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7年03月13日 星期一

聚合支付“痛点”

国际金融报见习记者 | 黄希 《 国际金融报 》( 2017年03月13日   第 07 版)

  摸底、整改、清理,留给违规聚合支付服务商的“自救”时间所剩无几。

  3月31日前,违规机构必须做完整改,对于未整改的机构,将被纳入无证经营支付业务专项整治范围依法处置。

  记者注意到,是否碰钱和客户信息是此次央行摸底聚合支付的核心,而这也是商户最关心的问题。

  沪上某餐厅负责人邱女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虽然聚合支付给客户带来了便捷,但账户安全问题是我们最大的顾虑。“如果资金在聚合支付账户周转,那我们的资金安全就失去了保障”。

  邱女士说的“资金风险”实质上指的就是部分聚合支付服务商存在的“二清”违规行为。在严监管下,聚合支付必然将经历一场大洗牌。

  针对邱女士对资金问题的担忧,《国际金融报》记者以商户身份致电了聚合支付平台钱方好进客服。她说,“目前都是中信银行在负责微信、支付宝端的资金结算走向,我们平台并不参与具体资金清算。”

  收费和账户风险

  细心的“吃货”可能在餐厅买单时就会发现,收银处此前大多竖着支付宝、微信的转账二维码牌子;后来,商户们开始使用聚合支付。

  何谓聚合支付?

  据了解,这是2016年第三方支付领域衍生的最火的业务,又被称为“第四方支付”“融合支付”等。具体模式是通过一个APP聚合不同的二维码支付产品,如收钱吧、好近支付等,主要是服务于商户。商户与其一次对接之后,能同时支持微信支付、支付宝、京东钱包等多个主流支付渠道,包括支持多种第三方支付平台、合作银行及其他服务商接口等。

  在最初,简化优化客户和商户的支付、收款流程是聚合支付最重要的使命。目前,虽然客户确实感受到了支付便捷,但对商户而言,收费和账户安全问题成了聚合支付的最大“痛点”。

  上述餐厅负责人邱女士对记者说,对我们而言,资金安全肯定是首要考虑的问题。目前使用聚合支付近半年时间,觉得有不少“弱点”:

  首先,每次客户在付款后需要T+1个工作日才能到账,如果周五的账款要到下周一才能拿到。

  其次,如果资金在聚合支付账户周转,那我们的资金安全就失去了保障。

  此外,此前在接入聚合支付渠道时,商户最多需要付0.6%的手续费,但目前使用支付宝收钱功能这笔开销就没有了。“如果按照每个月20万元的营业额算,每年需要14400元渠道费,虽然方便了,但开销也大了。” 邱女士称。

  月底前完成整改

  如果说收费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相互选择,那么资金安全问题绝对是聚合支付的“致命点”。

  这涉及到央行明令禁止的“二清”问题。收钱吧创始人陈灏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解释称,“二清”是指不具备支付清算资质的机构,在为商户提供支付清算服务时,将商家的支付结算款项先统一收至自有账户中,然后二次结算给商户的行为。

  华兴资本副总裁张瑜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强调,只有拥有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公司才能在规定范围内从事支付业务和资金清算等服务,没有牌照的公司不能“动资金”,比如大家俗称的“二清”类公司。

  那么,“二清”有何风险?

  陈灏告诉记者,“二清”机构因为不具备清算资质,且不在监管机构监管范围内,存在一定程度的隐蔽性。而且,因为此类机构具备挪用客户结算资金的能力,往往存在较大的资金欺诈风险。

  针对市场中出现的乱象,今年初央行支付结算司发布《关于开展违规“聚合支付”服务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部分收单机构和聚合技术服务商通过开展“聚合支付”服务,违规开立支付账户,或实质性从事特约商户资质审核、受理协议签订、资金结算、收单业务交易处理等业务。责令违规机构于3月31日前进行整改。

  “这次清理整治明确了聚合支付是‘收单外包机构’。”张瑜说,聚合支付的公司不能碰资金,更多的是提供技术服务,为商户提供简便高效的支付体验,比单一的支付方式优势更明显。

  但不少商户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并不清楚何谓“二清”,该如何辨别“二清机构”,保障资金安全。

  对此,陈灏说,首先商户在接受机构提供的支付收款服务时,应主动要求推广人员提供所在服务机构的资质证明,包括与支付宝、微信支付、收单银行和非金支付机构的合作证明文件,并且可以到支付宝及微信的官方网站查询服务机构的身份。另外,商家也应该关注每日结算资金的银行明细,每笔结算资金的付款机构应当是结算银行或者持牌支付机构,而不应该是一家无证企业甚至个人。

  未来钱途几何

  那么,未来聚合支付“钱景”如何?

  在陈灏看来,合规政策出台,对鱼龙混杂的聚合支付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而如何在规范管理的过程中,鼓励移动支付创新,是最重要的监管课题。

  张瑜认为,随着第三方支付从传统的线下收单业务向更多的线上化支付演变,聚合支付确实有存在的空间,除了技术解决方案上的比拼,也有用户获取和后续经营的机会。

  “如何提高精细化服务的能力,提供差异化的解决方案,或以技术手段解决如跨境支付等挑战,都是聚合支付在未来需要面对的问题。”张瑜说。

  尼尔森调查显示,2016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规模增长了3倍,为38万亿元人民币(5.5万亿美元),约有86%的中国消费者食用移动应用进行在线购买,人数远超其它国家。

  上海金融信息协会秘书长李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如果聚合支付能够提供更多革新技术,在提升消费者线下用户体验的同时,帮助商家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真正实现便捷、高效支付,将会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据记者了解,一般而言,聚合支付服务只是线下商户的服务商为客户提供的一项信息处理业务,服务商的身份是支付机构的认证外包服务机构,这项业务的收入来源是商户支付给支付机构的交易佣金的分佣。

  但目前类似于收钱吧、钱方好近等针对商户的服务商的收入来源往往不限于上述分佣,还包括向线下商户和消费者提供的移动营销、广告、CRM(客户管理系统)、SaaS和供应链电商服务等。

  陈灏谈到,“在具备足够业务规模的情况下,实现盈利不是问题。”

亿好金服兑付危机真相
聚合支付“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