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7年09月25日 星期一

偿二代二期工程来了 剑指资产不实等问题

国际金融报记者 | 王丽颖 《 国际金融报 》( 2017年09月25日   第 06 版)

  对投资品种设置资本占用风险因子,如果资本占用额度用光,一些资产就不能投,除非扩充资本。

  

  近日,保监会印发《偿二代二期工程建设方案》(下称“《方案》”),计划用3年左右时间,通过完善监管规则、健全运行机制、加强监管合作,进一步推进偿二代政策的落地和全面升级。

  《方案》明确,重点解决当前存在保险公司资本不实、关联交易复杂、资产不实、多层嵌套导致底层资产不清、产品不透明、非理性举牌问题、局部流动性风险突出、保障功能发挥不足等问题和制度漏洞。

  四方面加强监管

  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会员评价专家、高级经济师马勇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方案》明确了偿二代二期工程建设的指导思想、总体目标、具体任务、时间安排和工作机制。

  具体来看,二期工程从四方面加强了监管。据马勇介绍,一是工作机制创新。创新实施项目负责制和专家咨询机制,实行开门、开放、开明搞建设,集全行业智慧和力量,用三年时间通过完善监管规则、健全运行机制、加强监管合作,进一步推动偿二代的扎实落地和全面升级。

  二是着力解决行业信用问题。保监会将在压力测试、流动性测试、风险综合评级、偿付能力风险管理评估方面进一步细化标准,发展更全面的风险管理体系。

  三是对保险集团实施更细化的资本要求,有助于控制关联方风险并增强保险集团层面的资本要求。

  四是要求保险公司实行穿透性评估来调查另类投资的基础资产,并在其偿付比率计算中确定实际资本和风险资本计提时计入相关表外业务。此举将限制保险公司使用复杂、不透明的结构来掩盖其对高风险投资的真实敞口以及对特定行业或债务人的集中度并低估其财务杠杆。

  同时,修改权益类投资和另类资产的最低资本标准,尤其是长期股权投资、房地产投资和基础设施投资。“修订的标准将会使这些类型资产的风险资本计提与其实际风险更相符,推动行业另类投资的迅速增长,进而改善保险公司的投资配置,更好地服务支持实体经济。”马勇称。

  影响另类资产配置

  在分析人士看来,总体而言,“偿二代”二期工程主要是针对资产端予以完善,因为资产端的创新多、跨界多,监管难度更大,对偿付能力充足率的影响也较明显。

  《方案》中提出15项完善监管规则的具体任务。包括研究和探索在资本计量中引入调控性特征因子,更好地体现监管和政策导向,引导保险业回归本源;修订完善资本的定义,提高资本标准,强化资本的真实性、合规性;校准更新最低资本要求,重点在市场风险、信用风险、保险风险,增设对集中度风险的资本要求等。

  一位保险系私募基金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偿二代二期工程会进一步对股票、股权投资、房地产投资的集中度提高要求,风险因子会提升,会压制保险公司配置此类资产的冲动,避免出现集中投资在股市兴风作浪、高价接盘地产项目等风险。”

  “这里的风险因子主要是针对金融机构资本金管理方法,会对投资品种设置资本占用风险因子,如果资本占用额度用光,一些资产就不能投,除非扩充资本。”该私募人士称,虽然偿二代二期工程不会限制险资对另类资产的配置,但是总体将不利于向这方面配置。

  根据保监会数据,截至今年7月底,保险资金运用余额144264.58亿元,较年初增长7.73%。其中,银行存款19588.12亿元,占比13.58%;债券49882.54亿元,占比34.58%;股票和证券投资基金18412.73亿元,占比12.76%;其他投资56381.19亿元,占比39.08%。

  中小险企增资忙

  身处“偿二代”时代,险企偿付能力普降,不少险企开启增资计划。

  据不完全统计,自去年以来,50多家险企实施增资,其中,去年全年实施增资的企业超过40家,而今年以来,有增资需求的企业也超过17家。

  根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披露的数据统计,截至今年8月底,已有17家保险公司宣布增资计划,共计拟增资金额达302.67亿元。

  记者注意到,偿付能力亮红灯的浙商财险(15亿元)、中法人寿(13亿元)、长城人寿(50亿元)尽管都有增资计划,但这些注资计划预计在3至5年内不一定能彻底改变其现金流吃紧的状态。

  浙商财险二季度报告显示,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45.4%,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90.79%,偿付能力不达标,风险综合评级为D类。对此,保监会责令其尽快增加资本金、停止接受非车险新业务以及停止增设分支机构。数据显示,今年1至6月,浙商财险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为-4亿元,上半年亏损为3.07亿元。

  中法人寿今年第一季度风险综合评级结果为D级,自去年9月末以来,由于公司偿付能力不足,暂停了新业务开展,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支出需求仅依靠存量投资资产的赎回变现及股东借款进行支持,公司流动性风险日益凸显。今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843.06%,今年上半年保费收入仅为18.06万元。

  长城人寿自2005年建立以来已第七次增资。据其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上半年净利润亏损近3亿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31.09%,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23.6%。预期现金流在1年内、3-5年内以及5年以上的时间都将会是负数,该公司计划增资的50亿元已经到账,但目前还在等待保监会最终批复。

  有业内专家认为,除了增资,中小险企还必须通过调整业务、产品结构以及借助外部资本补充工具,比如发行资本补充债等措施来迎合偿二代监管体系。

佣金率高涨 险企与银行“闹掰”?
中本点金APP上线
偿二代二期工程来了 剑指资产不实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