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7年10月02日 星期一

特朗普版“巫毒经济学”

国际金融报记者 | 袁源 《 国际金融报 》( 2017年10月02日   第 01 版)

  东方IC图

  北京时间2017年9月28日,美国印第安纳州首府印第安纳波利斯,民众游行集会,抗议特朗普举行税收改革演讲。

  “相信我,它对我没好处。”

  9月28日,美国共和党拿出了9页纸的税改框架。当天,在印第安纳波里斯大型税改造势晚会上,特朗普信誓旦旦,“这是我非常厉害的领域。这是一代人仅此一次的机会。”

  但是,美国各界不感冒,质疑税改的公平性、操作性以及有效性。

  “不要相信里根,他兜售的富人与企业减税是巫毒经济学。”29年前,老布什数落里根减税政策的措辞又派上了用场。

  对于这份 “充其量给了部分中产阶级人士一点小恩小惠” 的框架文件,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发出质问,“总统确定读过吗?”

  公平性:

  为中小企还是富人?

  “小企业促进了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他们理应获得税收减免。”共和党在税改框架中的说辞深得人心。

  美国企业税率在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中最高,且其他国家平均税率一直在下降,所以下调美国企业税是众望所归。

  《华尔街日报》最新民调显示,高达57%的美国人支持对小型企业减税。这个比例甚至比“自己应当享受税收减免”的支持率还要高(后者只有40%)。

  但是,知易行难。

  此次税改框架,针对企业税,关键表述有两点:1.企业税上限从35%下调至20%;2.非法人企业税率从最高的39.6%下调至25%。

  针对第二点,税改方案有这样的表述:“以独资企业、合伙制企业和S型公司形式经营的营收少的企业和家族企业,要将其最高税率控制在25%。”

  对此,美国商业网站Business Insider资深编辑Raul Hernandez提出质疑:怎么定义“营收少的企业”呢?这没有明确定义。

  在Raul Hernandez看来,由于关键信息模糊,税改方案的利好会被像特朗普一样的商业巨头瓜分走,“美国富人们常常将家族资产分拆成上百个这种形式的小公司,以起到避税作用。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根据其在官网公布的2016年3月税单,他将手中的资产分拆成了将近500个实体(entity)。特朗普要么就是这些小企业的独资所有者,要么就是合伙人”。

  美国税务基金会联邦项目主任凯尔·波默洛认为,最富裕阶层可以成立独资和合伙企业来享受25%的企业所得税率,远低于现行39.6%的税率。同时,富人也可能利用这一新的漏洞将个人收入申报为企业收入,从而避免缴纳过高的个人所得税。

  美国税务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霍华德·格莱克曼也认为,根据这份税改方案,美国企业获得的减税额度最大,最终会令富人受益。

  再看个税改革的其中三个条目:1.将个人所得税等级从7个减少至3个,12%、 25% 和35%,但没有提到具体的划分收入水平;2.取消遗产税(遗产超过549万美元)。

  对于个税的三个档位,Raul Hernandez提出质疑:个人所得税三档的分水岭是多少呢?这没有明确定义。

  对于遗产税的取消,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批评,假借中产阶级之名给富人减税,“降低最高个人所得税率和废除约2700亿美元的遗产税都表明税改框架是为富人而设”。

  根据目前的情况看,房产遗产税每年影响几千个超级富翁家庭。

  据美国税务基金会的预计,税改获益最多的还是占全美家庭总收入20%的富人,即年收入48万美元以上的家庭。

  根据美国税务政策中心的估量,最新税改政策的一半利好将归于1%的富人阶层。平均而言,富人会被减税17.5万美元,较不富裕的家庭将只节省760美元。

  “税改计划将对富人有利,包括特朗普自己。”《纽约时报》不客气地批评,税改对美国最富阶层是巨大的暴利,却不会直接惠及占三分之一人口的底层民众。至于中产阶层,获益程度也不痛不痒,更有可能得到增税的结果。

  CNBC也认为,税改框架中有不少条款会让富有人群获益良多,并不像特朗普说的最大赢家会是中产阶层。

  有效性:

  财政赤字缺口会不会扩大

  76岁经济学家拉弗(Arthur Laffer)对特朗普充满信心, “(特朗普)会是一位不错的总统,一位非常不错的总统。”

