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7年03月13日 星期一

亿好金服兑付危机真相

国际金融报记者 | 付碧莲 《 国际金融报 》( 2017年03月13日   第 07 版)

  仔细翻阅亿好金服平台上逾期项目的借款方相关资料,发现多个项目的融资去向就是杭州培德与山东颐高合作开发的颐高·培德医药城项目。这意味着杭州培德有通过成立亿好金服平台进行“自融”的可能。

  

  P2P平台没钱兑付怎么办?

  以物抵债!海鲜、皮草、红酒样样登场,如今又出了个“新套路”。

  3月9日,陷入兑付危机的亿好金服发布一则“认购步骤”公告,以“颐高·培德医药城”商铺抵债。相较于那些直接“跑路”的P2P平台,作为亿好金服的投资者,是不是有种“劫后余生感”?

  然而,《国际金融报》记者仔细研究项目方与运营方关系、认购协议等相关信息后,发现上述医药城项目实则就是亿好金服运营方——杭州培德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杭州培德”)自己的项目,背后或涉嫌“自融”。

  3月9日,《国际金融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杭州培德一位沈姓管理者。对于“自融”这个说法,沈姓管理者不承认也不否认。

  或涉嫌“自融”

  实际上,认购商铺工作3月8日已正式开展。当天,亿好金服发布的公告中有一张图片显示,部分投资大户正在认购颐高·培德医药城商铺,“第一天认购总金额已超过700万元。”

  时至3月9日晚间,该平台公告称,现认购工作正在顺利进行,金额两天已经突破1000万元。

  认购协议书显示,亿好金服自2017年2月28日逾期支付投资人回款,延期支付回款已成事实。杭州培德自愿拿出与山东颐高电子商务产业园有限公司(下称“山东颐高”)合作开发的颐高·培德医药城的商铺作为保证,并协调商铺的销售方山东颐高,与乙方(即投资者)签订《颐高·培德医药城商铺认购协议》。

  颐高·培德医药城项目究竟是个什么项目?

  投资人告诉记者,“颐高·培德医药城”是亿好金服在3月2日发布的紧急预案中提到的“山东颐高电子商务城”,是杭州培德的项目,而杭州培德就是亿好金服的运营商。

  仔细翻阅亿好金服平台上逾期的几个融资项目的“借款方相关资料”,可以看到,这几个项目的融资去向是杭州培德与山东颐高合作开发的颐高·培德医药城项目。因此,杭州培德有通过成立亿好金服平台进行“自融”的可能。

  对于“自融”这个说法,杭州培德一位沈姓管理者不承认也不否认。

  无论如何,认购程序已经开启。那么投资者通过认购能够弥补损失吗?

  沈姓管理者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投资者被逾期的金额高于5万元的话,还是签订商铺认购协议比较好,“医药城一个商铺目前的价格差不多是8至9万元,如果投资额是25万元的话,可以认购3个商铺是没问题的”。

  那么,签了认购协议就能安心了吗?经过《国际金融报》记者调查,还有两个坑需要注意。

  认购协议可能生变

  在3月2日发布的紧急预案中,杭州培德承诺商铺是以网签的形式给到投资者。但如今,网签做不了,现阶段只能认购。

  该沈姓管理者给出的解释是:“杭州培德还有1000万元的土地转让款没有付清,因此目前商铺的产权还属于山东颐高,预计3个月之后可以付清土地转让款。”

  那么,问题来了!

  首先,3个月后杭州培德哪里来的钱?

  “目前,杭州培德正在销售医药城的商铺,每个月销售额大概300万元,3个月差不多能达到1000万元。”该沈姓管理者解释。换言之,如果杭州培德付不上这1000万元的土地转让款的话,医药城的商铺仍是属于山东颐高的。

  其次,既然医药城的商铺已被债权人认购,杭州培德还能重复销售吗?

  “债权人认购的是医药城商铺中的内铺,沿街的外铺正在销售中,而且外铺价格比较高,达到10000元/平方米,而内铺的价格为4000至5000元/平方米。”该沈姓管理者称。

  那么,既然不能网签,只是认购的话,是否具有法律效益呢?

  “法律效益是有的,只是说不完善。”沈姓管理者坦言,“认购商铺等于是质押性质的,有商铺质押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强。”

  然而,这所谓的质押有效期其实也只有短短的几个月,10月31日之前,如果签订认购协议的债权人无法缴纳购房款,那么认购协议就自动失效了。

  根据认购协议书,乙方未在本协议规定的期限内(2017年10月31日前)前往甲方处与甲方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及其他相关条件,视为乙方自动放弃认购权利,甲方可以直接另行处置乙方认购的房屋,并没收乙方的定金,本协议解除。

  而沈姓管理者给记者的解释是这样的:“认购有效期只有半年,半年后杭州培德会回购债权人认购的商铺。因为到时医药城外街商铺卖得差不多了,杭州培德就会有现金还给债权人。”

  但是,这话听着似乎并不靠谱,谁能百分之百保证医药城的商铺一定能卖出去?谁又能保证届时杭州培德会有充足的现金流来兑付?

  “不排除10月31日前杭州培德还是没有现金流兑付的可能。如果出现这种状况的话,认购了商铺的债权人可以以协议中3000元/平方米的价格将商铺买下来。比如,一个价值9万元的商铺,你付4.5万元的首付,然后再做一个4.5万元的按揭。”沈姓管理者说,3000元/平方米的价格肯定是划算的,你之后可以以更高的价格卖出去。而且,你还拥有杭州培德9万元的债权,等它有钱了还是会还你的。

  至此,这个套路似乎已渐渐清晰,那就是把颐高·培德医药城商铺给销售出去。而且按照沈姓管理者的说法,一个本来仅仅价值9万元的商铺最终是以18万卖出去的,因为那9万元的债权极有可能是收不回钱的。

  杭州培德“难觅”真老板

  在采访中,沈姓管理者一再强调老板不会跑路,“他全家老小人都在杭州怎么跑!而且,老板已经为医药城项目投入2000万元了,不可能就这么打水漂了。老板不是没钱,只是目前都是固定资产,没有现金流,他在杭州滨江这边有一幢1000多平方米的办公楼,一套别墅和两间套房,总价值达8000万元。”

  听起来这老板似乎实力雄厚,那么卖两套房不就可以把钱还上了?显然,实际情况肯定不是沈姓管理者说的那么简单。

  杭州培德的老板究竟是谁?

  根据工商变更记录,目前杭州培德老板应该是杨大伟。

  可是,当《国际金融报》记者问到,杨大伟是不是杭州培德的老板时,沈姓管理者予以坚决的否定,“杨大伟根本不是老板,他自己都不知道工商信息变更后成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了,实际老板还是工商信息变更前的曹锋。”

  那么,如果真如沈姓管理者所言“老板没想跑,钱一定还”的话,又何必在法定代表人这一事项上玩猫腻呢?

  对于该事件的发展,《国际金融报》记者会持续关注。

亿好金服兑付危机真相
聚合支付“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