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7年10月16日 星期一

IPO投行哪家强?前三季度广发、中信、海通位列前三

国际金融报记者 | 徐蔚 《 国际金融报 》( 2017年10月16日   第 10 版)

  东方IC图

  今年新股发行数量已创出历史新高。随着10月11日金鸿顺和华森制药2只新股网上申购,今年发行的新股达到348只(含非IPO的上海环境),超过历史最高的2010年(347家)。

  今年的IPO热潮中,中介机构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据《国际金融报》记者统计,上市公司募集资金中近一成被中介机构算作费用收入囊中。

  那么,货比三家,选择性价比最高的机构就尤为重要。

  随着9月落下帷幕,2017年前三季度IPO情况已浮出水面。在券商投行中,谁家IPO项目最多?谁家收费最贵?谁家过会率最高?

  招商拿下最贵一单

  2017年前三季度,众多保荐机构在IPO业务上斩获颇丰。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广发证券年内共保荐了33家企业上会,其中26家通过审核,两项数据均列所有券商首位。海通证券、国信证券、中信证券和国金证券的保荐数目也均超过20家,跻身前五。

  从2016年开始,广发证券IPO承销业务就呈爆发式增长,广发证券投行业务板块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7.38亿元,同比增长33%;全年共完成16家IPO主承销项目,行业排名第二。

  安信证券的研究数据显示,预计广发证券2017年可实现投行业务收入47.86亿元。照此计算,要比2016年增长74.8%。

  做了这么多IPO项目,哪家投行议价能力最强?记者发现,承销和保荐费用收入最高的一单,来自招商证券。7月31日,电连技术登陆创业板,新股募集资金20.32亿元,发行费用花掉了1.72亿元。招商证券独揽1.57亿元的高额保荐承销费。

  收入最低的一单,来自兴业证券,费用为1020万。此项目公司为至纯科技,一家做专用器械的公司。

  《国际金融报》记者测算,单笔最高承销保荐收入是最低承销保荐收入的15倍有余。

  2017年IPO承销保荐费用超过一个亿的还有3家企业。分别是苏垦农发(发行费用1.35亿元,保荐承销费用1.12亿元)、中原证券(发行费用1.3亿元,保荐承销费用1.13亿元)和中国银河证券(发行费用1.32亿元,保荐承销费用1.16亿元)。

  但值得注意的是,以上三家费用超过一个亿的企业都是主板上市企业,发行费用占募资总额的3.2%至5.6%。而电连技术是创业板企业,承销保荐费率高达8.5%,发行费用近两亿,费用之高业内罕见。

  通过率两极分化

  Wind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证监会共审核公司首发申请395家次,其中328家通过,通过率为83.04%。而2016年同期审核了164家次,通过率却达到92.07%,高于今年9个百分点。

  具体到每家投行的通过率,《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IPO项目数超过5个的券商,仅有2家通过率达100%,分别是中金公司和东方花旗证券。

  有100%通过的,自然也有成绩垫底的。

  IPO提速背景下,监管层审核的严苛程度也明显提升,IPO被否企业数量急增。截至三季度末,在上会数量超过5个的券商中,招商证券则以66.67%的通过率垫底。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今年以来招商证券被否的项目共5家,仅在9月13日的IPO发审会上,招商证券保荐的项目就有3家被否。而其中,有2家被否公司均来自招商证券同一名保代。资料显示,该保代在2013年通过保荐代表人资格考试,这次是其注册为保代后首次在保荐书上签字。

  上海一位投行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结果有很大的偶然性,但是偶然事件背后存在一定的必然性。在经历3个项目同时被否后,招商证券已然成为今年被否项目最多的券商之一。公司在质量控制和风险管理方面存在缺陷,值得反思。”

  业内人士分析称,不同券商投行通过率的差异反应出管理理念和内控程序的差异。“中金公司和东方花旗证券在业内一直颇有口碑,具有完善的内控制度,过会概率高体现出两家券商专业能力较强。而招商证券投行业务风格较为激进,不只是今年,往年的通过率在行业内也处于较低水平”。

  投行新规确立监管新常态

  今年,券商投行业务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同样巨大。

  9月,证监会就《证券公司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控制指引(征求意见稿)》正式公开征求意见。投行内控新规主要包括禁止分支机构从事承揽等辅助活动以外的投行业务、禁止不合理价格战、禁止过度激励等。

  监管趋严,意味着对作为主承销商的证券公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东吴证券研究所所长丁文韬认为,监管新规延续2016年以来对券商经纪、投行、资管、信用等各线业务的监管体系革新,并顺应前期金融工作会议要求,进一步确立券商从严监管、全面监管新常态。

  一家上市券商投行人员表示,今年审核趋严,做得越多,风险也越大,投行挑选项目应该注意“避雷”,如果保荐的IPO项目连续出现问题,保荐券商的业务能力将受到质疑。像今创集团这种涉嫌财务造假的,如果性质严重,中介机构可能还需要负连带责任。但是发行人如果刻意隐瞒,投行尽职调查难度将大幅增加。

  上述投行人员进一步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公司目前挑选项目的逻辑是精选项目,宁缺毋滥,强监管需要投行人员更加尽职,严守职业道德和规范,承担起资本市场‘看门人’角色。”

券商营业部步入“万家时代” 该做加法还是减法?
东方红资管交出满意成绩单
IPO投行哪家强?前三季度广发、中信、海通位列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