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4年07月07日 星期一

赌徒的30天

本报记者 严言 《 国际金融报 》( 2014年07月07日   第 01 版)

  CFP 图

  “又有一批赌球者想上天台了。”

  7月1日,德国足球队与阿尔及利亚足球队90分钟内打平,未进一个球,刘辉在微信朋友圈只发了一句话。

  所谓“上天台”是有来历的:6月13日,西班牙被荷兰打进5球,3位香港球迷相约在天台自杀。

  刘辉是某医疗器械品牌代理商。世界杯开赛来,熬夜看球,下注赌球,一旁的妻子插嘴,“两个星期不到,瘦了19斤,这是找死的节奏。”

  8000多公里外的巴西世界杯,中国足球队依然缺席,但和刘辉一样,中国看客以别样的方式轰轰烈烈地参与着——买足彩。这一次,足彩比任何时候都看上去像一份事业:中央电视台的《豪门盛宴》开设了足彩销售数据播报版块;金融机构也想插一扛。截至第一季度末,包括社保、基金、QFII、券商、保险五大机构共持有14只互联网彩票概念股,累计市值达42.5亿元。

  “地上一千亿,地下一万亿。”虽然足彩收入在世界杯期间增量明显,但相较于地下赌球,小巫见大巫。各地公安在微博上不时发出警示——“赌球违法”、“赌球甚至伤害生命”。世界杯开赛仅几天,官方媒体连续播报数起打击地下、跨境赌球案件。

  一场地上与地下、境内与境外的博彩业竞赛伴随着世界杯比赛,日日上演。

  足彩与赌球  

  外围盘口相比国内博彩的玩法更多、更自由,当然也更管不住自己的手。足彩和赌球的界线,或许更应该从“不自由”上面做功夫

  “请你告诉我,买足彩和赌球有什么区别?”

  7月2日凌晨1点多,带着些许醉意,刘辉不断重复着这个严重缺乏法律意识的问题。

  刘辉白天精力有限,记者也只好凌晨采访。“世界杯开赛后就没怎么管生意”,除了享受比赛,刘辉最大的乐趣是“托关系对一些比赛下下注”。

  下注多大,输赢多少,刘辉一直没说。倒是他的妻子一直念叨他瘦掉的19斤。

  因为赌球丧命的不是没有。刘辉没说自己,但他知道这个圈子。据他说,比赛首日,上海一位球迷下注海外盘,压30万元赌巴西队将以比分2:1战胜克罗地亚,第91分钟,巴西队球员奥斯卡再进一球,将比分由原来的2:1改写为3:1,30万元瞬间化为乌有。该球迷一时难以接受,跳楼身亡。

  除了香港3个“上天台”的,6月25日,意大利与乌拉圭比赛后第二天,福建球迷因赌球损失惨重自杀。

  广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球迷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外围盘口相比国内博彩的玩法更多、更自由,当然也更管不住自己的手。该球迷在四五年前开始接触外围赌球,但始终不敢下重注,原因是“亲见不少朋友赔上了一切”。

  本届世界杯是社交媒体兴起后的第一届世界杯,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投注足彩成为竞猜比赛胜负之外的最热门话题,几乎每场比赛前后,微信、微博都会被各种投注截图刷屏。

  根据国家体育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仅世界杯首个比赛日,竞猜单日销量就突破了1.5亿元,是2010南非世界杯单日销量的3倍。《中国体彩报》消息,世界杯11个比赛日,竞彩足球两周的销量已经接近40亿元,单场比赛销售彩票场均过亿。人们已经不满足于充当世界杯的“看客”,更多人开始通过竞猜比赛结果来更深层次地参与世界杯,甚至是一些不懂球的“伪球迷”。

  “现在每天会在足彩上投资20元,博彩是我看世界杯的动力。”东方资产管理公司项目负责人苏畅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坦言,买世界杯足彩主要是“为了找个理由看球”。

  苏畅自认为自己连“伪球迷”都算不上,只是为了确保世界杯期间仍然有“谈资”,不得不突击扫盲一下,一不小心成了“体育博彩新鲜人”。

  “最初连盘口、赔率都看不懂,厚着脸皮向身边的球迷朋友讨教,后来熬夜看比赛渐渐有了期待。”苏小姐告诉记者,世界杯开始后不久,在朋友鼓励下,接触到博彩,“现在通过手机APP就可以买,非常方便。”

  她边说边拿起手机,点开手机淘宝,选竞猜的比赛结果,几个步骤,投注完成。

  苏小姐的同事大抵都是如此,投注金额十几元,“哪天发了疯,狠狠心也就是几百元的量”,主要都是为了拉近与同事、朋友之间的距离,当然了,能赢最好了。

  刘辉其实也明白,“赢面很小”。他自称自己是阴谋论患者,“足球比赛结果都被利益集团掌控,特别是博彩公司。”

