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8年06月25日 星期一

半年内26家支付机构领42张罚单

记者 黄希 《 国际金融报 》( 2018年06月25日   第 06 版)

  强监管态势延续。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21日,今年以来,央行已向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出42张罚单,26家支付机构领罚,其中,仅6月份就出现了11张罚单。

  2017年,央行对第三方支付共开出逾百张罚单,累计金额超过2800万元,约为2016年罚单数量的3倍。

  监管常态化

  在被处罚的26家机构中,有数家机构已多次被点名处罚。

  比如,6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分行在官网上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有7家支付公司“上榜”。在此次被点名的支付公司中,中付支付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付支付”)武汉分公司、北京钱袋宝支付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钱袋宝”)武汉分公司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规定给予警告处分,同时,中付支付武汉分公司还被罚款10万元。而记者梳理发现,这已是中付支付和钱袋宝第三次吃罚单。

  除了因各类违规经营而被罚款的支付机构数量有所提高,罚款金额也在突破历史纪录。今年5月,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网站发布行政处罚信息显示,智付电子支付有限公司(下称“智付支付”)违反支付结算管理规定,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给予该公司警告,没收违法所得1107.9万元,并处罚款1453.5万元,罚没合计金额2561.4万元;对该公司1名相关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处以罚款合计80万元。处罚决定时间为5月3日。

  而且,智付支付也并不是“初犯”。今年4月末,其因违反外汇账户管理规定等原因被外汇局开罚单;4月中旬,因为境外非法企业提供通道,央行深圳中心分行罚了智付支付3万元;去年9月7日,智付支付也曾因违反支付结算规定被罚9万元。

  上海某中型支付公司高管张超(化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目前监管方面对支付机构除了有“持牌经营”的基础要求之外,对其合规经营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支付业野蛮发展的时代已结束。

  “监管趋严的趋势从去年就已开始,央行系统对第三方支付机构采取了监管力度更强的穿透式监管,针对各项违规处罚的力度也显著加强。”张超指出,支付机构在备付金存管、无证支付清查、断直连、反洗钱、客户信息保护等方面都会接受检查,监管针对这些方面也下发了多项制度文件。

  寡头竞争格局

  在严监管格局下,支付机构的日子如何?

  今年1月,央行发布的第五批非银行支付机构《支付业务许可证》续展决定显示,此次未通过续展的有4家机构。这意味着,被央行注销的牌照增加到28张,包括普天银通支付有限公司以及易通支付有限公司均已被注销。除了部分因为正常的业务变更(如合并)注销外,也有“被摘牌”机构被曝存在严重违规行为。目前,支付牌照仍剩余243张。

  而随着支付行业监管日益收紧,目前支付牌照价格也水涨船高。上述高管坦言,目前包含多项业务的支付全牌照的报价可以高达30亿元,而此前滴滴、恒大、万达、京东等收购的支付牌照成交价均在10亿元以内。所以,支付全牌照30亿元的价格很可能有价无市。

  从目前支付行业整体结构来看,支付宝和微信财付通始终占据着行业的大部分体量。

  有“互联网女皇”之称的玛丽·米克尔发布的《2018年互联网趋势报告》显示,中国移动支付领域两大巨头支付宝和财付通的市场份额合计高达92%,剩下8%的市场份额将由其他241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共享。也就是说,第三方支付领域目前马太效应初现,寡头竞争格局基本形成。

  另据艾瑞咨询数据,2016年、2017年中国第三方支付综合支付交易规模分别为107.3万亿元和160.4万亿元,增长率分别为105.2%和49.5%。预计未来3年交易规模稳定增长,但随着用户和资本对行业推动的边际效应递减,增长率会逐步放缓。

  在支付行业格局固化和市场规模增长率放缓的情况下,“中小玩家”的生存环境并不太好。这一情况从近日刚刚赴港上市的汇付天下的招股说明书中也可见一斑。从市场占有率来看,汇付天下招股书显示,根据Frost&Sullivan的资料,就2017年所处理的交易量而言,汇付天下在中国所有第三方支付服务提供商中排名第七,也仅占2%的市场份额。

  对于未来发展,张超称,总体而言,现在运营支付机构的成本越来越高。其所在公司想要从服务个人消费者转而逐步加大对商家的布局,但这块蛋糕也被巨头盯着,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半年内26家支付机构领42张罚单
近三成“换帅” 发展存挑战
高顿成为国内首家GARP认可FRM备考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