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5年09月21日 星期一

1994年墨西哥比索危机还原

本报记者 王丽颖 《 国际金融报 》( 2015年09月21日   第 22 版)

  墨西哥金融危机令工薪阶层的收入多数下降60%,失业率创造了纪录,35%的人生活陷入极端贫困。

  二战后50年间,墨西哥通过奉行积极的进口替代发展政策,逐渐建立了工业化的国民经济体系,被国际经济学界称为新兴工业国的大国发展模式。1992年,墨西哥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就达到3030美元,是拉美国家中仅次于巴西的第二大国。鉴于其经济改革所取得的成就,墨西哥一向被称作经济改革“样板”和投资“热点”。然而,就是在这种形势下,墨西哥却突发了一场金融危机,不仅造成本国金融市场严重混乱,国家财政濒临崩溃,而且波及邻近国家,震撼了全球金融界。

  进口替代工业化

  二战结束后到20世纪80年代初这段时间,墨西哥是一个以国有经济为主的国家,政治形势比较平稳,经济发展速度也很快。40多年中,年平均经济增长速度保持在6%至7%,这样的高速增长得益于历届政府主张执行进口替代工业化模式的经济政策。

  最初,墨西哥经济发展探索从农业向工业化转变,这一进程中,墨西哥的政治稳定有力地保证了经济的持续发展,从而促进了经济产业部门发生了深刻的结构变化。

  在一系列政策的引导下,农业在墨西哥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重由1950年的20%降至1980年的9.3%。工业,特别是制造业的比重却大幅上升,其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从1940年的25.1%增加到1979年的38.5%。从而使墨西哥由战后落后的农业和矿业原料生产国和出口国逐步变为经济结构多样、门类比较齐全的新兴工业国。

  同一时期,墨西哥的社会结构也发生了重要变化,城市人口、雇佣劳动者和中产阶级在人口中的比重增加。城市人口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重从1940年的18%增加到70年代末的50%,20世纪80年代初,墨西哥的中产阶级已占总人口的1/3。

  在经济和技术现代化的进程中,在城市化和商业及服务业迅速发展的推动下,墨西哥的就业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农业部门的劳动力不断向非农产业部门转移。在全国2800万劳动力中约只有600万人从事农牧业,城市人口占到全国人口的72 %以上。商业和服务业等第三产业十分发达。

  在从农业向工业化转变的过程中,墨西哥政府选择了进口替代型的经济增长模式,希望由此快速实现工业化,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但是,由于墨西哥经济、技术落后,缺少必要的中间投入品,在实施进口替代战略的过程中,不得不大量进口发达国家的技术和中间产品。并且,在进口替代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工业体系,由于失去了比较低廉的成本优势,缺乏国际竞争力,无法通过增加出口获得必需的外汇资金。

  到了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进口替代工业化发展模式弊端彻底暴露出其不足:政府干预过多,就业增长缓慢,投资水平低,技术发展不快,在政府的高保护政策下,本国的工业产品质量差、成本高,在国际市场上缺乏竞争力。而工业企业的设备和原材料大量依靠进口,从而导致外贸逆差日益扩大。在外汇收入不断恶化的情况下,墨西哥政府选择了严格的外汇管制制度和盯住美元的汇率制度,1970年-1983年墨西哥甚至实行“爬行盯住美元”的制度。

  不幸的是,20世纪80年代初,由于国际市场上油价下跌,而国际贷款利率大幅度上升,使墨西哥经济陷入困境,1982年8月,墨西哥终于爆发了震惊世界的债务危机,这次债务危机宣告了“政府主导型经济制度”和“进口替代型经济增长模式”的失败。

  1982年12月,德拉马德里就任总统,之后,逐渐放弃了进口替代发展模式,转为开放的外向型的面向出口的发展模式。然而,此时墨西哥全国经济陷于长期的停滞或下降通道中,1980年至1989年,国内生产总值的年平均增长率仅为0.7%,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低于人口增长率的水平,通货膨胀持续上升,1987年达到创纪录的159.2%。

  比索暴跌失控

  工业化失败,经济严重失衡后,国际投资者却利用比索汇率高估和调整的时机,冲击了汇率体系,最终引发了墨西哥金融危机。

  1994 年12月19日深夜,墨西哥政府突然对外宣布,比索对美元汇率的浮动范围将被扩大到15%,这意味着比索将被贬值。尽管财政部长塞拉表示,比索汇率浮动幅度的这一变动是为了使货币当局在管理比索的币值时拥有更多的灵活性,但是这一不大的贬值幅度导致人们纷纷抢购美元,因为他们深信,这一贬值意味着盯住美元的汇率制难以为继。