  世界杯异化  

  2014年巴西世界杯博彩总额或将突破2000亿欧元。这个数字是2006年德国世界杯的10倍。在问博彩业“为何发达”之前,不妨问问博彩业“何以发达”  

  博彩公司操控世界杯比赛一直是个传说,但博彩业的日益繁盛是不争的事实。

  国外研究机构的数据显示,2014年巴西世界杯博彩总额或将突破2000亿欧元,较2010年南非世界杯翻一番,而在2006年德国世界杯,全世界范围内可计算的博彩总额仅仅只有200亿欧元左右。中国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首个比赛日精彩单日销量为0.5亿元,而本届巴西世界杯首个比赛日竞猜单日销量1.5亿元,小组赛前10个比赛日在中国通过手机APP下注总额达40亿元。

  对于一些人来说,世界杯与其说是球迷的节日,还不如说是赌徒的狂欢。上述广州球迷告诉记者,“一个在英国留学的朋友,本身是足球迷,很自然接触到了博彩。起先什么也不懂,后来渐渐摸到点门路,开始波胆下大球。一开始赌运不错,的确赚到了不少,但尝到甜头后,他加大了注码,最后赚的全又赔了回去。”

  在此次采访中,令记者颇感意外的是,不少铁杆球迷对于足球博彩有着较为负面的看法。上海曼联球迷协会ShanghaiReds负责人之一的小陈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赌球会剥夺原本看球最纯粹的快乐。“感觉买了以后,看球的性质就变了,不过我会帮买的人提建议。”小陈说这已经是他看的第四届世界杯了,之前无论是联赛还是杯赛,他都没有尝试过买足彩,“自己并不是没有了解,但我想保留住这份作为球迷最单纯的快乐。”

  警醒着的毕竟是少数。过去三届世界杯,中国竞猜型彩票销售经历了“三级跳”,从2006年的4.6亿元,到2010年的22亿元,再到2014年预期将达到的100亿元至150亿元。

  而官方体彩依然远不如地下私彩和海外博彩受欢迎。据不完全统计,全球非法赌博市场市值高达7000亿美元,其中亚洲占了53%的份额,两倍于欧洲的25%。中国彩民之所以更青睐于海外博彩,最主要的原因除了玩法多样和返奖率高外,还因为相较于国内严格的监管,海外博彩拥有更高的自由度。中国每年因赌球而流出境外的赌资超过6000亿元,是全国彩票一年发行总额的15倍。

  《经济学人》2013年报道显示,中国已经成为了全球赌博金额最高的国家,每年涉及金额18万亿元,以2.15万亿欧元牢牢占据着全球每年博彩及博彩涉及金额最高的国家排行榜榜首,远高于韩国的1.4万亿欧元、意大利的1.26万亿欧元和英国的1.175万亿欧元。

  输赢的操纵者  

  “从来没有任何一项体育项目像足球这样被博彩公司控制得如此彻底。”有网友感叹。确实,赛程才刚过半,操纵者就已经浮出水面

  博彩公司巨大的利益回报让假球的魅影在世界杯赛场上闪现。

  在小组赛尚未结束的时候,英国《每日邮报》披露,国际足联的安全专家已经确认了一些受到操纵的球队。消息一出,各国媒体闻风而动,根据巴西世界杯开始以来各家博彩公司给出的盘口、赔率,锁定了三场疑似比赛:尼日利亚与波黑、巴西与喀麦隆及德国对加纳。

  尼日利亚1比0胜波黑的比赛中,主裁判的两次关键误判改变了比赛的结果。随后有媒体拍到当值主裁判彼得·奥莱利竟然与尼日利亚的门将一同庆祝相拥的场面,该画面随后引发球迷的抗议;在巴西对战喀麦隆的比赛中,喀麦隆用一个过于明显的失误,为巴西增加一个净胜球,使其在接下来的1/8决赛中避免了与强队荷兰的正式交锋;在德国与加纳战平的比赛中,博彩公司威廉希尔开出了德国胜1.33/平5.0/负9.0的赔率,该盘口的诡异让人不得不怀疑德国有意放水。

  事实上,尼日利亚在遭法国淘汰后引来了各种“假球”质疑,而另一支非洲球队喀麦隆则成为了第一支被证实踢假球的球队。

  在小组赛0比4不敌克罗地亚后,就有流言称,喀麦隆涉嫌踢假球,德国《明镜周刊》6月29日首先公布了喀麦隆踢假球的证据:新加坡一家赌博庄家赛前精准地预测到了比分,而且还预测到了喀麦隆上半场就有人会被红牌罚下。果不其然,上半场结束前喀麦隆球员亚历山大·宋被红牌罚下。

  报道立即引起了喀麦隆足协的注意,6月30日,该足协发表一封声明,承认喀麦隆与克罗地亚一战受到了赌博集团的操纵,坦言国家队中有7名球员涉嫌假球。

  “我们还没有和国际足联进行沟通,我们只是想表达,他们不代表我们国家足球的风格和道德。”喀麦隆足协临时主席约瑟夫·奥夫纳说,“尽管喀麦隆的足球此前从未因为假球或类似情况受到过制裁,但我们仍然承诺,会不惜一切代价尽快地解决这场风波!”

