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3年07月19日 星期五

产量创新高

矿商布暗棋(右头条)

本报记者 黄烨 发自上海 《 国际金融报 》( 2013年07月19日   第 01 版)

  7月18日,澳大利矿业企业力拓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确认,“今年上半年铁矿石产量、发货量和铁路运量依然创下了历史记录”。

  创纪录的不止是力拓。澳大利亚另一家矿业巨头同样对《国际金融报》记者介绍,2013年财年(2012年7月-2013年6月),必和必拓西澳铁矿石的总产量是1.87亿吨,再创历史新高。

  《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到,“两拓”虽双双创下产量纪录,但基于对铁矿石需求大国中国的经济形势、市场价格走向等的判断,他们或不会像前几年那样,继续花费大量资金在铁矿石领域进行扩产。

  在此背景下,市场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的思考是,在“两拓”都考虑放慢铁矿石生产节奏的同时,中国钢厂是不是也要改变“价格稍稍上涨、钢产量迅速攀升,继而价格大降、利润愈发低迷”的不良循环?

  矿商调整节奏

  “随着生产能力的提高,我们的铁矿石业务表现优异。”对于力拓第二季度的运营成绩,今年刚上任的力拓CEO山姆·沃尔什颇为兴奋。

  他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确认,“尽管受极端天气影响,皮尔巴拉年产能扩至2.9亿吨的项目依然有望在今年第三季度末生产出第一吨矿石。”

  但兴奋的力拓表现出了“冷静”的一面。力拓告诉本报,实现上述2.9亿吨扩产项目并产出第一吨铁矿石后,其“将进入稳步试生产和过渡生产阶段”。同时,力拓未对2014年、2015年阶段的铁矿石扩产“只字未提”。

  无独有偶。另一家矿业公司全球高管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现在的他们会“进行运营效率分析,提高生产效率,专注于现有的投资”。

  “提高生产效率,非单纯减少运营成本,而是以最小的投入换取最大的回报。”上述高管一再强调。据本报获悉的数据,该公司2015年到2020年的产能增长量为4000万吨,且“目前还处在计划阶段”。

  受制中国经济

  矿商生产节奏的改变并不意外。本报从业内得到的一个观点是,结合2020年到2025年中国城镇化“到达顶峰”后的情况,“中国的钢铁(铁矿石)需求将不断下滑,但铜的需求将不断增长”。

  不过,一位江苏钢贸商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的表述是,不要看长期,“短期的中国经济现状,实际上对矿商的决策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尽管今年上半年中国GDP同比增长了7.6%,但据野村预计,中国2014年GDP增长会从7.5%下调至6.9%,摩根大通7月15日也把中国2013年GDP增长预期从7.6%下调至7.4%,把中国2014年增长预期从7.7%下调至7.2%。“仅以先前的经验看,经济低迷往往会让市场中的矿价下跌。”上述钢贸商说,“这最终影响到的就是矿商的业绩,也会让企业调整决策。”

  事实上,上述高管在中国交流得知,部分钢厂的反馈是,未来3-6个月,下游对钢材的需求可能下滑。他说,“这意味着,矿价面临下行压力”。

  投行高盛此前的报告称,将2013年矿价预估从144美元/吨降为139美元/吨,原因是中国今年需求量将仅“温和”增长。高盛还将2014年铁矿石价格下调至115美元/吨,2015年下调至80美元/吨。

  钢厂难获话语权

  那么,在此情况下,中国钢厂又会怎么样?该做什么?

  对此,普氏能源资讯中国区编辑部总监陆彬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短期的经济阵痛实际上更有助于中国钢铁企业未来的发展。

  “一直以来,对固定资产的投资和建设是钢企发展一个很大的驱动力。但假如‘调结构’中的其中一部分——信贷收紧真的出现,以后可能会比较少地、甚至停止考虑把贷款放给一些不盈利的钢铁企业。这意味着,很多成本高盈利低的小钢厂就会破产。”陆彬说,“短期来看,这对于本地经济会有一些影响,但长期来看,就可把剩余的产能淘汰掉,并对于钢铁企业的长期发展有好处。”

  另外,本报在采访中听到的一个观点是“铁矿石市场的话语权或将转向钢厂一端”。对此,TSI钢铁指数中国区经理韩逊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市场中的铁矿石不能光看“量”,而不看“质”。“现实情况是,市场中的高品位铁矿石仍掌握在三大矿商手中,这个优势是国内矿和其他国家的铁矿石难以匹敌的。”他说,“这意味着,中国钢企任重道远,还须不断提高自己的内在实力,并在海外寻找权益矿。”

矿商布暗棋(右头条)
G20或成QE退出质询会
曼德拉:正庆祝95岁生日
简讯
商务部“杀鸡骇猴”?
微观
成品油明天或涨两毛
限购火了高端住宅(图表中国)
人民币本该没有方向(国金时评)