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4年11月10日 星期一

阿富汗上了“中国车”

本报记者 付碧莲 《 国际金融报 》( 2014年11月10日   第 04 版)

  美英联军从阿富汗撤军了,新一届的阿富汗政府要独立治国了,全世界都在翘首以待新的阿富汗政府会何去何从。

  刚就任阿富汗总统一个月的阿什拉夫·加尼·艾哈迈德扎伊的首次出访选择了中国,这不得不引起全世界的侧目。于是乎,关于“中国将在阿富汗的后北约时代扮演关键角色”的说法开始泛滥。

  日前,阿富汗问题伊斯坦布尔进程第四次外长会议在北京圆满落幕,其间,中阿双方既为联合反恐达成了共识,同时阿富汗也得到了中方援助与投资阿富汗的承诺。然而,中国之于阿富汗究竟是一个怎样的角色,现在定位似乎还为时过早。投资者?参与者?盟友?一切皆有可能。

  新总统的第一站

  10月26日,美英联军撤出阿富汗赫尔曼德军事基地,至此,历时13年又20天的阿富汗战争宣告结束。两天后,阿富汗刚就任一个月的新总统阿什拉夫·加尼·艾哈迈德扎伊正式出访中国,这是他第一次开展国事访问。

  在加尼访问中国的当天,中阿发表了关于深化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在双方签署的联合声明中,中方承诺今后4年将向阿富汗提供总计20亿元的无偿援助,帮助阿富汗开发油田和矿山,为阿富汗培训3000名各领域专业人员。除获得中方承诺的无偿援助外,还确认了中国企业帮助阿富汗开采铜矿和油田事宜。显然,这就是最直接的答案。

  “阿富汗新总统选择首访中国,这也是一种没有选择的选择。”暨南大学教授、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吴非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其实,对阿富汗新政府而言,首选的伙伴或盟友自然希望是美国,而且并不希望美军撤离,因为阿富汗政府还没有能力来主导这个国家的发展。但是,美军撤离阿富汗是既定的,随着美军撤出阿富汗,美国对阿富汗的投资也会减少。对美国而言,留在阿富汗给自己带来的麻烦已经远远大于获得的好处。因此,阿富汗政府明白,很难从美国获得大量的资金。”

  “其实,排除美国之后,阿富汗政府第一个寻找的盟友是俄罗斯。在今年年初,阿富汗前一届政府就接触过俄罗斯,希望俄罗斯能参与阿富汗的投资。但是,俄罗斯对于插手阿富汗有所顾忌,而且俄罗斯目前没有大量的资金能投入阿富汗。”

  显然,中国是能投得起大量资金的国家。据悉,中国已经是阿富汗的主要投资国之一,总投资额约为59.5亿欧元,主要投入到矿产和自然资源领域。仅国有企业中冶集团就在阿富汗投资了27.75亿欧元,主要用于开采位于喀布尔附近梅斯艾纳克的铜矿。

  而中国在经济上能给予阿富汗大规模投资以及无偿援助之外,对于他国政治则一直秉持着克己复礼。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解决阿富汗问题提出的五点主张是:“阿人治阿”、推进政治和解、加快经济重建、探索发展道路和加强外部支持。巴基斯坦国防大学教授里法特·侯赛因说,如果相关国家遵循并采用这五点主张,相信一定会在阿富汗和平进程中取得伟大成果。中国一贯的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主张自然也是阿富汗政府所乐见的。

  中国的战略规划

  在阿富汗积极寻求与中国合作的同时,中国对于阿富汗也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中国为什么愿意将大把大把的资金投向阿富汗呢?

  10月31日,阿富汗问题伊斯坦布尔进程第四次外长会议在北京举行,这是首次主办有关阿富汗问题的国际会议。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北京宣言》,确定了64个对阿富汗的援助项目。另外,中国外交部在近期任命孙玉玺为首位阿富汗事务特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与加尼举行的会谈上强调,阿富汗新政府成立后,中阿关系发展面临新机遇。

  “中国投资阿富汗以及援助阿富汗,自然有着经济利益。”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沈丁立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阿富汗在过去13年的战争中遭遇重创,整个国家需要重建,这其中自然会有很多的投资机会。从经济利益的角度来看,中国这个拥有全世界最多外汇储备的国家有足够的资金,而且投资很可能获得不错的回报。”

  美国前驻阿富汗大使扎尔梅·哈利勒扎德发表文章称,北京已经在阿富汗铜和石油领域进行了相当多的投资,包括一份开发艾纳克铜矿的30亿美元合约。中国正将目光投向阿富汗的天然气。事实证明,缺乏足够政府支持的西方企业不愿或无力进行此等规模的投资。如果北京能投资于该国基础设施,新的运输走廊将促进西至伊朗和中东、南至巴基斯坦瓜德尔港的中国贸易。

