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7年03月20日 星期一

德国人的贸易“辅导课”

国际金融报记者 | 袁源 《 国际金融报 》( 2017年03月20日   第 01 版)

  美国财长努钦与德国财长朔伊布勒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朔伊布勒表示,此次G20会议不会解决所有分歧。
  东方IC图

  3月17日,德国人兵分两路,给美国人上贸易“辅导课”。

  一路,德国总理默克尔亲自率队,西门子CEO凯瑟和宝马CEO克鲁格同行,在华盛顿,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团队会谈数小时。

  另一路,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坐镇主场,与美国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Mnuchin)等20国财长定夺G20公告措辞。

  不过,从实际效果看,这样的时点这样的“辅导课”,最多只能起到心理按摩的作用。一方面,特朗普团队的施政政策尚未全面推行,更不用说施政效果灵不灵验了,如此背景下,特朗普不会轻易接受对手抛来的“橄榄枝”;另一方面,德国人在近忧(大选)和远虑(欧盟分歧)都没有解决的情况下,不会轻易退让。

  暴风雪

  贵人出门招风雨。

  因为一场暴风雪,德国总理默克尔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会面被迫推迟72小时。

  这是默克尔在总理任期内会见的第三任美国总统。

  相较于小布什和奥巴马,特朗普的行事风格别具一格,且与默克尔不是一个路数。此番会谈,德国媒体期待默克尔能“降服”特朗普。

  谈何容易!

  特朗普高调、不可预测,自上任以来,对德国难民政策提出过尖锐批评,对德国汽车企业提出过警告。默克尔低调、有条不紊,对于特朗普团队的数次言论挑衅,回应得体、柔中带刚。

  为了这场见面会,默克尔做足了功课,“已看过特朗普的演讲以及与其相关的各种采访,包括特朗普在1990年接受《花花公子》杂志采访时的一篇长篇问答。”有媒体称。

  按照计划,默克尔会在华盛顿呆上18个小时,其中,4个小时与特朗普团队会谈,“前半个小时内,他俩将单独对话,之后其他政客才加入谈话。谈话结束后,召开记者发布会。”另一家媒体称。

  3月13日,默克尔一行准备就绪,哪曾想,美国东海岸突降暴风雪,特朗普来电,会面改在3月17日。据外媒报道,双方在电话里聊了约10分钟,虽然行程推迟,但基本安排仍大致不变,包括西门子CEO凯瑟(Joe Kaeser)和宝马CEO克鲁格(Harald Krueger)在内的企业高管团陪同访问。

  因天气而改变访问行程,对于默克尔来说,倒不是第一回。2010年,默克尔访美结束后,因冰岛火山爆发,一度被迫滞留,最终借道葡萄牙、意大利辗转返国。2012年,法国总统奥朗德前往德国,与默克尔会面途中,专机遭闪电袭击,只得紧急折返巴黎。

  顺差

  一场暴风雪也许改变的不仅是一次会面时间。

  贸易问题和汇率问题是默克尔和特朗普讨论的重点议题,有德国政府官员表示,默克尔华盛顿之行的推迟,可能有利于为她与特朗普提供一个意想不到的空间,就贸易与国际形势等棘手问题,说不定能讨论出一些积极应对思路。

  德国IFO经济研究所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德国超过中国,再次成为全球第一大贸易顺差经济体,其贸易顺差高达2970亿美元,而美国贸易逆差高达4780亿美元。

  德国经济部出具报告称,德国的贸易高顺差是由于德国的工业基础结构造成的,“欧元和石油的双双走弱,影响了德国近三分之一的贸易盈余;如果欧元和石油走强的话,德国的贸易盈余将自动缩水”。

  该报告指出,德国的许多贸易盈余都是结构性的,譬如老龄化问题,德国社会喜欢为了养老而存钱,此举抑制了消费,德国的贸易盈余中有3%都源于此。同时,德国人又使用这笔存款对美投资,这样的资本输出也推高了资本账户盈余,德国对美的贸易盈余中有2%的部分则受此影响。

  可是,特朗普方面一直强调欧元的走弱对德国出口的利好。

  1月31日,特朗普的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表示,德国操纵欧元汇率,使得欧元目前被“严重低估”,这损害了美国和欧盟其他成员国利益,造成了德国与美国的贸易不平衡现状。

  对于特朗普团队的“以邻为壑”以及“操纵欧元汇率”的批评,德国人只承认欧元汇率低,但是坚决否认操纵了欧元汇率。

  默克尔表示,德国不会操纵欧元汇率,欧元汇率属于欧洲央行的职权范畴,德国一直支持欧洲央行的独立性,并且不会改变这一立场。

  2月5日,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euble)直接“甩锅”,相对于德国的商品竞争力,欧元汇率确实太低,但这是由欧洲央行的扩张性货币政策造成的,德国无法制定汇率政策,“在欧央行行长德拉吉开始制定扩张性货币政策时,我就告诉过他,这将推高德国贸易顺差”。

  无论怎么解释,特朗普团队坚持己见。白宫发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表示,美国希望对这些有贸易逆差的国家的进口产品征收关税。特朗普直接给出了具体“政策”,打算对德国汽车制造商开征35%的关税。

  德国经济智库DIW主席弗拉兹舍(Marcel Fratzscher)表示:“我们正面临同美国的一场贸易战,我们必须面对这样严酷的事实。”