  这一决定在市场上引起极大恐慌。外国投资者疯狂抛售比索,抢购美元,比索汇率急剧下跌。12月20日,1美元兑换比索汇率从最初的3.47跌至3.925,狂跌13%。21日再跌15.3%。

  虽然墨西哥中央银行进行了有力的干预,但在“羊群行为”的刺激下,外国金融投机者和本国投资者依然担心1982 年的债务危机会重演,仅在短短的两天时间内,墨西哥就损失了50 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只剩下30 亿美元的储备。

  在宣布贬值两天后,12月22日,墨西哥政府金融当局与由企业、工会和农民代表组成的“福利、稳定和发展契约”委员会进行紧急磋商,宣布政府决定取消干预,实行比索汇价自由浮动,由市场供求决定汇率,直至其趋于稳定。同时,政府要求企业和工会支持冻结商品和劳务价格60天,以便稳定民心和消除金融市场出现的混乱。

  然而,由于公众对墨西哥的政治和经济形势缺乏信心,人们依然在市场上大肆抢购美元,致使比索贬值的失控局面未能刹住,比索对美元的汇率由贬值前的3.74∶1下跌到5.9∶1,短短的三天时间,贬值60%。整个金融市场一片混乱,这在现代金融史上是极其罕见的。 

  由于墨西哥吸收的外资,有70%左右是投机性的短期证券投资。比索暴跌挫伤了投资者的信心,促使他们纷纷从投资和证券交易市场撤资,这样的资本外流对于墨西哥股市如同釜底抽薪,墨西哥股市应声下跌。12月30日,墨西哥IPC指数跌6.26%。

  在被称为“黑色星期二”的1995年1月10日,墨西哥股市一度下跌了11%。到3月3 日,墨西哥股市IPC指数已跌至1500点,比1994年金融危机前最高点2881.17点已累计跌去了47.94%,股市下跌幅度超过了比索贬值的幅度。 

  为控制事态,上任不久的赛迪略总统提出一项紧急经济计划,决定紧缩公共开支5.2%,并于社会各界签署协议,控制工资上涨幅度,并通过设立特别基金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恢复金融市场的稳定。

  然而,这些措施并没有产生多大的效用。因为经济基本面的改善是长期的,缓慢的,而金融危机则是临时的,非常剧烈的,这就好比,现在有家银行因为流动性不足,无法支付客户的提款要求,面临着即将破产的境地,为了防止该银行破产的局面,很多专家提出了降低管理费用,提高银行管理效率,降低员工工资等临时措施。很明显,这些措施治标不治本,根本无助于减轻马上面临的金融危机。

  外资管理不力

  墨西哥金融危机的“导火线”是比索贬值,无怪乎国外学术界亦将这一金融危机称作“比索危机”。但是,贬值并非必然会诱发危机,因为墨西哥在1954 年和1976 年实施的两次贬值并没有带来危机。可见,1994 年墨西哥金融危机的爆发,是一系列经济和政治问题在各种不良因素的作用下发生质的变化的必然结果,不是墨西哥政府所说的“运气不好”。

  研究者认为,墨西哥金融危机的根源在于以下四个方面:其一,用短期外资弥补经常项目赤字。如果说外汇储备的减少、比索的贬值与金融危机的爆发三者之间存在着明显而直接的因果关系,那么,用投机性强、流动性大的短期外国资本弥补巨大的经常项目赤字,则是导致墨西哥金融危机的深层次根源。

  其二,以“汇率锚”为核心的反通货膨胀计划在降低通货膨胀率的同时,却高估了比索的币值,因为比索的贬值幅度小于通货膨胀率的上升幅度,也不足以抵销墨西哥通货膨胀率与其主要贸易伙伴美国国内通货膨胀率的差距,从而打击了本国产品的竞争力。据估计,在1991至1993 年期间,比索累计高估了26%。

