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7年07月31日 星期一

部分银行信贷“余额不足” 新增企业利率上浮20%

国际金融报见习记者 | 陈圣洁 《 国际金融报 》( 2017年07月31日   第 05 版)

  东方IC 图

  “信贷投放额度上半年多、下半年少的现象只要控制在合理范围,就不会影响银行信贷经营安全,也不会导致企业信贷资金需求过度饥渴。”

  

  “额度很紧张,目前我们分行实行价高者得,在风险水平类似的情况下,谁贷款定价高就把贷款额度给谁。”7月28日,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据记者采访了解到,这并非个案。虽然紧张的年中考核时点已过,但目前部分银行的信贷额度依旧紧俏。

  其中一大原因是上半年“花太快了”。中金固定收益研究陈健恒、唐薇团队在其研报中指出,由于上半年贷款投放速度较快,不少银行已用掉全年70%至80%的贷款额度。

  这不禁让一些市场人士对下半年的贷款情况表示担忧:在全年额度控制之下,这些银行下半年还能“好好放贷”吗?

  信贷紧俏

  熬过了季末,但资金却依旧紧俏。

  一位股份制银行分行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现在其所处的分行额度非常紧张,除了“当天还当天贷”类型的贷款,基本上企业新增贷款很难批下来。

  “其实不只我们银行,其他银行也一样。在分行所在的地区,就连建行这样的国有大行似乎额度也有点拿不出来。”上述股份制银行分行人士补充称。

  浙江某地邮政银行对公业务人士也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目前很多银行信贷额度都非常紧张。

  2017年才过半,部分银行的新增贷款就开始“难批”,有业内人士指出,下半年的额度紧张与上半年的放贷速度过快有关。

  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7.97万亿元,同比多增4362亿元;6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54万亿元,同比多增1533亿元,连增三个月。

  中金固定收益研究陈健恒团队调研发现,今年上半年,不少银行已用掉全年70%至80%的贷款额度,下半年实际可用的贷款额度会有所减少。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主任曾刚从供求两方面分析了原因。他指出,从需求方面来看,今年以来实体经济在复苏,原来一些影子银行的融资渠道被压缩,因此带动了银行信贷需求恢复性增长;从供给能力来看,由于受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等监管因素影响,银行供给能力增长受限。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研究员游春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在今年实施MPA考核之后,央行对每家银行的窗口指导影响了信贷额度投放局面。在央行的窗口指导中,合意贷款规模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合意贷款规模是按月来算的,它给每月银行房贷规模划定了上限。在市场对信贷需求旺盛时,因为合意贷款规模这个指标的限制,银行的信贷额度肯定会相对紧张。

  另有业内人士指出,其实,投放的季节性差异一直都在银行信贷,本来就有上半年投放超过下半年的季节性现象。因为一方面,各家银行立足“早放贷早收益”的信贷经营思想,迫使贷款在上半年往往投放较多;另一方面,各家银行内部不同地区之间在信贷投放上也有一种竞争性倾向存在,受到地方经济发展不同需求现状的影响,也存在上半年贷款需求力度较大的现象。

  此外,目前监管部门各项考核指标非常细,信贷增速按照季度来同比对应。也就是说,如果今年某个季度的信贷额度没有用完,将直接限制来年的信贷额度。为此,银行会尽量用完额度。

  利率上浮

  在供求关系的作用下,信贷额度趋紧也促使贷款利率不断抬升。

  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对记者表示,对于新增客户,此前如果是优质企业可能会给到基准利率,甚至下浮,但现在基准利率上浮20%很正常。与此同时,目前其所在分行已实行“价高者得”,在风险水平相当的情况下,谁的贷款定价高,银行就把贷款额度给谁。

  “当然,对于一些信用水平较好的‘老客户’,在额度紧张、新增贷款难批的情况下,他们也可以选择申请续贷,但续贷的贷款利率一般也会比之前贷款利率高。”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

  “信贷资金紧张使银行信贷话语权更强。”中国地方金融研究院研究员莫开伟曾撰文指出,信贷资金紧张还会让银行信贷话语权更强,部分银行在对企业的信贷中提出一些附加的苛刻条件,比如上浮贷款利率、各种变相搭车收费乱象等,从而加大企业信贷经营成本,导致企业利润减少,使实体经济经营更加困难。

  不过,曾刚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实体端流动性供给的利率上升的确会导致借款人的成本上升,但从另外一方面讲,额度紧张导致的利率上行本来也是我们目前去杠杆政策想要达到的一个目标。利率的上涨,也给抑制一些企业,尤其是一些过度负债的主体(包括企业或地方政府)创造了环境。

  在贷款利率大幅抬升的情况下,想通过银行渠道获得资金的新增企业只能接受高利率吗?

  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如果企业给的贷款定价不符合该行的要求,银行会给企业介绍其他产品,例如商票、银票。“目前我行商票这个业务品种做的比较多,贴现利率6.5%左右。对于评级不好的企业,相对贷款利率来说,还是可以的。而现在银票贴现利率也有下降的趋势,之前高的有5.5%,现在4.7%左右。”该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

  无需担忧

  在全年额度控制之下,下半年银行业是否会出现贷款额度严重不足的情况?

  对于这个疑虑,曾刚表示无需担忧。因为今年的信贷情况较往年是相对偏紧,但还不到非常严重的地步。

  民生证券李锋团队也表示,这种担忧是不必要的。因为市场情况会让去年底制定的全年目标有所调整。“今年以来,市场情况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如非标业务转回信贷业务,银行腾挪贷款额度的业务减少,地方债发行减少等,去年底制定的全年目标并不适用于现在的市场情况。这些变化让新增贷款的数字显得比较高,但从社融和 M2 口径来看,银行的货币信用创造并未明显放量,根据这些新的情况对全年贷款额度进行调整是较为自然的政策措施”。

  除此之外,银行信贷本来就有上半年投放超过下半年的季节性现象,例如 2016 年上半年投放的人民币贷款占全年比重为 59.5%,今年上半年新增人民币贷款为去年全年总量的63%。“即使严格按照增量同比持平的要求看,下半年的贷款规模压力也不算很大。”民生证券称。

  不过,交通银行发展研究部副总经理周昆平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据其了解,目前来看,四家国有大行的信贷额度并不是十分紧张。从金融工作会议传递的信息来看,央行不仅要求金融稳定发展,支持实体经济,还要求防控金融风险,堵掉通道业务,这就要求资金往银行的正规渠道引导、规范。在这种情况下,假设银行信贷额度过于紧张,会对实体经济造成影响,因此,下半年的信贷额度不会过于紧张。

  莫开伟也认为,银行上半年信贷经营规模耗用过多、下半年信贷经营规模紧张实属银行历年固有的信贷经营表现。这种信贷投放额度上半年多、下半年少的现象只要控制在合理范围,就不会影响银行信贷经营安全,也不会导致企业信贷资金需求过度饥渴。

部分银行信贷“余额不足” 新增企业利率上浮20%
入股中资行门槛降低 外资行缘何“冷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