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4年03月24日 星期一

互联网金融是冲击更是机遇

蔡晓月 《 国际金融报 》( 2014年03月24日   第 19 版)

  互联网金融将改变商业银行的价值创造和价值实现方式。

  互联网金融并不是新鲜事物,它是互联网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互联网经济发展的新阶段。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相比,差距就是互联网的力量——“胜者通吃”的网络效应再次显灵,并且能够提供附加收益的服务,客户同时也可能是生产者、销售者,更灵活地满足他们的多种需求,让生产、消费的资金链打通一条龙,实现资金的无间断获利。与此同时,应用终端聚合所挖掘出的大数据分析,提供了宏观经济趋势预判与微观个人信用评估,大大增加了信息透明度,降低了信息不对称程度

          

  2013年,一股互联网金融的浪潮席卷而来。互联网金融借助于互联网技术、移动通信技术,实现资金融通、支付和信息中介等业务的新兴金融模式,以其较低的交易成本、较高的信息透明度等优势,冲击着传统金融行业。

  三次演变

  回顾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路径,经历了互联网终端的多元化、金融终端的互联网化、应用终端的聚合三方面的演变

  进入21世纪,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互联网终端的硬件、软件、网络设施等技术也日新月异。

  这一技术上的突破使依赖于移动金融终端的移动支付成为可能,对传统支付业务产生了很大的冲击。金融应用终端的出现,拓展了金融机构、客户、企业三者之间的三角关系。随着互联网移动终端的渗透率超过正规金融机构的网点或自助设备,2011年全球移动支付交易总金额达到1059亿美元,预计未来5年这一数额将以年均42%的速度增长,2016年将达到6169亿美元。

  金融终端的互联网化表现为“金融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两个方向的推动力的竞争。

  1993年,我国启动了以发展我国电子货币为目的、以电子货币应用为重点的各类卡基应用系统工程,即“金卡工程”。2002年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成立,统一标识的“银联卡”发行,中国银联为各商业银行提供共享的网络基础设施和信息交换平台,并开展技术和业务创新,提供先进的电子支付手段和相关的专业化服务。

  银行在两年前也曾想做基金一卡通,但是没有做出来。后来汇付天下、数米网等第三方网络平台做出来虚拟一户通的多基金网上直销结构,却没有获得今天余额宝这样的市场份额。2006年,中信基金(现并入华夏基金)、南方基金等都和中信银行推出过联名卡,卡里规定余额申购货币基金,还可以在关联信用卡还款日自动赎回还款。汇添富2011年也有个优化版的联名卡得到了上海金融创新奖。然而,最终让互联网金融引起人们惊呼的,还是余额宝的横空出世。

  金融终端整合的另一个推动力“互联网金融”即互联网企业涉足金融领域。电子商务支付渠道的发展并不满足于在电子商务领域中发挥作用,希望获得金融参与权,通过智能接口牢牢把握未来支付系统,余额宝、理财通、零钱宝等互联网金融终端把触角伸入到了电子支付、乃至贷款投资等金融领域。

  余额宝规模突破1000亿元,开户数超过2900万,这一切发生在5个月内。2013年“双十一”支付宝总支付1.88亿笔,其中余额宝共支付1679万笔,涉及556万户。沪深股市发展20多年,两个市场的有效账户约1.4亿。余额宝基本上在5个月达到了股市15年的开户数,已经接近十年来所有基金公司通过中登TA的开户数。截至2月26日,余额宝用户数突破8100万,在短短近半月时间增加2000万用户。2月中旬余额宝户均规模约6500元,余额宝规模或已经突破5000亿元。而货币基金总量很可能已突破万亿元大关。余额宝来势凶猛,银行传统业务感受到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

  传统金融机构的互联网化发展,受到了网络金融终端发展的极大冲击。这些从金融机构衍生出的壮志未酬的“金融互联网”创新产品,与从互联网企业演进而来的踌躇满志的“互联网金融”余额宝们相比,差距在于应用终端的聚合。