  那么,博彩公司是否有能力影响世界杯、欧洲杯、美洲杯、亚洲杯等国际足球赛事?

  资料显示,全世界的博彩巨头分别位于欧洲的英国、德国,亚洲的澳门、美国的拉斯维加斯,但是美国人的国球是橄榄球,足球对于美国人来说只是排到第五的运动,所以拉斯维加斯的博彩公司们对足球赛事影响不大,而澳门的博彩公司仅仅在亚盘具有影响力。目前,博彩公司中的欧洲三个巨头却拥有80%以上的影响力,它们分别是英国的威廉希尔(WilliamHill)和立博·希尔顿(Ladbrokes)、以及德国的SportWetten。

  在国内某著名的体育网站,一张帖子这样写道,从来没有任何一项体育项目像足球这样被博彩公司控制得如此彻底。欧洲三大博彩公司是欧洲各大足球俱乐部的幕后最大赞助商,他们不遗余力推广足球运动,为各大俱乐部球星炒高身价,球星们频繁动辄几千万欧元的天价转会费和年薪,不是只靠卖门票、出售电视转播权赚钱的俱乐部能够负担得起的。

  赔率的秘密  

  无论比赛的结果如何,只要押注两支队的投注额落在某一个特定区间,博彩公司就稳赚不赔,这个特定区间就是博彩公司的盈利区间

  为什么球迷倾家荡产,而博彩公司只赢不输呢?秘密在于赔率。

  赔率是英国人奥格登于1790年发明的。人们总喜欢为某些竞技或者比赛进行结果预测,在赔率诞生之前,任何的预测都是主观的,都是人们根据自己的思维凭空想象得出的结论。为了增加社会和人们的关注度,同时使对比赛结果的预测更加客观和科学,奥格登推出了赔率这一概念。最初的赔率是以百分比例的形式出现的,用来描述竞技胜负的概率,随着这些数字的不断量化,才出现了如今的赔率形态。所以赔率的定义是:将某项竞技或比赛进行数字量化后,所得出的科学、客观的结果预测。因此,赔率可以被认为是科学、客观反映竞技或比赛结果的数据形式。

  举个例子,德国队与葡萄牙队即将比赛,假如你开了一家博彩公司,开出的赔率如下:如果德国队胜,则赔率为0.78。这意味着押注德国队的彩民投1元钱,能得到1.78元;如果葡萄牙队胜或者平,则赔率为1.12。这意味着押注葡萄牙队的彩民投1元钱,能得到2.12元。

  假如押注德国队的总金额为100万,押注葡萄牙队的总金额为80万。因此你的博彩公司在赛前收到的总押注金额为180万。那么,如果德国队胜了,你的博彩公司需要赔出100万×1.78=178万。你的毛利为:180万-178万=2万。如果葡萄牙队胜了,你的博彩公司需要赔出 80万×2.12=169.6万。你的毛利为:180万-169.6万=11.4万。

  从中不难看出,无论比赛的结果如何,只要押注两支队的投注额落在某一个特定区间,博彩公司就稳赚不赔,这个特点区间就是博彩公司的盈利区间。

  很多彩民认为,只要凭着丰富的经验以及多年积累的足球知识,比如球员数据、教练风格、过往赛季等信息,他们就能精确的预测比赛,从而在博彩中获得可观收益,事实却并非如此。

  由于信息的不对称,博彩公司通常被认为掌握着更多的消息渠道,他们会根据赛前获取的内幕消息对赔率进行实时调整。这一点在国外博彩公司针对欧洲足球转会市场开出的赔率中表现尤为明显,球迷常常根据赔率高低来推测球员转会的可能性和完成进度。

  本届世界杯小组赛第二轮,意大利0∶1不敌哥斯达黎加。赛前,英国博彩巨头威廉希尔开出的初赔为:意大利胜1.29/平5.00/负9.00。为了保持下注资金的相对均衡以及确保能够抵御任何不确定变量,博彩公司通常会在开盘后,在总投注额以及竞争对手给出的赔率基础上,通过让球保持上下盘投注额的平衡。

