元。

  意想不到的是,6月8日当天,由于有1/3参会节点投反对票,导致主网上线未能成功,从而不得不推迟。6月10日,上线再次启动,却因网上投票率仅有1.77%,未达到主网上线所需的15%投票率而再次上线失败。

  这种局面迅速传导至市场价格,仅仅数天之内,EOS价格再走下坡,从14美元下滑到13美元、11美元,6月14日更是“破十”,滑到9.68美元,截至6月28日,EOS的价格已跌近60%。

  热潮退却之后

  价格的迅速大幅回落在币圈掀起巨大波澜,质疑的声音也开始在社群中激荡、在《国际金融报》记者加入的一个EOS交流群中,处处可见埋怨与惊慌:“EOS要凉”、“EOS是不是空气币”、“EOS这个空气币会归零吗”。

  而一个多月前,群里的氛围还是另一番模样,不仅追捧EOS甚至还崇拜其创始人BM,“我想要BM的签名”是那时群里常见的话语。资深业内玩家徐静(化名)坦言,币圈有很多狂热的投机者,易被忽悠,也易见风使舵。“EOS的价格下跌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热度都有过去的时候,利好兑现自然就会下跌。”徐静对记者透露,他在主网上线之前,就抛掉了1/3的EOS。

  网贷之家CEO石鹏峰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主网上线之后需要有更多的实际应用落地,有了一些实在的成果才能对价格形成后续支撑,如果仅仅只是营销概念,价格回落就是迟早的事。

  EOS引力区创始人廖洋阳认为,“目前价格低迷不仅仅是EOS,整个行情都比较惨淡,所以不必太过在意。”

  另一位币圈知名人士、helloEOS创始人、江湖名号“奶王”的梓岑则称:“EOS价格跌落和大盘有关系,要看长远。”而此前,在竞选超级节点期间,他每参加一个线下meet up或者行业峰会,都会对EOS大声鼓呼,并创造了一个个经典语录,如“几年之后看EOS的K线图,整个2017年就是一条直线”、“500的时候看1000算什么本事,3块的时候看2万,才是大格局”。

  上述语录依旧在网络流转,也或许深入很多投资者的心田,但梓岑在此前一次接受媒体采访中表示:“从主网启动那一天起,‘奶王’就应该成为历史,过去我们给大家看愿景、看蓝图,到了今天再往后,我们应该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给 EOS 带流量、带用户、带更多的开发力量。”

  EOS走向何处?

  6月15日凌晨2点11分,EOS主网成功激活上线,首批21个超级节点也浮出水面,其中中国社区占7个,包括EOS Cannon、Huobi Pool、EOS引力区、EOS Beijing、EOS Meetone、EOS Store和EOS Asia。当天,“胖哥”、廖洋阳悉数当选,梓岑则以第22名与超级节点失之交臂。

  需要说明的是,最初主网上线的日子定在6月8日,当天未能激活成功,6月10日又再度失败。

  这样的波折,似乎宣告了EOS的发展之路注定不会平坦。石鹏峰认为,区块链的主网上线不像一个传统网站上线那么简单,传统网站只需要一个中心化的服务节点准备就绪即可,但区块链的主网上线则需要大量节点的共识达成。

  廖洋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称,“前两次失败源于反对票的存在和投票率不足,这主要因为社群没经验,以前没人做过这件事,大家需要大量的沟通才能达成一致。”

  对于EOS的前景,廖洋阳表示,EOS引力区目前组建了专业的投资团队,在DAPP层面已经开始启动了一些项目并进行孵化,此外,还开始联合复旦大学进行一些专业的技术培训。但他同时也称:“EOS刚刚上线,还处于磨合的阶段,距离DAPP落地还需要一段积累的时间。”

  当选节点之后,“胖哥”公开扬言在“做伟大的事”;廖洋阳变得更加忙碌,每天参加节点运营例会要忙到晚上12:00,他说,历经波折的EOS会更加强健;梓岑还在左奔右跑,为EOS奔走呼号,6月20日,helloEOS进入第13名成功当选超级节点,他发了一条感慨:“憋屈了那么多天,想哭。”

  然而,EOS的价格还在持续下滑,社群里充斥着质疑、悲观或愤懑的气氛,币圈的思想交锋仍旧激烈不已。

  EOS的未来究竟会走向何方?

被指卖假货 网易考拉起诉雅诗兰黛等四被告
EOS价格缩水60%,超级节点竞选沦为“超级营销炒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