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5年11月09日 星期一

纽约 美联储或不再救银行

本报记者 唐逸如 《 国际金融报 》( 2015年11月09日   第 19 版)

  2015年10月30日,美联储推出一项针对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长期债务和总损失吸收能力监管新规提案,以降低此类银行倒闭时带来的系统性金融风险以及政府救助风险。

  所谓的“TLAC规则”是美联储将为美国8家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总损失吸收能力”(Total Loss-Absorbing Capacity,简称TLAC)设定新的最低水平,确保这些银行在账面上能保留足够的资金实力。以避免再次遇到类似2008年金融危机的情况下,这些银行需要政府注资救助。

  美联储主席耶伦在声明中指出:TLAC规则将大幅降低纳税人所承受的风险,也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大型金融机构破产给金融系统稳定带来的威胁。

  而就在美联储宣布新规后不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立刻作出反应。2015年11月2日,标准普尔在一份声明中称,可能下调上述8家系统重要性银行的信贷评级,理由是美国政府在下次金融危机期间对银行提供救助的概率降低。标普预计12月上旬完成评级报告。

  缺口1200亿美元

  据了解,TLAC这一新规提案将适用于美国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以及在美国经营的外国系统重要性银行。其中,美国国内的系统重要性银行包括美国银行、纽约梅隆银行、花旗银行、高盛集团、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道富集团和富国银行。

  根据该提案,这8家美国大银行需要留存一定水平的长期债务以备银行倒闭时用于资产重组。同时,这些银行还需要留存超过18%的风险加权资产以及9.5%的杠杆率敞口总额以满足总损失吸收能力监管规定。

  据美联储测算,要满足新规要求,这8家银行将面临总计约1200亿美元的资金缺口。美联储官员在最近的背景新闻发布会上称,预计这些银行将通过发债方式填补这一缺口。

  而在与美联储官员的一次公开会议上,一位参与规则制定的工作人员称,银行实现合规应该不难,因为很多要求都与现有规定重叠,而且大部分债务要求都可以通过对现有债务进行再融资来实现。

  对于在美国经营的外国系统重要性银行,美联储也制定了相应的长期债务和总损失吸收能力监管要求,但同时规定,这些公司只能向其母公司发行债券或筹集资金来满足监管要求,而不得向外部投资者融资。

  美联储主席耶伦表示,这一新规提案将极大地降低系统重要性银行倒闭时给纳税人带来的救助风险以及金融稳定风险。“这向终结‘银行大而不可倒’的观念迈出了重要一步。”从公布之日起到2016年2月1日,美联储将对该提案收集意见。

  八大银行评级下调

  尽管美联储官员认为银行业满足TLAC规则不难做到。但事实上,在美联储预期加息的背景下,这一新规还是给上述8家银行带来了的成本压力。

  Karen Shaw Petrou是华盛顿研究公司联邦金融分析(Federal Financial Analytics)的管理合伙人,她在一份电子邮件中写道:“在现有的利率水平下,这些大银行发行了大量的债务。如果为了满足TLAC规则而再次发行债务并满足市场的需求,那么这些银行会增加非常大的成本。”

  Karen Shaw Petrou还表示,自2008年以来美联储一直维持着接近于零的利率,但是现在美联储已经暗示今年12月份会加息。这对于希望降低融资成本的美国各大银行来说,绝对算不上一个好消息。美联储估计,这可能会导致这些金融机构每年总体融资成本增加6.8亿-15亿美元。

  更重要的是,美联储提出的18%下限似乎还不足以应对可能出现的最糟糕的局面。一些美联储观察人士预计,这一比例应该达到20%。但美联储将金融机构完全达标的时间放宽至2022年。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由于美联储对一些金融机构提出了额外的债务要求,因此对于摩根大通而言,其TLAC的最低比例实际上已经至少达到23.5%。而花旗银行的最低比例是21.5%;美国银行、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的比例均为20.5%。

  此外,富国银行的达标标准被设定在了18.5%,而道富银行和纽约梅隆银行的TLAC最低比例是18%。

  欧洲在效仿

  事实上,美联储推出TLAC并不是个案。9月25日,金融稳定委员会(FSB)推出了一项全球性的银行业监管机制,而TLAC正是这个机制中的一部分。金融稳定委员会来自于各国监管机构和中央银行,现任主席由英国央行行长卡尼担任。

  在欧盟区内部,各国已经开始不同的行动了。欧盟委员会正在和各成员国展开非正式的会谈,以协调这项计划。

  欧洲大银行面临的问题是,它们可能要满足两套不同的资本缓冲要求:一套是由欧元区银行业问题处理机构——单一处理委员会(SRB)为欧元区所有大型银行设立的,另一套是金融稳定委员会为世界上最大的银行规定的。

  单一处理委员会推出的自救标准被称为“MREL”,即合格债务最低要求(Minimum Requirement for Eligible Liabilities),这允许银行可以没有附加条件地持有其他银行的自救性债务。

  若两类债券不能互换,引发对缓冲要求重叠的担忧,SRB主席Elke Koenig正寻求淡化这种担忧。“在我看来,TLAC和MREL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是为了解决大型银行大到不能倒的问题。”Elke Koenig说。

  “你可以将二者合起来,但必须能清楚地确保MREL也包含TLAC。我不认为TLAC和MREL是两个互相冲突的概念。”Elke Koenig表示,SRB将令MREL与TLAC兼容,这意味着银行不需要再满足两种不同的标准。

  此前,Elke Koenig在法兰克福的一次会议上称,“我们SRB的工作是将TLAC的要求与MREL的要求一致。MREL和TLAC能以兼容的方法被应用至关重要,而我们也将致力这样做。”

多伦多 资金加速逃离
纽约 美联储或不再救银行
F1的领导力启示
东京 日本邮政成今年全球最大I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