  在博彩公司内部,有一群风险分析师在赛前收集定量和定性的比赛消息,制定出最能反映赛果的赔率。定量的信息包括两队过往交战记录、主客场胜负平情况等统计数据,根据可能影响比赛结果的几个要素建立数学模型,开出一组赔率。

  与此同时,博彩公司还会根据队伍状况、教练的战术人选、核心球员的伤病情况、裁判员过往执法记录等能够左右赛况的消息,来调整赔率。比如上周传出巴西球星内马尔受伤恐无法参加之后的1/4决赛之后,包括威廉希尔在内的各大博彩公司都相应调低了巴西1/4决赛对手哥伦比亚输球与双方打平的赔率。

  中国式博彩  

  与过去相比,中国式博彩的发展,亮点均在互联网。几乎所有知名网络公司都参与了本届世界杯博彩的激烈竞争。可以想见,未来的中国博彩,也将在中国政策环境里,到处冲撞突围    

  世界杯上没有中国队的身影,但足球博彩业里,中国人却异常活跃,特别是移动支付提供的便利渠道,中国彩票市场发展迅猛。

  根据易观《2014年第一季度中国网络彩票市场监测报告》数据显示,第一季度移动互联网彩票规模达15.6亿,环比增速为49.4%。有媒体分析,世界杯彩票正在成为春节红包之后的另一波移动支付热潮,除了正规渠道外,地下私彩、海外博彩等非正规方式也通过网络平台抢夺用户与资金。

  国际软件公司思爱普亚太区高级副总裁安德烈·皮切尔表示,如今85%的中国消费者通过手机APP来购买商品,而根据BBC的新闻报道,这一数字已经较三四年前提升了30%左右。

  2014年4月,中国体育彩票迎来了发行20周年。20年来,中国体育彩票一共发行超过7000亿元,筹集体彩公益金超过2000亿元。

  根据中国体彩网的数据显示,中国足球彩票“胜负游戏”自6月中旬至7月首周,每期投注总额维持在2500万元左右,体量较其他博彩平台并不耀眼,但与世界杯之前的1600万相比还是有了显著的增长。

  世界杯期间,国内各家互联网公司也都相继推出了不同类型的足球彩票,移动互联网加码世界杯也成为网络彩票业务的引爆点。淘宝彩票不仅推出了多重投法,还推出了“大神荐赛”,由“淘宝足彩第一人”每天给出精选方案;此外,手机下单还会有补贴,保证购买者“包赚不赔”;500彩票网则推出了“疯狂猜球活动”,球迷可以一边看球一边猜未来三分钟球场上会发生什么,竞猜项目包括进球、红黄牌、任意球、角球等多种赛场上可能发生的局面,投注渠道与竞猜项目的日益多样看起来会成为之后中国博彩业的发展方向。

  除了像新浪、网易、腾讯这样的门户网站,淘宝和阿里巴巴等第三方支付平台也参与到了本届世界杯博彩的激烈竞争。据记者了解,各大网站的博彩平台尽管竞猜项目丰富,但在竞猜成功后都会扣除相应的税金,而微信平台尽管只能进行胜平负的竞猜,但能够获得全额的竞猜奖金,只要添加银行卡信息就可以进行博彩交易。而随后例如虎扑论坛、各大游戏社区也陆续推出了世界杯博彩板块。

  不过,伴随网络博彩、足球彩票而产生的钓鱼网站、诈骗网站也呈现“井喷”趋势,“庄家暗箱操作”、“卷钱跑路”的案例屡见不鲜。据金山毒霸安全中心统计,博彩类钓鱼网站每天的访问量超过800万次。360互联网安全中心也监测发现,近期与世界杯相关的博彩类钓鱼网站猛增2-3倍。

  不少球迷存在这样的法律误区,认为加入专门的微信赌球群参与赌球的行为与购买足球彩票没什么不同,都不属于违法行为。对此,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表示,“博彩是由具备合法资质的机构发行与销售经过审批的彩票品种的行为,是一种合法行为。网络销售彩票需要与发行机构合作,由发行机构审批,未经过审批而发行的彩票属于违法行为。”

  “足球博彩在意大利享有着‘几乎是绝对的自由’。”被公司派驻上海工作的意大利人马西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除了从博彩公司进行投注,我们有时也会在朋友之间设置类似的赌局,由一位朋友充当庄家,大家可以任意决定投注金额,但参与的都是彼此熟识的哥们。”

  对于中国的博彩业管制,马西莫表示有所耳闻。“我能够理解有的国家限制体育博彩的原因,但我觉得事情可能并不像他们(管理部门)想像的那样严重。”马西莫说,在意大利同样有着彩民为了博彩而债台高筑,“无论是哪种赌博,都会助长人们不劳而获的思想,但起决定性因素的始终应该是人本身,而不应该通过政府或管理部门的禁止手段”。

赌徒的30天
东亚需要“合”思维(社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