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7年11月13日 星期一

沙特肃贪上演“权力的游戏”

国际金融报记者 | 袁源 《 国际金融报 》( 2017年11月13日   第 01 版)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很难想象王子们被迫打地铺的尴尬情形却在沙特阿拉伯的一家五星级饭店内真实上演。

  众多沙特阿拉伯王子、大臣和前官员被困于此,并被切断对外通话,他们的私人飞机被禁飞,资产亦被冻结。这些王子、大臣和官员被认为是“受到诱惑污染的灵魂”,他们是沙特阿拉伯反腐行动的重头“猎物”。

  11月9日,沙特阿拉伯总检察长沙特·穆吉卜说,在沙特近日发起的反腐风暴中,目前已有201人因涉贪被捕,涉案金额预计达1000亿美元。

  由于众多被捕人士均与外国机构存在商业往来,这将很大程度上影响外资前往沙特的投资意向,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学者赫托格(Steffen Hertog)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强调:“反腐可能会为沙特政府提供一些额外的资金,不过如果持续反腐,这将进一步增加企业的不确定性,这在短期到中期将产生负面影响。”

  前所未有的“地震”

  在王储穆罕默德·萨勒曼领导的反贪腐委员会成立后不久,震惊各界的沙特反腐风暴于11月4日展开。

  在外界看来,沙特阿拉伯此次“扫贪、清理门户”的大地震,规模之大史无前例。

  反贪腐委员会成立数小时后,立即逮捕11名沙特阿拉伯王子和多名现任、前任部长。沙特阿拉伯政府表示,这些“受到诱惑污染的灵魂”将被送入肃贪委员会,并接受委员会主席——沙特阿拉伯现任王储萨勒曼王子——的全权调查。

  委员会已逮捕了这个王国中最富有的投资者瓦利德·本·塔拉勒王子,以及对于王储权力最具威胁的竞争对手——已故国王阿卜杜拉钟爱的儿子米塔布·本·阿卜杜拉。

  62岁的瓦利德是王国控股公司董事长,曾被时代杂志誉为“阿拉伯的巴菲特”。

  瓦利德已在全球各地投资数十亿美元,范围遍布房地产、饭店及股票,并斥巨资投资科技企业。截至去年,他持有推特3500万股、美国叫车服务企业Lyft 5.3%的股权,也持有花旗集团与21世纪福斯公司的股票,并与华尔街大咖建立紧密关系,例如高盛集团CEO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

  瓦利德曾因鼓励女性外出工作、主张沙特阿拉伯女性享有驾车权力等而受到媒体瞩目,他公司的职员中女性比例占三分之二。

  萨勒曼王储还废黜了米塔布王子的沙特阿拉伯国家卫队队长职务。米塔布王子过去对王储从未构成威胁,但国家卫队过去51年来一直掌握在前国王阿卜杜拉和儿子米塔布王子的手里。

  米塔布掌控的国家卫队负责守护沙特阿拉伯王权与镇压内部矛盾,武力值几乎相当于沙特常规军队。

  这场整肃运动来势凶猛、又充满悬疑。肃贪消息传出后隔天,传出沙特阿拉伯王子、沙特阿拉伯阿西尔省副省长穆克林的直升机离奇坠毁,机上8人全罹难,时间点太过敏感,坠毁原因也尚不明了,外界揣测坠毁恐与此次反腐有关联。

  当地时间6日,更有消息称小王子阿齐兹因拒捕已在逮捕过程中被击毙。阿齐兹是沙特阿拉伯已故国王法赫德最小的儿子,身价达100亿美元。不过沙特当局已驳斥阿齐兹死亡的传闻,强调小王子仍“活着并且安然无恙”。

  沙特盛行腐败, 贿赂、甜头、丰厚回扣历来是这个世界最富的产油国商业活动的有机组成部分。许多受命担任要职的官员积聚了海量财富——部分官员的个人财富甚至达数十亿美元——远远超过他们的官俸,这些财富大部分存在离岸账户里。因而此次对富豪名流的清洗受到沙特百姓的欢迎。

  利于推动经济改革

  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2017年6月罢黜了原本的王储穆罕默德本·那耶夫,改任自己的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新任王储。

  此次肃贪行动更多被解读为一场权力的斗争。

  数十位知名的王子、部长和商业大亨遭到逮捕或解职,权力收回到萨勒曼王储手中。

  萨勒曼王储已经全面控制了沙特阿拉伯三个安全服务部门——军事、国内安全部门和国家警卫。

  经济部门也一样。从国防到经济,萨勒曼已把国家关键权柄攥在手中,外界也视其为沙特阿拉伯的实质统治者。

  萨勒曼王储在经济上有自己的宏图大略,他宣称要让沙特阿拉伯经济摆脱对石油收入的依赖。

  他已带领推动一些之前难以想象的计划,例如出售国营石油公司的股权,推出“沙特愿景2030”改革计划,他还希望未来三年内创造45万个工作岗位。

  肃贪行动或是萨勒曼发出的一个信号,宣告旧的经商方式不再可行,不再被允许。 沙特阿拉伯如果想在21世纪继续成功,必须改革、必须现代化。

  萨勒曼还有一些有用的盟友。

  萨勒曼王储3月14日曾经造访白宫,并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面,根据白宫发布的新闻稿,美国、沙特阿拉伯重申将在能源议题上持续进行双边协商,藉此强化全球经济增长并降低市场波动性。而特朗普在2017年5月又到访了利雅得,王储和白宫之间已建立了亲密的纽带关系。