  “我不得不说,我开始有点紧张了。一旦特朗普的政策不会奏效,他就要找替罪羊了,而德国企业作为替罪羊来说太合适了。”德国Ifo研究所所长菲斯特(Clemens Fuest)则表示,如果美德间经济关系停摆,德国将为此减少160万工作岗位。

  巴登-巴登

  当默克尔和特朗普在华盛顿正式会面之前的数小时,2017年G20央行和财长会议在德国小镇巴登-巴登正式拉开帷幕。

  德语里“巴登”是沐浴或游泳的意思,休闲之意跃然纸上,可是,此次巴登会场被贸易保护主义“阴云”笼罩。

  3月初,纳瓦罗放言,今年担任G20主席国的德国与美国之间的贸易赤字为650亿欧元(约合856亿美元),是“最困难的”贸易问题之一。为了出台一份令各方满意的G20公告,大家已经在此“暗斗”数日。

  3月1日,路透社记者看到了一份G20公报草案,已经删除了与竞争性货币贬值、贸易保护主义相关的关键三句话:“2016年G20杭州公报中提到的‘抵制一切形式的保护主义’”被删除了;“2016年G20财长会议上海公报中提到要二十国集团‘避免竞争性贬值’”被删减,只保留比较空泛的“我们重申以前的汇率承诺”等语言;“2016年G20杭州公报中‘过度的汇率波动可能对经济和金融稳定产生不利影响,我们将在汇率市场上进行密切磋商’”也消失了。

  3月14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呼吁二十国集团(G20)共同努力维护贸易带来的益处并避免保护主义,“享有贸易顺差与经常项目盈余的国家需要跟赤字国共同努力,以减轻这种失衡”。

  IMF总裁拉加德在博客发文,“我们应当共同避免自相残杀”,“这就要求避免出台会严重破坏跨境贸易、移民、资本流动以及技术共享的政策。此类措施会损及所有人的生产率、收入和生活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3月16日,默克尔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了电话。

  根据新华社报道,习近平主席指出,“作为世界重要经济体和全球化的坚定支持者,中德有责任推动各方共同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维护多边贸易规则和体制的有效性、权威性。”默克尔表示,“德方高度评价习近平主席今年1月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发表的重要演讲”,“感谢中方支持德方主办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汉堡峰会”,“德方愿同中方密切高层交往,加强经贸、投资、发展领域合作,深化人文交流,将德中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提高到新的水平”。

  3月17日,努钦与朔伊布勒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

  努钦表示,特朗普总统并不打算发动贸易战,也不反对自由贸易,但美国与部分国家之间的贸易应当更加均衡。

  朔伊布勒表示,与努钦的洽谈“友好并富有成效”,共识是:世界各国切勿操纵货币汇率对经济增长至关重要,并将在推动全球发展和打击恐怖主义方面进行合作,但此次G20会议“不会解决所有分歧”。

  远虑

  期待一场会面一份公告,驱散贸易保护主义疑云,显然不现实。

  “面对面交谈总是比各顾各地谈论对方好得多,这是我此次访问的宗旨。”默克尔临行前在慕尼黑对记者的讲话,为此次会面定了调。

  眼下,默克尔最操心的还是9月份的大选。民调显示,目前她与社民党候选人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的支持率仍然旗鼓相当。

  2017年恰逢G20在德国举行,7月份,当默克尔在汉堡主持G20首脑会议时,将有大量的机会来提升她的形象。要想提升形象,两大关键:一、处理好与美国的贸易顺差问题;二、处理好与欧盟的关系。

  在贸易顺差问题上,默克尔此次华盛顿之行,重在为未来双方的交流打下基础,建立相对通畅的沟通管道。

  特朗普过渡团队顾问、保守派智库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副总裁詹姆斯·卡拉法诺(James Carafano)表示。“特朗普非常看重个人关系。”

  “好消息”是,截至目前,特朗普在西欧还没有一位好伙伴;默克尔是否愿意扮演这样的角色,此次华盛顿之行是一次测试的机会。

  在处理与欧盟的关系上,美国战略预测智库Stratfor最新一期简报认为,特朗普团队对欧元的攻击,真正让德国感到焦虑的是,这种攻击可能引起欧元区内贸易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回潮。

  在特朗普团队攻击德国贸易顺差之时,欧元区内部对此也有责难之声。

  在最新的欧元区经济数据出台之际,欧盟经济委员莫斯科维奇(Pierre Moscovici)批评,德国高到“不健康的”的巨额顺差令欧元区经济更加不平衡,“将紧密关注下一届德国政府在此方面的动向”。

  按照欧委会此前所设立的一系列经济指数规定,如果一国的顺差长期超过其GDP的6%,就会影响该国以及欧元区整体经济稳定。

  目前,德国对外出口总额已连续7年打破纪录,贸易顺差连年上涨。根据欧盟最新数据,2017年德国顺差将接近德国GDP的9%。以此衡量,德国已多年超标。

  欧委会此次在年度《经济监测报告》中也指出:“解决贸易顺差问题将影响欧元区其他国家经济前景的重新平衡。”

  这并不是欧委会第一次批评德国高顺差。从2014年开始,欧委会就在其年度《经济监测报告》中提及德国的高顺差问题,不过德国对此一向置若罔闻。

  但是,2017年,德国人,特别是默克尔需要对此有所回应。

德国人的贸易“辅导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