  其三,在实施金融自由化的过程中没有加强对金融部门的监管。例如,在实施银行私有化的过程中,政府关注的是如何以高价卖出国有银行,对投标者的管理能力和其他因素则较少考虑。因此,有些投资者虽然过去从未涉足金融业,但为了获得一家国有银行的购买权,不惜一切代价地以高价投标。中标后,该银行的新主人却常常为了尽快收取回报而从事高风险的金融活动,或因缺乏必要的经验而无法发展业务。这一切都或多或少地损害了整个国家的金融部门的稳健度。

  其四,1994 年墨西哥政局发生的动荡,使外国投资者对这个国家能否保持经济的持续增长产生了疑问。1994 年1 月1 日,恰帕斯州爆发了农民起义。3 月23 日,革命制度党总统候选人科洛西奥在北部城市蒂华纳进行竞选时遇刺身亡。这位有望成为墨西哥新总统的政治家当时任社会发展部部长,曾任革命制度党全国执行委员会主席。他是墨西哥几十年来第一个被谋杀的总统候选人。因此,这一事件不仅使墨西哥大选形势蒙上了阴影,而且还使投资者对这个国家的政局是否稳定产生了疑虑。9 月28 日,革命制度党总书记、党内第二号人物何塞·弗朗西斯科·鲁伊斯·马谢乌也被人暗杀,毫无疑问,暗杀事件加剧了投资者撤离的恐慌情绪。

  研究者还认为,对外资管理不力也是墨西哥金融危机爆发的重要原因之一。在拉丁美洲,墨西哥按其领土面积和人口属第三大国,在1968年至1988年间,有4届总统因经济危机而倒台。1988年卡洛斯·萨利纳斯总统上台执政,为刺激经济的增长,加速了国有资产的私有化进程,而私有化的实施需要大量的资金,为此墨政府放宽了对外资进入的限制。但是在大量引进外资的同时,没有对外资加以正确引导和管理,埋下了危机的隐患。

  引进外资规模失控。多年来墨西哥当局没有立足于内部资金积累和增加本国投资比重,而是把本国的经济发展维系在外国资本上,这样,就使本国经济对外资的依赖性过大,造成了墨西哥经济发展的脆弱性。如1989年,墨西哥吸引的外资仅为10亿美元,而1990年猛增到84亿美元,至1994年底共引进外资730亿美元,而本国的储蓄率仅13.7%,私人储蓄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从1988年的18.8%降至1994年的9.15%,低于工业发达国家,更低于一般发展中国家。

  从理论上说,只要国际收支中资本项目能保持相应的盈余,那么经常项目即使出现较大的赤字。关键是,使资本项目保持盈余的外资不该是投机性较强的短期外国资本,而墨西哥用来弥补经常项目赤字的资本项目盈余却正是这种资本。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墨西哥当局放宽了对外资进入的限制,全面开放金融证券市场,外资大量涌进墨西哥,至1994年达730亿美元,但其中70% 至80%属于有价证券投资。

  由于金融投资的特点是追逐高额利润,缺乏稳定性,具有很强的投机性,一有风吹草动,就会瞬间抽走,转移他国。为了稳定外国投资者的信心,政府除了表示坚持比索不贬值以外,还用一种与美元挂钩的短期债券取代一种与比索挂钩的短期债券。1994年西方经济开始复苏,利率随之上扬,再加上墨西哥政局不稳,一些外国投资者便开始大量抽走资金,结果造成外国资金大量外流,在这种情况下,墨西哥政府不得不动用国际储备干预外汇市场。

  在金融危机爆发前夕,墨西哥政府发行的短期债券已高达300亿美元,其中1995年上半年到期的就有167.6亿美元,而外汇储备则只有数十亿美元。事实表明,墨西哥政府用与美元挂钩的短期债券来稳定外国投资者信心的做法是不明智的。这种债券固然在短时间内达到了目的,使200多亿美元的短期外资留在国内,但由此而来的风险更大,因为比索价值的下跌,不管其幅度大小,都会降低间接投资的利润,从而加剧资本外流,也使短期债券市场面临更大的动荡。

  此外,墨西哥政府还忽视了汇市和股市的联动性,金融政策顾此失彼。墨西哥政府宣布货币贬值的本意在于阻止资金外流,鼓励出口,抑制进口,以改善本国的国际收支状况。但在社会经济不稳定的情况下,极易引发通货膨胀,也使投资于股市的外国资本因比索贬值蒙受损失,从而导致股市下跃。股市下跌反过来又加剧墨西哥货币贬值,致使这场危机愈演愈烈。