  阿富汗拥有天然的两大优势,一是丰富的自然资源;另一个就是地处伊朗、巴基斯坦、中国和中亚国家之间的战略位置。

  “从前者来说,中国愿意出钱;从后者来说的话,中国不得不出这个钱。”沈丁立表示,“在美英联军撤离阿富汗之后,阿富汗境内的恐怖组织有可能进一步渗透到中国,进而令新疆的局势更加复杂化。只有阿富汗经济获得发展,国内局势稳定,才有利于中国新疆的稳定。”

  在中阿两国最高领导人会晤期间,双方还就严厉打击以“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东伊运)”组织为首的非法移民、越境走私毒品和武器等行为达成共识。中方认定“东伊运”是策划新疆独立的恐怖组织。李克强在阿富汗问题伊斯坦布尔进程外长会上表示,贫穷和落后是滋生极端主义的土壤,呼吁各国加强对阿援助。中国外长王毅也表示,为提高阿富汗新政权对抗恐怖主义的能力,中方将不惜提供各种形式的援助。

  “其实,每个国家都是从自身的利益角度出发。对美国来说,现在撤军是他最大的利益。同样,中阿加强合作也是利益的结合。而目前,只有中国才能做到‘主观为自己,客观为他人’这样双赢的局面。”沈丁立表示。

  吴非同样认为:“中国和阿富汗在投资上有共识,在反恐方面也有合作的空间。帮助阿富汗进行重建、发展经济,才能够既稳住喀布尔,也稳住塔利班。”

  欧美有些酸溜溜

  中阿两国关系迅速加温,尤其是阿富汗新政府的总统作出“北京,而非华盛顿”的首次出访选择,西方国家媒体的各种评论总论总是泛着一种酸溜溜的味道,甚至有媒体称“中国将在阿富汗取代美军”。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联说:“中国不太可能派出武装部队,以避免像美国和苏联一样付出沉重代价。”就像2001年以来美国遇到的情况一样,苏联在1979年至1989年也曾在阿富汗派兵打仗。吴非指出:“中国不擅长对他国进行政治、军事干涉,而且会尽量避免,而更多地从经济方面进行深入。”

  而意料之外的是,美国方面对于中阿“打得”火热的现状表示乐见其成。美国的媒体报道称,虽然中国和美国是争夺亚太地区影响力的对手,但华盛顿欢迎北京更多地参与阿富汗事务。一位匿名的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日前称,自2009年以来,两国在观点上的一致之处越来越多,美国现在将中国视为阿富汗地区的一个“关键参与方”。

  这位官员说:“美国认为阿富汗是一个可以与中国开展真正合作而非竞争的地区。”他说,美国还希望中国将利用其与巴基斯坦的良好关系来说服伊斯兰堡对被指支持阿富汗叛乱分子的势力进行镇压。

  然而,在此之前围绕阿富汗问题,华盛顿对北京鲜有这样的表态。奥巴马总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批评中国在包括阿富汗在内的诸多危机地区惯于“搭便车”,并不为消除危机、实现稳定出力。

  对此,吴非认为,其实美国的态度前后并不矛盾,“以前美国在阿富汗,美国自然希望中国不要参与其中,完全由它来主导。而到美国撤离,美国担心俄罗斯会趁机进入阿富汗,毕竟阿富汗的很多建设都是苏联时代的,由俄罗斯来帮助其恢复会更顺手。那么,中国的加入自然能对俄罗斯在阿富汗事务上起到制衡的作用。”

  援助允诺了,投资敲定了,而所有的一切还需要安全作为前提。美英联军将在12月底之前撤离阿富汗,只留下一小部分继续驻留,但是主要任务是负责训练阿富汗军队,战斗任务将只由阿富汗军队承担。曾经,由苏联扶持的阿富汗民主共和国政权在苏联撤军后而瓦解,而这样的历史是否有可能将重演?

  “阿富汗会不会再陷战乱,要看经济的发展,经济发展不起来,战乱也就在所难免。”不过,吴非表示,“目前,塔利班要进攻卡塔尔比较困难,毕竟美军虽然撤离了阿富汗,但是美国在中亚布有军事基地,发动空袭是很快的,塔利班会有所忌惮。但是,出现骚扰、滋事、挑衅这种局部混乱的局面则很可能在所难免。”

欧盟“摊派费”乱账
阿富汗上了“中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