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6年06月20日 星期一

民营银行蹊径何在

本报记者 卫容之 实习生 陈圣洁 《 国际金融报 》( 2016年06月20日   第 09 版)

  柏可林 摄

  日前,由上海华瑞银行与其创新合作伙伴ThoughtWorks共同发布了一款极具“创新技术应用能力”的产品——“极密”。

  “早期银行管理钱库的方式是实物化的。”华瑞银行副行长孙中东解释说:“‘极密’实现了银行保险箱业务从实物到虚拟的形态上的转变。”

  将传统的资产保管搬到互联网上,从现实空间到虚拟空间,华瑞银行做数字资产保管是“不务正业”还是另辟蹊径?

  瞄准互联网蓝海

  记者了解到,华瑞银行此次推出的“极密”,是和专注于企业互联网化创新的ThoughtWorks合作开发,结合传统银行的保险箱和网络云存储特色,以极度安全、极度隐秘为理念的一款数字资产保险箱产品。它实现了银行保险箱业务从实物到虚拟的形态上的转变。

  互联网领域的广阔的蓝海市场是吸引华瑞银行推出“极密”的一大重要因素。据上海华瑞银行的调查显示,在中国,约62%的网民相当于4亿人用过“云存储”。其中3.1亿的人,在“安全”方面会有担忧。

  孙中东表示:“智能手机的普及使得客户行为模式正在发生巨大的转变,银行如果再不把服务线上化、移动化,就会失去客户,失去所有的基础和来源,因此移动互联网化是一个必然趋势。”

  作为中国首批试点的5家民营银行之一,华瑞银行推出“极密”,不仅是其在自身创新道路上迈出的一大步,也是我国民营银行在差异化经营道路上做出的又一努力。

  互联网金融的潜力众所周知,因此试图从中深度挖掘财富的民营银行不仅仅只有华瑞银行。

  据了解,温州网商、前海微众银行和华瑞银行在“一键注册”这一设计理念上相似,都是充分运用互联网开放的用户体系,摒弃了传统银行应用繁琐的注册使用流程。只不过,与微众、网商不同的是,华瑞银行用户体系连接更广泛,实现了对微信、QQ、微博三大社交用户体系全覆盖。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认为,如果和传统大银行正面竞争,新成立的民营银行没有优势,必须更多依托互联网,在为传统银行补位中获得发展。

  突围方式各不相同

  自2014年3月11日,银监会正式启动民营银行试点工作至今,距首批试点的5家民营银行开业也已有一年时间,这5家分别是:深圳前海微众银行、上海华瑞银行、浙江网商银行、天津金城银行、温州民商银行。

  作为首家开业的民营银行——深圳前海微众银行互联网特色鲜明。2015年5月15日,微众银行推出首款产品“微粒贷”。该产品作为国内首款全流程网上运营的贷款产品,目前已累计发放贷款超过400亿元,大部分用户为制造业、蓝领服务业等大众客户群体。此外,近期深圳银监局已批准该行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定向募集不超过12亿股的股份以扩大注册资本。

  上海华瑞银行在此次推出“极密”之前,还成为了首批投贷联动试点银行,这也是10家获批该项业务试点的银行中惟一民营银行。华瑞银行行长朱韬曾对外表示,设立股权投资子公司的议案已获董事会通过,力争3至5年内,科创金融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达到15%,争做行业内科创金融第一品牌。“投贷联动”加上此次“极密”的推出,华瑞银行在与传统银行的错位竞争方面更进一步。

  背靠阿里的浙江网商银行,截至今年2月末,其服务的小微企业数量已经突破80万家,累计提供的信贷资金达到450亿元。对于不良贷款率,网商银行给出了不到1%这一数字,不过该行目前发行或代销的理财产品的种类远少于微众银行。

  天津金城银行由于立足于天津、辐射京津冀,充分发挥京津冀协同发展和自贸区政策优势是该行主要的业务方向。截至今年4月末,天津金城银行资产总额达180亿元,一般性存款超100亿元,贷款余额突破50亿元。在天津金城银行行长吴小平看来,尽管天津金城银行在首批民营银行里“个头儿”较大,但仍需与传统商业银行错位竞争,将更多精力放在服务小微企业上。在此理念指引下,天津金城银行推出了“政购通”“金物通”等多款服务小微企业的特色产品。

  从目前已公开的信息来看,温州民商银行截至去年年底已实现盈利,华瑞银行则基本实现了盈亏平衡。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家银行截至去年末的不良贷款率均为零。

  银监会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一季度末,试点的5家民营银行资产总额959.4亿元,较年初增加165.1亿元,增幅20.8%;其中各项贷款余额356.5亿元,较年初增加120.5亿元,增幅51.0%。各项存款余额222.5亿元,较年初增加23.1亿元,增幅11.6%。5家试点民营银行的公司治理机制和内部控制水平不断提升,各项业务逐步开展,服务实体经济的效能不断显现。

  强调差异化发展

  从民营银行诞生开始,民营银行就高举差异化经营大旗,或紧紧围绕互联网技术,或致力于小微企业蓝海。从首批五家民营银行开业一年时间的成长来看,这些银行确实在经营方面各有千秋,但各家银行目前的盈亏能力、业务模式的成长进度并不一致,成立时间尚短的民营银行如何走出特色之路仍然需要进一步探索。

  在首批民营银行开业一年时间后,近期第二批民营银行又将逐个浮出水面。据悉,今年前4个月,有59家民营银行在工商总局核名,超过去年总量146家的三成。4月进行核名的10家民营银行中,有4家为二次或以上核名(核名有效期为6个月),6家为首次核名。首次核名的为华君银行、丰源银行、红星银行、中体青鸟银行等;二次或以上核名的有苏宁银行、客商银行、国美银行等。

  截至日前,四川希望银行已经获批筹建。在定位上,四川希望银行将以互联网为依托,以“普存小贷、移动互联、线上线下、普惠补位”为特色,以直销银行为主要渠道,以服务“三农”、服务小微、服务社区为市场定位,以新生代农民工等年轻消费者和涉农小微企业为主要目标客户群体,积极探索差异化经营发展模式。

  同样是“结合互联网,瞄准小微蓝海市场”的趋同定位,而这样的竞争者将越来愈多,从中我们不难看出,未来民营银行的竞争将更加激烈,如何尽快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特色之路,将是摆在民营银行面前的一大难题。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开业时间较短,首批民营银行在差异化道路上,亟需业务模式和组织架构的尽快定型,才能形成自身的鲜明特色。

  除了银行自身探索差异化发展的道路外,部分业内人士还表示希望监管方面也能实现差异化。温州民商银行董事长南存辉等业内人士认为,民营银行作为一个新行业,目前被归类于城商行序列,没有专门的监管政策、指导意见以及监管指标,在政策上完全没有任何优势,应以差异化政策扶持民营银行发展。建议单独设立民营银行序列,研究完善与民营银行发展相配套的监管制度。

  对此,业内也有不同的声音。“现在民营银行银行的差异化发展道路方向是对的,但是它们目前还处在摸索状态,还未找到真正找到一个符合自身业务特点、业务规模和自身性质的差异化发展道路,基本上还是在为生存而挣扎。”鄞州银行董事会办公室主任游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政府和银行业监管机构有不少的监管和扶持措施,大多是税收上的优惠、配套上的财政支持等。但市场有市场的规律,因此最好的方法是‘无为而治’,让市场去说话才是正确的监管态度。”

民营银行蹊径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