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7年09月04日 星期一

中融人寿“千疮百孔” 新掌门能否解困

国际金融报记者 | 张颖 《 国际金融报 》( 2017年09月04日   第 06 版)

  东方IC图

  中融人寿换帅,“老将”孙建军走马上任。受命于危难,孙建军能解中融人寿之困吗?

  7月28日,中融人寿发布的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孙建军出现在总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基本情况一栏中,2017年5月27日起担任中融人寿临时负责人,代为履行公司总经理职责。

  1个月后,这个消息才开始发酵。8月30日,坊间传出一则消息称,孙建军已经拿到了保监会的批文。当天,《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中融人寿总部,对方表示具体情况不清楚,不予置评。

  随即,《国际金融报》记者查阅保监会网站发现,关于孙建军的批复只有2则,分别是任职于泰康人寿和复星保德信。

  不过,在中融人寿官方网站的公开信息披露中,孙建军已经是中融人寿总经理,负责公司经营管理工作,2017年7月27日起任职,任职未满一年,履职情况暂无。

  已主持工作

  孙建军何许人?

  公开资料显示:孙建军1962年生人,北京大学MBA硕士学位,高级经济师。2001年担任泰康人寿辽宁分公司总经理。2010年4月担任泰康人寿北京分公司总经理。2010年12月至2013年7月担任泰康人寿助理总裁,分管全国个险业务。2013年至2016年担任复星保德信总裁。

  一位曾在复星保德信与孙建军共事的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说:“孙是一个典型的北方人,50岁出头,人特别好。在管理上,孙喜欢创新,是个坚定的改革派。可能是‘水土不服’,也可能是平台不同,他在复星保德信搞的几项改革不能算成功。或许,这也是他选择离开的原因之一。”

  “有没有拿到批复不清楚,但是他确实已经开始主持工作了。”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根据公告,孙建军是在今年5月加入中融人寿,5月27日起担任公司临时负责人,代为履行公司总经理职责。

  在中融人寿今年第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公司副董事长杨智是公司临时负责人,代为履行公司总经理职责。2010年9月起,杨智担任公司董事、总经理,并于2013年6月1日起不再担任总经理职务。

  也就是说,在孙建军加入中融人寿之前,公司总经理一职处于“真空”期长达数年。

  屡遭重创

  那么,孙建军真的能拯救中融人寿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要了解一下中融人寿面临的发展困局。

  2010年3月,中融人寿拿到了保监会开业批文,当时,公司注册资本金2.2亿元,公司住所是上海市龙阳路2277号永达国际大厦。

  很快,中融人寿遭遇了第一次重创。

  时任中融人寿董事长陈远被指违法代持。

  公开资料显示:中融人寿由6家公司联合发起,分别是吉林信托,中科英华下属的联合铜箔公司,清华大学旗下的启迪控股、中润合创公司,北京百利威科技公司、海南爱科制药有限公司。前4家均持20%股份,后两家分别持有15%、5%份额。

  而陈远除了是中润合创的实际控制人外,还以中科英华董事长的身份,与联合铜箔产生关联。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保险公司管理层不允许持有发起人公司的股份,如果持有就是关联交易,属于违法代持。

  违法代持并没有收到罚单,但为最后陈远涉嫌违规投资被抓埋下了“种子”。

  之后,中融人寿遭遇第二次重创,高管频繁更迭,“帅位”长时间悬而未决。

  2014年年中,陈远辞职,董事长这一职空缺。2015年4月,保监会批复称,中融人寿提请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王天有任董事长并没有获得通过,原因是并不符合高管任职规定,涉嫌违法或被立案调查。直至2015年7月,中融人寿董事长人选才最终敲定。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2015年9月8日,保监会公布了一项处罚意见:2011-2013年期间,中融人寿因违规运用保险资金、虚增偿付能力等行为,被保监会限制不动产投资、股权投资、金融产品投资各1年,时任董事长、总经理陈远也被禁业1年。

  与高管更迭一样频繁的还有公司股东。

  根据中融人寿今年4月发布的2016年度信息披露报告,公司从最初6个发起人,先后经历了8次增资、股权变更。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公司现有股东8家,注册资本和实收资本均为13亿元,公司住所为北京市西城区丰盛胡同28号楼。

  资本运作激进

  真正让中融人寿陷入“绝境”的还是过于激进的资本运作。

  资料显示:中融人寿曾在5天内连续举牌3家上市公司,但市场走势难料,中融人寿仅这3笔交易就浮亏1.91亿元。当时,中融人寿注册资本为5亿元,2014年的全年净利润为3.9亿元。

  2015年12月29日,中融人寿一天披露了3条举牌上市公司信息。

  根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公告:

  截至2015年12月25日,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二级市场交易增持鹏辉能源股份达4200052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首次达到公司总股本的5%;

  2015年10月27日至12月25日,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二级市场交易增持真视通无限售条件流通股4000087股,占真视通总股本的5%,增持均价每股102.46元;

  中融人寿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二级市场交易增持天孚通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3717097股,占天孚通信总股本的5%,增持均价为每股96.19元。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5年第三季度末,中融人寿还出现在17家上市公司的股东当中,包括开尔新材、美晨科技、全筑股份、福鞍股份、龙韵股份等,基本都是通过万能险和分红险持有。

  偿付能力告急

  资本市场上“冒进”的表现,让中融人寿偿付能力亮起了红灯。

  自2015年底,中融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由上年末230.71%骤降至64.72%。2016年前3个季度,中融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进一步下降,分别为-18.22%、-18.16%、-41.91%。由于偿付能力不足,公司被保监会暂停业务,包括停止开展新业务、暂停增设分支机构、不得增加股票投资等。

  为此,中融人寿不得不再次启动增资工作,尽快使偿付能力充足率达标,恢复相关资格。2016年11月,中融人寿终于等来了股东“输血”,完成增资40亿元,增资后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34.49%,偿付能力重新达标。

  今年1月,保监会解除停止开展新业务以及暂停增设分支机构的监管措施。在中融人寿2017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股票业务的“禁令”似乎也已解除。

  虽然解除了偿付能力危机,却依然要面对危机后的千疮百孔。

  尤其是,一向高度依赖万能险、分红险销售的中融人寿,在保监会出台了多项监管新规后,经营压力陡增。

  《国际金融报》记者查阅中融人寿官网发现,公司目前主要在售的产品以健康险为主,分红险、万能险等50多款寿险产品中,仅4款产品在售(截至2017年5月24日)。另据中融人寿发布的最新数据:前6个月保险业务收入18.4亿元,净利润仍为-2.5亿元。

  这就是交到孙建军手上的中融人寿,该如何出牌?且行且看!

中融人寿“千疮百孔” 新掌门能否解困
理财险遭整顿 健康险增速“急刹车”
新华保险2017年中期业绩达成转型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