  沙特掀起反贪风暴时,特朗普正在亚洲访问,但他在11月7日发推文表示对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以及王储很有信心。

  有趣的是,特朗普对萨勒曼的好感比对瓦利德的多得多。特朗普当选总统前,曾与瓦利德隔空展开推特骂战,瓦利德曾发文写道,“你不只让共和党丢脸,也让美国丢脸。退出美国大选反正你也一定不会赢” ,特朗普则写道,“傻瓜王子瓦利德想用老爸的钱操控美国的政客。等我当选之后就别想了”。

  《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称 ,此次反贪风暴将有望充实沙特阿拉伯国库,预期最多可没收价值约8000亿美元的资产与现金。

  不过,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学者赫托格(Steffen Hertog)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反贪可能会为政府提供一些额外的资金,这是有益的,并有可能减少沙特王室的腐败行为。不过,如果持续反贪,这将进一步增加企业的不确定性,短期、中期都是负面的,这些影响后续会体现出来。”

  沙特经济正深陷衰退中,也有分析人士担忧,如此规模的反贪行动伤害到部分重要的私营企业主——家族式大型联合企业的领导人,进而对沙特经济产生冲击。沙特非石油经济中很大一部分由他们创造。

  “沙特经济改革还存在其他障碍,如官僚习气严重、效率低下、企业成本较高、劳动力市场扭曲等,反贪行动并不会改变这些状况。这些问题是需要逐步进行结构改革的长期挑战。”赫托格表示。

  投资者重新衡量

  现在投资人必须判断沙特新情势对未来意味着什么。

  赫托格认为,沙特反腐短期来看,很可能影响到沙特的投资环境,因为企业不喜欢不确定性,许多被捕的人都与国外企业有商业往来。从长远来看,如果反腐能够减少权力寻租,这当然是好消息,但是政府必须以透明的方式起诉被捕的人,保证其他当地投资者不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此次被逮捕的瓦利德王子与老臣易卜拉欣·阿塞夫都是沙特阿拉伯对外招商、投资、经贸的重要对接人。有分析指出,11月4日传出的瓦利德遭拘捕消息就可能打击外资对沙特阿拉伯的信心。

  金融市场对肃贪行动也反应迅速。

  摩根大通新兴债市指数中的沙特美元公司债收益率11月6日上升到4.517%,创七年来高点;摩根大通中东债券指数所含的公司债也下跌,平均收益率上升到6.28%,为2017年1月来高点。

  市场担心沙特出现短期性的资金外逃。

  另有分析认为,一旦萨勒曼的权力出现不稳迹象,不仅将使沙特的风险大幅升高,也将在中东地区引发连锁反应。

  为安抚人心惶惶的投资人士,沙特阿拉伯政府11月7日出面表示,尽管大批王室成员和官员被抓,目前被冻结的银行账户都是个人所有,而非相关当事人的公司所有,银行和企业不受影响,目前透过合法的银行渠道转账并未受限,一切要视法院最终判决而定。

  除此之外,国际油价也波动严重。11月5日,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上涨,布兰特原油期货价格一度跃至2015年7月以来新高,美国纽约原油期货价格也走高至每桶55.82美元。黄金等避险资产价格也大幅飙升,11月6日黄金收涨1%至每盎司1281.60美元,创9月25日以来最大单日涨幅。

  RBC Capital Markets全球大宗商品首席分析师Helima Croft看好油价的中期展望,因为王储或将维持并延长OPEC减产协议,“就油价来说,沙特政府并未谈到要提升市场份额,且油价维持每桶60美元为沙特提供有利条件,让王储能推行再造经济的关键计划。因此,我们有望见到沙特阿拉伯积极支撑全球油市延长减产,并进一步推动沙特阿美股权出售计划”。

  不过就长期来说,王储的领导或许不利油价,因为王储试图让沙特阿拉伯摆脱对石油收入的依赖。市场正在观察沙特政府的下一步走向,是否将有更多掌权者遭到逮捕。

  沙特司法大臣此前宣布,肃贪行动的“第一阶段”已经结束,“第一阶段”的言外之意是后续还有更多阶段,也意味着还有更多人将落马。

  目前关押逮捕王室、官员的那家五星级酒店,在几个星期前曾经举行了由萨勒曼王储赞助的大型企业研讨会,吸引了众多国际知名投资者前来。目前这座装潢得犹如皇宫的酒店已经清空所有旅客、中断对外联络,在12月1日前也都不再接受预订。

沙特肃贪上演“权力的游戏”
图片报道
“美国优先”在亚洲做了微调?(国金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