  “金融互联网”脱胎于传统金融机构,与非金融机构之间的合作较少,合作门槛颇高,形式单一,内容单薄。与此相反,“互联网金融”却左右逢源、上下联手,聚集人气,关联各种应用终端,重构生产链。无论是互联网领导企业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还是从传统行业新进入互联网领域挑战企业,都开始跃跃欲试,恨不得将所有的互联网服务纳入旗下。腾讯入股大众点评、布局嘀嘀打车、与国金证券合作,百度收购了91,阿里收购了高德地图,苏宁云商收购pptv……一时间,风生水起,这就是线上线下一锅端的O2O(online to offline)。O2O已经不能简单地理解为线上线下双渠道销售,而是提供线上线下双渠道消费体验。

  应用终端的聚合加速了互联网经济对于实体经济的渗透与影响,将互联网与实体经济之间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聚合终端改变了企业之间的关系。原先客户、企业、金融机构之间相互的经济关联被松绑,重新捆绑在聚合终端周围;形成了以聚合终端为中心,客户、金融机构、企业围绕在其周围的新格局。

  两大争议

  互联网金融将客户、企业、金融机构的关系从线下演变为线上,但与此同时,与传统金融行业产生了前所未有的严重利益冲突与争议

  一种争议认为,互联网金融扰乱了金融秩序,互联网金融高额回报提高了融资成本。代表银行利益的银行业协会以“出于维护公平竞争金融市场秩序和国家金融安全”为由,建议把余额宝等互联网货币基金纳入一般性存款而非同业存款,计缴存款准备金,提前支取罚息。

  争议假定银行的存贷利率差保持不变,银行吸纳存款的成本上升,就可以提高放贷的利率。然而,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银行对存款、贷款产品的价格(利率)拥有更多的定价权,银行存贷利率差将缩小,银行传统存贷业务的利润必然将下降。余额宝背后互联网货币基金这一创新事物对银行而言,银行活期大量存款流失,遭受直接损失。互联网金融不过是率先用灵活而厚利的互联网理财产品,打破了银行在活期短期存款市场的垄断地位;银行没有理由要求非互联网渠道的货币基金遵循普通存款的存款拨备规则,银行需要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

  事实上,银行自身也在推行各种类似余额宝的“金融互联网”产品,说明银行意识到了互联网金融的效率,在余额宝的竞争下,被迫部分还利于储户。在互联网金融模式下,商业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的收费服务,悄然转变为网上金融终端的免费服务。

  另一方面,我国融资成本并不低,长期存在“融资贵”问题。传统银行的存款主要流向了央企、国企和地方融资平台,他们享受正规金融机构的利率10%-20%左右相对较低的贷款。而且大量急需资金的中小微企业,由于信息不对称、银行风控“一刀切”、无融资担保等原因,只能转向融资成本高达20%以上的民间金融借贷。如果中小企业、个人消费者能够有更多人从正规渠道借到资金,意味着实体经济的贷款融资成本将大大降低。

  互联网金融的出现解决了这个难题,打破了长期以来传统金融机构的垄断地位。个体客户并不具有价格谈判优势;而线上金融终端可以集结大规模的零散资金,打破了线下金融机构的垄断格局,垄断利润部分或全部让渡给了个人客户。以第三方支付、网络信贷机构、人人贷平台等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模式正以其独特的经营模式和价值创造方式,对商业银行传统业务形成直接冲击甚至具有替代作用。一时间,余额宝等金融终端,乃至打车软件等生活终端,彻底改变了原有行业的竞争格局,动了别人碗里的奶酪,成为众矢之的。

  另一个争议认为,对实体经济而言,互联网金融的创新是“零和博弈”,并不能提高整体社会福利。互联网金融把线下收益转变为线上收益,把客户的资金从实体金融机构吸引到了网上,然后又回流到实体金融机构,分享了实体金融机构的利润,被视为寄生虫。

  线下转移到线上的“转移效应”存在于所有的互联网终端与实体终端之间。比如零售市场、旅游市场等。在那些近似于完全竞争的市场格局中,线上线下共存,以不同的用户体验进行差别竞争,增进整个社会的总体福利。

