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8年03月12日 星期一

新经济起航 传统企业需下真功夫(聚焦两会)

两会特派记者 黄希 《 国际金融报 》( 2018年03月12日   第 01 版)

  全国人大代表、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说起和总理面对面时的情景滔滔不绝。

  3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浙江代表团的审议。

  “总理参加浙江代表团审议时,和我们握了一圈手。”张天任说,“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就在我身旁,李总早有准备啊,他拿着吉利新能源汽车的图片向总理汇报这款车的生产进度。”

  “总理转向我时,我也向总理介绍天能是新能源电池生产企业。没想到总理立马为我们牵线搭桥,‘新能源电池是不是用在新能源汽车上?你俩可以搞一个合作呀。’可惜,晚了一步,我报告总理,‘吉利和天能已经有合作了。’”他说。

  虽然是个小花絮,但从侧面反映了总理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企业的关心。

  新经济已来

  3月8日,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记者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化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宁高宁在谈到吉利入股奔驰一事时表示,这在五年前不可想象。宁高宁还指出,中信收购麦当劳后,3个多月时间,麦当劳同店销售增长10%,这是因为电子商务!送货使得销售面积扩大了。

  这些企业领先一步的背后,都有技术革新、模式创新等在推动支持。

  张天任对此也深有感触。

  “二十几年前,电池制造企业的车间都是灰蒙蒙的,地上有很多积灰。”张天任说,“但是现在不同了,车间里非常干净,制造过程都是机械自动化的。”

  “2011年前,电池制造属于中低端,由手工半自动化方式生产普通电池产品。2011年后,国家对电池行业进行整治,300多家企业关掉200多家,关停比例超80%。这一度令行业担忧生存前景。”张天任说。

  事实证明,供给侧改革、产业转型升级是明智的。“从近六七年的发展来看,这个行业实现了多个80%增长,规模效应大增,产业集聚,制造走向中高端。”张天任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逼”出了创新。

  而不少代表委员指出,消费新业态新模式也是新经济的一大特质,即以用户为中心。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进消费升级,发展消费新业态新模式。

  全国政协委员、佳都科技CEO刘伟认为,经济结构已发生变化,消费已占经济增长总量的58%。经济的创新化程度、科技化程度,满足客户需求的能力提升,使得经济增长的动力发生了改变。

  制造业、国企不可缺席

  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在“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记者会上指出,党的十九大确定了经济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的转变,这是一个战略性转变。

  在战略部署下,2018年新经济必然在更多行业和领域快速发展。

  刘伟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前三十年乃至前三十五年,中国经济增长利用的是人口红利、低劳动力成本和投资来拉动,经济发展比较粗犷。”

  全国人大代表、哈尔滨九洲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寅也向媒体指出,以往我国制造业多是依靠企业规模和低成本优势取得发展,近年来,由于企业下行压力加大,以往制造业发展的两大优势逐渐失灵,导致传统制造业发展难以为继。若想推动制造业发展,当务之急是加快转型升级,不再走低成本、规模扩张的老路,选择走高质量、高效益的创新之路。

  张天任也感慨:“电池制造属传统制造业,当下传统制造业确实需要转型,如果不转型,不向中高端迈进,势必要被市场淘汰。”

  宁高宁表示,政府工作报告中“品质革命”四个字指出了中国制造的核心问题。当前,中国企业意识到创新与品质的重要性,但尚未将其提升到“革命”的高度。我国从“世界工厂”向制造强国迈进过程中,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然而,中国消费者海外抢购马桶盖等现象的出现,说明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制造在品质和技术上还有差距。“如磨面的一些高端机器还要进口。在化工业,高性能材料等需要经历引进的过程。”宁高宁说。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已明确提出,运用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大力改造提升传统产业。

  国企、央企仍是中国经济的重要主体,新经济发展,这一大主体不能缺席。

  宁高宁进一步指出,大型国企面临转型升级,过去拼原材料、拼成本、拼劳动力的发展方式已不能持续。但国企所处的行业相对来讲是传统行业,创新能力和引领能力不够强。

  宁高宁透露,在央企里,现在谈得最多的就是怎么创新发展,怎么进行产业升级、产品升级,和过去的发展模式已完全不同。

  “未来每一个行业、每一个企业都要有体制的、技术的、商业模式的或管理模式的创新。”宁高宁说。

  改革已入深水区

  新经济发展中,企业如何发力?

  宁高宁指出,过去,容易改的改过了,好改的改完了,一般的效能也发挥得差不多了,再往下走就叫深水区。深水区就是比较难的区。应该用更多的智慧、更多的政策安排和更大的勇气来推进改革。如战略方向的调整上,老国企、老产业怎么进行创新,怎么真正从追求数量转到追求质量都要下真功夫,从内部管理效率决策系统到薪酬评价体系都要改革,改到真正能够创造出世界一流的企业来。

  积累了一定经验的张天任透露,传统行业参与新经济发展就是将大数据、互联网等现代科技手段应用到产业制造中,这些新技术已使电池产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首先,科技的发展促进了电池生产工艺的进步,清洁化、智能化、循环化生产。第二,新技术在整个工艺流程上的应用实现了信息化,利用了大数据和互联网的技术远程即可监控生产过程。新经济让我们在新、旧动能之间找到了一个结合点。

  全国人大代表、德力西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胡成中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事实上,很多人对新经济、对转型升级的理解存在误解。转型升级并不意味着转行,行行出状元,深耕一个行业其实很难。在本行业中,引入自动化生产、国际先进技术、优秀人才,将产品打磨到世界顶尖等级,这些都是转型升级,都是新经济。”

  胡成中提出,原来强调产研结合,现在更需要产融结合。对企业而言,现在不光是要做大,更要夯实基础做精、做强,再做大。

新经济起航 传统企业需下真功夫(聚焦两会)
图片报道
互联网金融走向成熟理性(记者手记)
“一带一路”为中国企业带来新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