  全球市场受波及

  墨西哥这次金融危机造成的后果不亚于20世纪80年代债务危机所带来的灾难。国家外汇储备由1993年底的234亿美元猛降到1995年1月初的55.46亿美元,对外支付能力严重下降。外资撤离,墨西哥还出现了国库告急问题,墨政府发行的280亿美元的短期债券中的40%为外国投资者持有,货币危机发生后,外国投资者大量抛售这种短期债券,使墨财政陷入困境。

  此外,危机使得墨西哥外债负担更加严重。1995年底,墨西哥外债余额高达1009亿美元,比1994年增加18.1%,外债余额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从1994年的32.7%上升到1995年的40.7%。据统计,至1995年5月,墨西哥固定收益的有价证券市场上的外资从危机前的211亿美元下降到122.2亿美元,股市上的外资从344亿美元下降到219.5亿美元。全年私人投资减少29.5%,公共投资减少8.7%。危机初期,银行利率平均每天上扬15%-20%,企业承受着资金不足和成本提高的双重压力,生产全面下降,全年国内生产总值下降7%。

  1996年6月墨财政部一份报告宣布,这场危机使国家付出了420亿美元的代价。还加剧社会矛盾,由于墨西哥在商品供应方面严重依赖进口,比索的贬值使全年通货膨胀率高达50%,比1994年上升44个百分点。工薪阶层的收入多数下降60%,失业率创造了纪录,35%的人生活陷入极端贫困,从而进一步加剧了经济、社会的不稳定性。

  这场货币和股票市场的冲击波也开始危及世界货币和股市的稳定,造成了一些国家股市行情的下跌,引起各国投资者的恐慌。世界各国和国际经济组织都密切关注金融危机的发展,为防止墨西哥金融危机的影响继续扩大,危及世界金融体系的正常运作和稳定,美国和加拿大等国以及国际经济组织立即对此作出反应。

  由于墨西哥是美国的第三大贸易伙伴,如果墨西哥的金融危机不能够得到有效遏制,则美国将在墨西哥的销售额1995年减少100亿美元,使本来贸易赤字高企的美国外贸形势更加雪上加霜。稳定的墨西哥比索有利于北美自由贸易区的稳定。而北美自由贸易区对美国的净出口、收入、投资和出口所带来的就业岗位都能起到积极作用。

  正因为北美自由贸易区和墨西哥金融稳定对美国经济至关重要,克林顿政府指示美国财政部帮助稳定墨西哥金融市场,美联储为支持比索,曾于一天之内应墨西哥中央银行的请求两次买进墨西哥比索,抛出美元。加拿大中央银行也不得不多次入市干预外汇市场。随着墨西哥金融危机的持续,国际社会再次提供新的援助计划,克林顿政府决定从美国340亿美元的外汇稳定基金中拨出200亿美元作为贷款和贷款保证援助墨西哥政府,以挽救一泻千里的比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178亿美元,国际清算银行提供100亿美元,以美国为主的500亿美元的国际资本成功地稳定了墨西哥金融危机。

  在拉美区域内,由于阿根廷、巴西、智利等其他拉美国家经济结构与墨西哥相似,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债务沉重、贸易逆差、币值高估等经济问题,墨西哥金融危机爆发首当其冲受影响的是这些国家。

  由于外国投资者害怕墨西哥金融危机扩展到全拉美国家,纷纷抛售这些国家的股票,引发拉美股市猛跌。在墨货币危机发生的当天,拉美国家的股票指数同墨股票指数一起下滑。其中巴西股票指数下降11.8%,阿根廷下降5.0%,智利下降3.4%。1995年1月10日股价指数与1月初相比,巴西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的证券交易所分别下跌9.8%和9.1%,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证券交易所下跌15%,秘鲁利马证券交易所下跌3.8%。同时拉美国家发行的各种债券价格也出现暴跌。在股市暴跌中,投资者从阿根廷抽走资金16亿美元,从巴西抽走资金12.26亿美元,相当于外资在巴西投资总额的10%,整个拉美证券市场损失89亿美元。

  受墨西哥金融危机影响,1995年1月欧洲股市指数下跌1%,远东指数下跌6.5%,世界股市指数下降1.7%。作为墨西哥邻国的美国受到巨大冲击,美国在墨的200亿美元股票就损失了70亿美元,加上比索贬值,损失近100亿美元。

1994年墨西哥比索危机还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