  如果说上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经济是1.0版本,重视互联网的网络效应;那么现在的互联网金融就是互联网经济2.0版本,重视互联网对于企业价值链的优化。

  互联网金融不仅仅是线上提供价廉物美的线下金融服务,而应该是通过互联网金融应用终端的聚合,为客户带来更为丰富的服务体验,满足多样化需求:包括社交沟通分享收藏、游戏休闲娱乐视频、购物打车积分评价,以及资本利得或经营收益。

  通过应用终端的聚合,对企业创造价值的一系列相关联“增值活动”过程进行整合。聚合终端改变了企业之间的关系,也改变了企业内部的组织结构、业务流程、生产链上下游企业关联。客户、企业、金融机构的经济关联被松绑,重新捆绑在聚合终端周围。这时,个人或企业可以是购买者,也可以是生产者、销售者,乃至投资者;不同的身份,可以通过一个聚合终端,开展不同的经济业务,实现不同的目标。

  在互联网金融模式下,不同应用终端的聚合还可以整合不同终端的数据库资源。互联网金融的巨大发展绝不是源自于简单地把金融产品搬上网,而是从消费者的年龄结构、对互联网的信任程度等方面都有巨大发展。

  通过大数据挖掘,准确判断客户个人的行为,为未来市场预期提供了可靠的分析数据;进而了解国际宏观经济运行的趋势,更加有利于作出正确的市场行情分析,从而作出正确的市场局势与投资决策判断。

  三大机遇

  互联网金融是一种新兴的商业模式与盈利方式,既不同于商业银行间接融资,也不同于资本市场直接融资的融资模式

  互联网金融将改变商业银行的价值创造和价值实现方式,导致商业银行支付功能边缘化,重构已有融资格局,挑战传统的金融中介理论。

  首先,互联网金融是互联网经济的新体现,其网络效应本质未改,鼓励市场竞争、消除市场垄断与进入壁垒的趋势也未变。

  对于互联网金融而言,必须承担投资责任。作为如此大额的投资品种,尽管货币基金风险相对较低,互联网金融也切忌夸大当下收益,必须清楚地向投资者告知可能存在的诸如不可兑付甚至清盘等风险。例如,美国最大的支付系统贝宝(paypal)2005年到2007年货币基金收益直线上升,用户与投资者大增,而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实际利率为负,paypal收益下降不得不于2011年清盘。

  对于银行而言,互联网金融时代并非不需要银行了,银行要找到自己的定位。银行还是有很多优势的,如长期积累的客户资源、密集分布的银行网点等。然而,随着利率市场化、民营银行进入,银行的利润率必然会降低,所以必须降低成本。银行应该从自身出发,想想怎样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提升服务质量。在未来,线下银行网点终端会精简合并,ATM自主服务终端会增加提供与现金相关的服务;银行网点的服务将提高客户体验,如增加对老年人的咨询服务、增加理财产品的推荐咨询宣教、增加个性化定制服务等。同时,银行不必拒绝与互联网金融企业的合作,只有合作才能分享成长的收益。三大行拒收余额宝协议存款之类的不合作传闻,只会阻碍银行在互联网金融时代站稳自己的位置。

  对于其他金融机构而言,积极谋求与互联网合作,需找到合作切入点,创新合作模式。通过互联网终端,建设完善的互联网客户数据库,更可以提高金融普惠性。

  对于实体经济而言,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根本动力来自于实体经济的发展。互联网金融模式很好地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问题和促进民间金融的阳光化、规范化;促进经济发展,完善市场经济体系运作机制。

  对于监管部门而言,必须在敏感的金融领域掌握金融市场化与金融安全的平衡,既要鼓励金融高效率发展,防止银行等金融机构靠息差轻松赚钱,又要防止金融出现全局性、系统性风险。在金融机构之间构建并推进共识,形成互联网金融行业标准与规则;并以此为基础谋求分享技术、模式创新、合作共赢、拓展利益等。

  其次,对金融市场而言,互联网金融模式会产生巨大的商业机会,但也会促成竞争格局的大变化。终端聚合包括线上终端水平聚合,以及线上线下终端的垂直聚合。两种终端聚合都有利于增进改善O2O客户体验。

