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7年07月10日 星期一

印度,下一个“世界工厂”?

国际金融报记者 | 袁源 《 国际金融报 》( 2017年07月10日   第 04 版)

  资料图片

  在中国渐渐退出低技术、廉价劳工生产后,谁有能力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德勤的一项调查显示,马来西亚、印度、泰国、印尼和越南最有潜力。其中,印度最被看好。在政府推出一系列经济改革措施后,印度吸引了大批外资企业竞相涌入。

  

  富士康、美的、三星、特斯拉等先后宣布在印度投资设厂,印度会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吗?

  据《印度时报》7月4日报道,富士康集团与印度地方政府签署协议,将投资50亿美元在当地建厂。

  外媒近日报道,美的集团计划斥资80亿卢比(约合1.235亿美元),在印度浦那建设家电制造工厂,预计2018年底投入运营,在未来5年有望创造500个工作岗位。

  今年6月,三星也宣布将投资7000亿韩元,增加印度工厂的手机产能,目标是2018年将手机月产能增至1000万部,冰箱产能增至20万台。

  首批印度生产的iPhone已于6月23日在当地发售,这批后壳上印着“Assembled in India”(印度组装) 的iPhone SE令“印度制造”再添一把火。

  新税改方案刺激

  7月1日,印度启动70年来最大规模税制改革,其中对智能手机及组件等电子产品征收10%基本消费税。印度媒体认为,这将刺激全球手机厂商加快在印度建厂的步伐。

  近年来,三星已经在印度投资数百万美元,设立了超过70家手机和零配件制造工厂,产生的额外投资价值达10.5亿卢比,如今这一价值可能进一步增长。

  三星宣布,2020年准备将印度作为其制造和向欧洲、中东地区和非洲出口的中枢。

  IPhone制造商纬创资通携手苹果,在印度建造生产基地,主要量产iPhone SE机型,未来还可能会生产其他机型。

  而纬创的竞争对手鸿海(富士康母公司)将加速5年投资印度50亿美元计划,冲刺第一阶段在印度单月生产千万部手机的目标。

  报道称,鸿海在印度已有数家工厂,组装小米和OPPO智能手机。鸿海若想在印度生产iPhone,必须增加产能。

  而国内手机品牌在印度的制造竞赛早已拉开,OPPO、vivo、金立、联想、小米等先后在印度落地扎根。

  小米在印度的第二家工厂于今年3月启用,负责组装智能手机。小米印度市场主管杰恩(Manu Jain)表示,正与零件商商谈,将在组装厂旁边开设零件厂。IDC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小米为印度智能手机第二大厂,市场占有率达14%。

  根据印度新税法,空调、洗衣机、电视机、热水器等家电产品被归入“奢侈品”行列,税率为最高档(28%),相比原税率(26%)提高两个百分点。因此,美的等中国家电制造商也开始在印度建厂。

  美的集团印度分公司的数据显示,在印度,冰箱的渗透率为20%,洗衣机的渗透率仅为9%,低渗透率意味着市场空间大。目前,印度成为中国之外全球家电消费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年均增速达10%以上。

  除了手机和家电,汽车企业也大举进入印度。今年6月,特斯拉CEO马斯克在推特上发布消息称,正在与印度政府洽谈,请求在印度建厂之前减免进口关税,因为印度海关对进口整车征收高达60%-100%的税费。

  今年6月,上汽集团对外宣布正计划开建其第一个印度工厂,或将成为第一个进驻印度的中国车企。此外,上汽计划于2019年将MG品牌引入印度市场。

  另外,印度Livemint网7月5日报道,董明珠入股的珠海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计划在印度西北部的旁遮普邦建造电动车制造厂。目前,印度政府正努力推进2023年大规模转向电动车的计划。

  “印度制造”计划

  印度总理莫迪上台后,大力推进“印度制造”计划,希望将制造业占印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例从15%提升至25%,将印度打造成具有竞争力的全球制造业中心。

  2014年9月26日,莫迪政府向世界宣布“印度制造”系列新政策。通过改革劳动法和税收,简化审批程序,吸引外资企业在印度投资建厂,促进当地就业与经济发展。

  莫迪改革以来,针对从外国进口的电子零组件、半成品征收较高的关税,借此鼓励以本土制造替代进口。

  为了打造“印度制造”品牌,莫迪政府承诺将促进制造业投资,着力改善营商环境,打造一个“稳定的税收体制、透明公正的政策环境”,目标是将印度“营商便利指数”从全球第142位提升至第50位。

  然而,印度发展制造业需要跨越的障碍众多。基础设施落后、营商环境恶劣、工作效率低下、合同履行薄弱等多年痼疾,令外来投资者“胆战心惊”。此外,印度社会语言、历史、宗教、文化错综复杂,额外增加外资在印经营的难度和成本。

  “世界工厂”转移?

  对于投资者而言,印度一直位居全球劳动力成本最低的国家前列。劳动力成本被认为是印度作为制造业基地的主要优势。

  据联合国估计,到2035年,印度人口将从12亿增至15亿;同期劳动力将增长33%,达到近10亿人,成为全球最大的劳动力市场。

  印度经济蓬勃发展,劳工需求旺盛,一二线城市的工作机会不断增加,促使人口持续从农村迁往城市。

  不过,有分析认为,现在国际制造业产能过剩,印度不可能复制中国当年“世界工厂”的定位。

  新德里经济研究机构Indicus Analytics创始董事班达里表示:“印度还没有为建立庞大的制造业做好准备。这里的基础设施有限,且过于昂贵,人力资本基础也不够雄厚。”另外,印度国民贫富差距悬殊,消费力也明显不足。2015年,印度人均国民收入为1590美元。

  电力供应不足是印度工业的一大难题,印度电费自2013年大涨以来,增势趋缓。不过,由于电力需求急速增加,加上发电基础设施(其中许多项目由私营能源公司承接)的庞大投资需要收回成本,预计加价压力将持续不减。

  此外,如今产业价值链借由资讯服务与产业聚落得以紧密整合,跨国转移并非易事,即使从本国迁往海外基地,也仅是部分业务而非整体聚落;再者,高科技产品成长趋缓,降低主要投资者大举迁移投资的可能。

印度,下一个“世界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