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4年06月30日 星期一

赴美IPO潮下的跨境审计隐忧(概念)

本报记者 宋璇 《 国际金融报 》( 2014年06月30日   第 15 版)

  2014年可能成为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大年”,与此同时,中概股跨境审计或许也将引来转机。

  6月24日,迅雷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今年以来继达内科技、爱康国宾、乐居、微博、猎豹、途牛旅游网、聚美优品、京东商城、智联招聘之后第10家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同时也是第119家在纽约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的中国企业。

  2010年是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巅峰期,共有43家中国企业赴美上市,融资金额达39.9亿美元。之后,由于个别企业财务造假,遭遇资本市场对中概股企业的信任危机,以及做空机构的狙击等因素,中概股赴美上市步入低潮,2011年和2012年中概股上市数量下降至14家和2家,2013年略有回升,但仅有8家。

  除了上市数量大幅下降,信任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还扩展到了中介机构,2011年以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逐步收紧了中国企业“反向收购”的门槛,并启动了针对中概股及其雇佣的上市服务机构的调查,会计师事务所在调查范围内。

  由于拒绝向SEC提交赴美上市公司的审计底稿,今年1月22日,普华永道、德勤、安永和毕马威四大会计师事务所被SEC暂停审计在美上市公司6个月,理由是四大此举违反了美国法律。而四大中国分所则称,是按照中国证监会的要求进行的。如今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中国分所或迎转机。

  6月4日,这一禁令被延迟90天执行。据SEC颁布的一项指令显示,SEC同意推迟90天执行先前的禁令,给予四家公司准备上诉材料的时间。

  中国方面也在积极推进会计师事务所跨境审计工作。

  5月初,财政部会计司印发《会计师事务所跨境执行审计业务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旨在规范一直制度空白的会计师事务所跨境执行审计业务行为。该规定的征求意见期已于5月30日截止。

  “由于语言障碍,不同的法律、法规和企业经营环境,以及审计成本问题等因素,由中国会计师事务所和海外会计师事务所共同审计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这是一种很自然的选择。”对于会计师事务所跨境合作的问题,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IPA AU)全球执行总裁安德鲁·康威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IPA AU是澳大利亚政府认可的三大会计师专业团体之一。作为专业会计师团体的负责人,在安德鲁·康威看来,该规定不会影响海外会计师事务所的独立审计服务。相反,该规定能够避免境外事务所与境内不符合资格条件、不具有上市公司审计经验的事务所开展合作,尽力避免和减少审计风险,这既是对境内外投资者负责,也是对境外事务所负责。

  对于中国内地企业境外上市审计业务,财政部负责人则表示,应充分尊重上市地法规制度的要求,充分尊重上市企业依法作出的市场选择,但是,不能允许这一审计业务反而成为中国内地的“执业禁区”和“监管真空”。

  安德鲁·康威表示,不否认在执业过程中,一些会计从业人员的资质和水平存在参差不平的问题,但整体来看,经过多年的发展,各国会计人员的水平整体还是在提高。

  在会计师事务所跨境执业方面,安德鲁·康威给出的意见更加务实。他认为,最重要的是在做赴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的审计工作之前,需要订立一个书面协议,明确各方的责任。因为无论是国际会计准则还是澳大利亚的审计准则中均规定,合作伙伴的义务不会因被审计实体的地位位置变化而变化。与此同时,为了取得充分适当的审计凭证以支持机构对财务报告的意见,这些合作伙伴需要对项目承担相应的审计责任。

  “虽然中国企业赴海外上市的窗口重启,但过去一轮赴美上市过程中碰到问题仍然不能忽视,尤其是在审计方面碰到的问题。”总部在香港的一家风险投资基金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审计制度方面的差异让做空机构看到了赚钱机会。”

  在上一轮做空潮中,中国高速传媒、中国教育集团、中国绿色农业、中国阀门、中国清洁能源等涉嫌造假的企业,逐一被做空机构“击毙”是好事,但也有不少中概股遭受池鱼之殃。

  “目前来看,中美之间在财务互相监管方面仍然没有达成官方共识,但新规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纠纷产生的可能性。长远来看,中国审计和法律制度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否则做空机构仍然有机可乘。”上述风险投资基金负责人强调。

赴美IPO潮下的跨境审计隐忧(概念)
锦和商业的新概念老问题(IPO观察)
中信银行上海分行支持首套房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