  线上终端水平聚合,促进共赢。线上终端涉及整个客户几乎所有领域的各种应用终端;包括有形商品和彩票、旅游等无形商品的购物服务,社区、交友、资讯、打车等生活服务,游戏、视频、音乐等娱乐服务,乃至保险、基金、理财等金融服务。终端的水平聚合将增加便利性,减少客户登录注册的麻烦。同时,关联客户信息与资料,易于掌握与消费者行为相关的数据资料。

  三是,多种终端聚合,可以增强客户线上体验。

  线上线下终端的垂直聚合,优化消费者行为。O2O(Online To Offline)线上订购线下领取,线上和线下两条腿走路。对于线下而言绝对不仅是陈列或展示,强调的还是“体验”,“线上订购线下体验”。最大的好处就是改善客户体验,从消费者行为过程入手,优化消费者购物过程中的各个环节,让客户可以更为全面地感受产品的质量、效果、品质、氛围。

  线上终端有利于消费者选择决策,而线下终端则有利于消费者尝试体验。线下终端体验该如何做呢?做得最成功的是宜家,陈列得像家一样的宜家即便没有像网上购物那样降价也照样顾客盈门,在其他商场实体店关门大吉的时候,宜家却开了新店。相比宜家,苏宁还差那么一点儿,陈列得整整齐齐的苏宁门店空荡荡少了点人气。由于家电标准化产品,线上消费和线下消费面对的是不同的客户群体。线下终端体验应该要更多关注需要到门店进行体验的人——不用指标做决策的客户(如老年人、婴童、学习型客户等)和不用指标做决策的商品(如高端商品、个性商品、需要视听嗅味触五感体验的商品)。

  网购客户体验还与物流效率、支付方式密切相关。物流效率取决于人与管理,物流是完全劳动密集型产业,这几年发展迅速。未来由于劳动力成本、运输成本的增长,便宜的快递将一去不复回。淘宝小店家如果不把快递费计入商品价格,已经很难做到包邮了,而天猫的大店家和B2C电商寄希望于规模效应来降低快递物流成本,但实际情况是物流成本成为电商们亏损的重要原因。O2O模式鼓励自提,或者与线下便利店等零售终端合作增设自提点,将是降低快递成本的一个重要途径。

  至于支付方式,已经不是支付宝一家的天下,电商的竞争已经从零售渠道的竞争,演变成为支付渠道的竞争。支付宝、快钱、财付通、易付通等支付平台不断壮大,竞争日趋白热化。谁掌握了支付渠道,谁就拥有现金流,谁有现金流谁就有盈利空间。

  此外,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大数据信息对于经济和金融的作用也受到了更多的关注。在“大数据时代”,互联网终端和应用终端的广泛使用,终端聚合程度加深,个人数据所有权转移给终端。大数据在改变着政府、企业的发展战略的同时,也悄然侵蚀着每一位公民方方面面的个人数据的信息安全边界,个人数据的权利边界模糊、消失了。于是,我国在个人信息保护方面的社会意识淡薄和立法执法基础薄弱的不足,导致个人信息安全问题危机四伏、隐患重重。

  对于互联网技术研发机构或企业而言,互联网金融的建设,以及安全防护技术解决方案的研发,是一个渐进完善的进程。需要建立、修改和完善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标准;鼓励互联网金融技术研发合作,鼓励创新。

  另外,涉及互联网经济的行业协会需要加强互联网用户的信息安全教育。“谁主张、谁举证”的司法规则在大数据时代提高了权利救济门槛。现代信息技术环境下收集和滥用个人用户信息的主体众多、渠道隐蔽,导致个人用户的举证难度极大,即便举证成功,在请求损害赔偿时也难以评估和证明个人的实际损失。由于事后难追究,受害者常常放弃追究,无疑是降低了侵权者的违法成本,也损害了公众的整体社会利益。因此,相关部门需要变事后管制为事前宣教可能更具有现实意义。

  (作者系复旦大学全球投资与贸易中心博士)

互联网金融是冲击更是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