  拉弗正是减税促进经济增长理论的开路人。

  1974年,拉弗在一条白色餐巾上描绘曲线,解说通过减税刺激经济增长的可行性,以此奠定了新税收理论。

  根据拉弗曲线,税率上升到一定的点的时候,税收会达到最大值,这时候,如果税率继续上升,税率就会开始下降,因为高税率抑制了人们的经济活动。

  1986年,里根总统根据这一理论,成功说服国会,通过税改方案,这也是美国最近一次全面税制改革。但是,里根任内财政赤字严重恶化,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由1979年的26.1%暴增至1986年的41.2%。

  特朗普团队中,至少有两位核心顾问是拉弗曲线的拥护者,一位是财政部长Steven Mnuchin,另一位是商务部长Wilbur Ross。

  财政部长米努勤说,特朗普减税未来十年将使联邦税收减少2万多亿美元,可是经济只要增长略多于1%,就可以提供接近这么多的税收。他乐观地判断,预计未来十年,GDP增速会从现在的1.8%增至3%。

  但是,反对意见认为,特朗普的减税力度过大,一定会加重政府的债务负担。

  按照智库“争取制定负责的联邦预算委员会”的测算,截至2027年,此次税改将减税5.8万亿美元,同时一些减少抵扣的方案会增加3.6万亿美元的税基,所以共带来净减税2.2万亿美元。

  据美国跨党派研究机构“争取制定负责的联邦预算委员会”估计,如果执行上述减税计划,算上债务利息成本,到2027年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将从现在77%的历史高位进一步升至101%。

  高盛(Goldman Sachs)已经将本次税改的成本预设为10年4万亿美元。

  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估计,这些减税措施只是为美国人口0.02%的富人减税2690亿美元,最终仍将使美国财政赤字增加“5万亿到7万亿美元”。

  截至目前,美国政府的债务已经突破20万亿美元关口。

  长期关注美国财政挑战的彼得·彼得森基金会主席迈克尔·彼得森表示,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已超过20万亿美元,税改不应该推动美国政府债务继续上升,必须对美国财政负责,否则最终会伤害美国经济增长。

  美国最大工会劳联产联(AFL-CIO)谴责这项新计划是“骗局”,可能导致未来数年必要的公共服务和社会支出遭砍。

  可行性:

  税改方案能不能通过

  共和党的这份9页纸的税改框架省略了很多重要的细节和数据。

  《华盛顿邮报》质疑,“谁来为减税埋单,税改计划没有提供细节。”

  据记者了解,美国白宫与国会重要官员组成的税改“六人组”制定税改细节,并寻求达成一致。

  这六人组包括: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盖里·科恩(Gary Cohn)、财政部部长努钦(Steven Mnuchin)、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奥林·哈奇(Orrin Hatch)、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凯文·布雷迪(Kevin Brady)。

  由于公平性和有效性受到质疑,税改框架在国会的立法前景不够光明。

  从程序上,税改方案还要过五关斩六将。

  美国上一次通过全面税改是1986年,时任总统为罗纳德·里根。

  首先,参众两院需要通过最终版本预算决议,其次详细的税改方案需要经过赋税委员会修改通过,再次,众议院对完整的税改草案进行投票决议,最后,参议院再次对方案进行投票。这一系列过程走完,可能会持续到明年一季度。

  共和党虽然控制着国会参众两院,但自特朗普1月上任以来,共和党在重大立法方面尚无任何建树。推翻奥巴马医改的医保改革法案此前已在国会遭遇重挫。

  CNBC提到,多位民主党人表示不会支持对最富有的美国人减税,不会投票支持增加财政赤字的税改。

  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资深共和党议员鲍勃·科克日前表示,不会投票支持令美国财政赤字增加的税改方案。参议院45名民主党人也表示,将对任何给富人减税和增加财政赤字的方案投反对票。

  路透社称,由于共和党内部立场分歧,民主党人又充满敌意,税改计划将在国会面临一场硬仗。而且,这份9页计划并未详细说明如何在不增加赤字的情况下弥补减税带来的损失,为此,国会税法起草委员会还需提出详尽的提案。

特朗普版“巫毒经济学”
海外港口背后的中国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